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宴初捏了捏苏黎颈后的软肉,她肌肤好,他指尖一手的滑腻“带上尔尔,我们回去了。”

    他那手,还放在她颈后作怪,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苏黎将他的手拿下来,瞪了他一眼,然后去找陆莞尔去了。

    陆宴初在门口等她们,一时之间,有些烟瘾,从口袋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含上,但没找到打火机,他懒得再进去陆家去拿,徐傲秋今天情绪不稳定,他不想听到她说苏黎的那些话。

    刚想将烟拿下来,一只手拿着正在点着火的打火机递了过来。

    陆宴初愣了一下,但没有就着这只手将烟点上,而是从她手上拿过打火机,自己点上烟“你怎么会出来?”

    纪澜希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道“这是你的打火机,落在家里,我给你拿出来了。”

    自己的打火机,陆宴初当然认出来,所以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两人站在大门外的长廊处,却没有再说话。

    纪澜希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她知道,陆宴初不太想和她交谈,可能考虑到苏黎吧,好不容易才让苏黎回心转意和他再重新再一块,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和她有什么让她误会的交集的。

    如此的为苏黎着想,还真是让人不能不妒忌啊……

    纪澜希低下头,也不再说话,但她就这么站在原地,也不离开,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陆宴初将烟蒂拿下来,在门外的垃圾桶上面按灭,他看了纪澜希一眼“站在这里做什么?回去吧。”

    纪澜希抬头看他,笑了笑“怕苏黎见到我们单独站在一块,心里会不舒服。”

    陆宴初皱了皱眉“她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也对。”纪澜希点头“她确实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但是你还是不想让她心里有一丁点的不舒服,对么?”

    陆宴初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纪澜希的话里带着刺,他如何能没听到?只是却并不想和她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他知道她心里不甘,也对他带着怨,可一个人太小,人的心也总是会偏的,他的心既然在苏黎身上,其他的很多东西,他也就顾不得了。

    纪澜希此时此刻看着他,却忽然笑了,脸上的是很明媚的笑容,好像是发自内心的在笑“宴初,你别想太多了,纵使我还不能完全放下你,但是我也累了,我正在尝试着放手,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男人,他很爱我,我正尝试着和他在一块,我想,他对我的好,对我的感情,总有一天,会将我心里的你,完全驱赶出去的。”

    陆宴初倒是没想到她会和自己说这些,只是,无论如何,她身边能出现一个对她好的人,总是很好的,有人照顾她,有人疼爱她,也算是让徐傲秋放心了。

    “那就好。”

    纪澜希走近了几步“你听到这些话,心里可有半分的不痛快?”

    陆宴初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将眸光移开,没有说话,耳边又响起她自嘲的声音“你看,你总是这样,半点幻想都不留给我,你放心,这一次,我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忘了你,我不想再辜负他。”

    “爸爸。”

    纪澜希话音未落,有一道声音响起来。

    陆宴初转过身,看到苏黎抱着陆莞尔出来了,他笑了笑,走过去将陆莞尔从她手上接过来“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陆莞尔扬起小手对着纪澜希摆了摆“姑姑再见。”

    “再见。”纪澜希上前,捏了捏陆莞尔的小手,笑道“改天姑姑带姑姑的男朋友请你吃饭好不好?”

    陆莞尔年纪小,并不知道男朋友的具体意思,只知道好像比朋友更加的亲密,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纪澜希的话,声音并不大,但苏黎还是听到了,她怔了怔,回过神来,陆宴初已经伸手过来拉住她,往车子那边走去了。

    家里的司机已经将车从车库开出来了,就停在门口等着他们。

    直到车子开出去,离开了陆家,苏黎靠在椅子上,好像是在想事情,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

    陆宴初又将手伸过来捏了捏她颈后的软肉,她觉得酸,躲了躲“你捏上,瘾了对吧?”

    陆宴初没有否认,只点头“对。”

    苏黎将他的手拿下来“好好开你的车。”

    正好是红灯,陆宴初看了看她“你一路上在想什么?”

    苏黎笑了笑“没有,只是觉得纪澜希说她有男朋友的事情,有些奇怪而已。”

    “有什么好奇怪的。”绿灯了,陆宴初跟上车流,将车开了出去“她总不能一直都是一个人?她也想身边有个人。”

    “那倒是。”只是苏黎还是觉得心中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总觉得纪澜希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放下陆宴初才对,一个前不久还在处心积虑的想将陆宴初抢回去的女人,现在却忽然说自己找到了另一半,这件事,不能不让人觉得奇怪。

    “说到底,人还是趋利避害的动物,做了太多,可是得不到回应,自然就不想再去接触那些对自己造成伤害的人或者事物。”陆宴初似乎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

    苏黎耸耸肩,不再执着这件事,也懒得再去想,无论怎么样,都与她没关系就是了。

    她是真的想将放在陆宴初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也好,是假的也好,她都不怕。

    所以,何必去想太多呢?

    ……

    晚上回去,洗了澡之后,陆宴初将苏黎压在床上,往死了折腾她,花样颇多,手段频出,弄得苏黎最后哼哼唧唧的哭了出来,动手打他,求他,他也还是没完没了。

    苏黎觉得自己要做晕过去了,他停下动作,低下头,额头上的汗水下来,落在她的胸口处,薄唇凑过去,咬了咬她的耳垂“求我。”

    苏黎此刻只想他赶紧结束,放过自己,所以低声下气的求又算的了什么?她立刻便道“求你。”

    “你说,老公,我求你。”

    得寸进尺了啊!

    她不过是晚了点说话,他又往前一顶,她哭出来,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立刻便出声求饶“老公,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