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56、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陆宴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一夜没睡,他双眼现在充满了红血丝,他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拿出家里的钥匙将门打开。

    一打开门,便发现客厅的窗帘被拉上,但是灯却没关,他以为是昨天晚上苏黎他们入睡前忘记关了,走了过去想将灯给关了,却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这熟悉的身影,不是苏黎还能是谁?

    她怎么在这里就睡着了?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是客厅开着空调,她一晚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就睡着了这里,着凉了怎么办?

    陆宴初走了过去,弯下腰,闻到了一阵酒味,茶几上还放着高脚杯和两瓶已经空了的红酒,看这画面,可想而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将躺在沙发上的苏黎抱起来,她不知道醒没醒,眼睛没有睁开,可是却在挣扎“你走开。”

    她的语气并不怎么好,陆宴初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和她约好吃饭最后却没有过去的事情,以为她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在生他的气。

    他坐在沙发上,将苏黎揽起来,长指拨开她额前的碎发“苏黎,昨天晚上我不是故意不过去的,我是因为刚好有事。”

    “有事?”苏黎边说话边睁开了眼睛,那眼睛里一片清明,已经没有了醉意,她看着他,笑容淡淡的在挑起纤细的眉“有什么事?工作上的事情么?我发现你最近一直都很忙,陆氏最近是有什么大的案子么?怎么没听你说过?”

    她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俊美的脸,从英挺的眉心到高挺的鼻梁,再到性感的薄唇,最后停留在他的脸颊上“你工作能力一向强,往常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棘手的工作也没见你这样啊,这么心不在焉的,一点也不像你的性格……”

    她话还没说完,陆宴初就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苏黎没挣开被他紧握着的手,只看着他问“你呢?你有没有花想要对我说?”

    陆宴初也在看着她“你想知道些什么?”

    苏黎眼角带着自嘲,轻蔑的笑“我想知道,是不是我没问,你就永远不会对我说?怎么,纪澜希回来了而已,你就不敢和我说,你怕我会做出什么伤害她和她孩子的事情?”

    她情绪有些激动,陆宴初试图安抚她“苏黎,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澜希她确实是回来了,可是我并不是故意瞒着你不和你说的,我只是还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开口和你说,你懂么?”

    其实知道纪澜希回到的时候,他就想要和苏黎说的,只是纪澜希在求他,让他不要将她回来安城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整个陆家,除了他,便只有徐傲秋知道她已经回来。

    虽然她不太明白纪澜希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在他的面前苦苦的哀求,再加上苏黎本来和她的关系也只是一般,所以他觉得苏黎知不知道她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才没有将这件事情和苏黎说,可是却没想到,苏黎还是知道了。

    她现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胡思乱想,陆宴初不想这件事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苏黎,你听我说……”

    没等他将话说完,苏黎便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你要和我说什么?说你昨天晚上并不是和纪澜希在一块么?说你只是在忙公司的事情么?”

    “苏黎,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陆宴初眸子有些充血,声音带着熬夜的沙哑。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能说什么?之前我就遇到了萧廷,我昨天晚上约你一起吃饭,本来就是想要将我遇到萧廷的事情和你说的,我知道这一年多以来,你和你妈妈一直都在担心纪澜希,所以我以为既然萧廷回来了,那他是不是会有纪澜希的消息?就算他不知道纪澜希到底去了哪里,但是能知道些线索也是好的,我昨天晚上在餐厅一直等你,等到晚上快十点,你还没有出现,我才终于死心,回来了,我以为你到底有多忙呢,不,其实你确实在忙,只是你在忙的并不是公司的事情罢了,你一整晚都在和纪澜希在一起,你是不是完全忘记了我还在等你?或者说你昨天晚上根本就无暇去想其他的事情?”

    “你到底在乱想些什么?我和澜希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昨天晚上我确实和她在一起,但也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还有……”

    陆宴初还想解释,但在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抿着薄唇接通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和他说了什么,他眸色一变“澜希,你别着急,我马上过来。”

    澜希、澜希、又是纪澜希……

    呵~

    苏黎冷眼的看着陆宴初挂了电话,他接听了这通电话,着急要离开,没办法和苏黎解释太多,只能道“别想太多,这件事我晚点回来再和你说,我先走了……”

    他想触碰一下苏黎的手,但是她动作很快,马上就将手给抽了回来,根本就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冷笑了一声道“我看纪澜希那边好像挺着急的,你还在这里磨磨蹭蹭,怎么,不怕她等急了?”

    陆宴初无奈的揉了揉额角,又看了她一眼后,终于起身开门离开。

    苏黎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那扇门被打开又合上,直到他的背影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她的眼角终于流下来了泪水。

    这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且越擦越多。

    蓉姨本来起来的就比较早,再加上上了年纪的人睡眠一般都比较浅,所以其实苏黎和陆宴初在吵架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只是看他们两个在说着话,她不好出去打搅,可没想到最终两人又是不欢而散。

    她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容易一家三口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没想到却又出事了。

    蓉姨听到了纪澜希的名字,她知道这次导致两人吵架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