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52、她舍不得你
    “澜希……”陆宴初伸出手来放在纪澜希的肩膀上,想要将她推开,但是纪澜希似乎觉察到他的意图,她放在他腰间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将他紧紧的抱住,声音低低的,带着哭意“最后一次了,不要推开了,我只是想和你告个别,宴初……”

    她抬起头看向他,眼眶红红的“你保重……”

    她一边说话,一边将放在他腰间的手松开,慢慢的后退“再见。”

    陆宴初总以为纪澜希其实是带着幸福与对未来的憧憬跟萧廷离开安城的,但是最近发生的种种和此时此刻她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却让他不得不怀疑,她根本就不想和萧廷离开,她只是基于某种原因所以才不得不要和他离开。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不得不要和萧廷离开?

    他前两天曾经找她谈过,和她说过萧廷的事情,问过她和萧廷之间的问题,当时她就笑着问他,她找到了要相伴一生的人,他不应该祝福她么?

    她说后半生都要和萧廷在一块,所以对于他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她不在意了,她还说她,相信萧廷,相信他对她的感情,也相信他以后会一心一意的对她……

    可陆宴初实在是太了解纪澜希了,别看她平常温温柔柔的样子,但其实她的占有欲是十分强的,如果她认定了一个人,她是要这个人全心全意的属于自己的,她决不可能在这个男人还未将之前的关系了断清楚就和他在一起,更何况还为这个男人怀上了孩子,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而纪澜希所表现出来的,陆宴初不知道是自己猜错了还是因为纪澜希实在是太爱萧廷了,所以才能容忍这些。

    可真的这么爱他的话,为什么现在她都要和他出国了,要去过属于他们的生活了,但在她身上却似乎并没有多少幸福的感觉呢?

    “澜希。”陆宴初看着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是心甘情愿的要和萧廷离开?”他顿了顿,往萧廷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又看向她“还是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纪澜希笑了笑“哥,你在说什么呢?怎么问这样的问题?我当然是自愿和萧廷离开的了难不成还是他绑架我的么?”

    她边说边看向苏黎“嫂子,你看哥,他在胡说什么呢……”

    苏黎笑了笑,没有说话。

    “澜希……”

    陆宴初还想说什么,机场的广播提醒着,他们应该去安检登机了,萧廷也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站在纪澜希的身边“我们该走了。”

    纪澜希点了点头,终于松开了陆宴初的手“我们走了,保重。”

    萧廷拉着纪澜希的手往安检处走去,陆宴初大步追了上去“澜希,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

    两人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视线之内,陆宴初走了回来“走吧。”

    他伸手想要拉住苏黎的手,但是苏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在他伸出手差点就要触碰到她的时候,忽然迈开脚步,往机场门口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陆宴初坐在驾驶座上,看向副驾驶座上的苏黎“晚上吃什么?”

    “不想吃。”苏黎在伸手扣着安全带,想也没想的就回答。

    陆宴初没有立刻将车开出去,又去抓她的手,这一次他没给她逃脱的机会,终于抓住了,捏着她纤细的手指“在生气?”

    苏黎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我在生什么气?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要挣开他的手,他不让,揉了揉她的指尖“我看的出来,澜希并不开心,不像她之前和我们所说的那样,要去过自己所憧憬的生活……”

    苏黎点了点头,微笑“我也看出来了,我还看出来了,她不舍得你,非常不舍得呢,刚刚在机场,你如果开口让她留下来的话,估计她会毫不犹豫的留下来的,你既然担心她,她又舍不得你,你怎么不开口让她别走?”

    “苏黎……”陆宴初揉了揉额角“我早说过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你还不相信?你现在说出来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黎拿开他的手“字面上的意思。”她顿了顿“陆宴初,其实你这么担心她,你可以让她留下来,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赌气。”

    没有赌气?

    陆宴初怎么可能相信,他沉默了一下“苏黎,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我选择的也是你,但是关于澜希,我早就说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我们之间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是我依然当她是我的亲人,所以我不能关心她不能担心她?”

    “你当然能关心她也能担心她,所以我才问你,既然这么关心她,为何不让她留下来?留在安城,留在离你比较近的地方不是很好?你能随时随地的看到她,也能随时的关心她,这样不是很好?为什么还同意她出国呢?她出去了,你可就不能随时关心她了啊?”

    尽管苏黎在很平静的说着话,但是陆宴初知道,她在生气,可是听到这些话,他也无法冷静下来,他深深地呼吸一下“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苏黎,是不是在你的心里,你就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你是不是觉得我之前和你所说的话都是假的,你觉得我对纪澜希还旧情难忘?你觉得我一直都放不下她是不是?”

    “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无法不怀疑?”

    “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陆宴初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在看。

    苏黎点头“是,我就是这么看你的,那也是你让我这么以为的。”

    陆宴初脸色越来越难看,苏黎清楚的知道,两人再待在一块,只会争吵的越来越厉害,她觉得疲倦,解开了安全带,刚开了车门,陆宴初就拉住她“你去哪?”

    苏黎回过头看他“你应该很清楚,我们都需要冷静,你先回去,我去走走。”

    说完话,她下了车,关上了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