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在吃着蓉姨给她端上来的东西,忽然,她衣服的下摆被人拉扯了一下,她低下头一看,笑了笑,将陆莞尔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尔尔,怎么了?还想吃点东西么?”

    她以为陆莞尔是看到她在吃东西,所以她也想要吃点。

    将面包递给陆莞尔的时候,她却摇了摇头,显然不是想要吃东西“怎么了?尔尔,不要吃么?”

    陆莞尔点头“妈妈,爸爸今天早上和我说,你要给我生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了对么?”

    苏黎怔了怔,心想这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陆宴初怎么就和孩子说了呀?

    陆莞尔可一直都很羡慕别的小朋友有弟弟或者妹妹的,尤其是这几年因为二胎政策的开房,所以她身边的很多小朋友都有弟弟妹妹了,她就更加的羡慕了,她都不止一次的问过苏黎了,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才给她生弟弟妹妹呢。

    可现在她还在为婚庆公司的事情在忙活,虽说很快就能忙活好了,但是因为是新公司,到时候肯定也会忙一些的,她也是想要个孩子的,但还没拿定注意是现在要还是等她忙完这阵子再要。

    她自己都还没有注意的事情,却被陆宴初说出来了,到时候要是计划有变的话,不是会让陆莞尔失望?

    要知道,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的。

    虽说这是迟早的事情,但她还是不想让陆莞尔觉得失望就是了。

    现在陆莞尔当面问了出来,苏黎也只能点了点头“是啊,不过尔尔啊,这种事情呢,可能不是这么简单的,所以到底什么时候你能有弟弟妹妹真不知道。”

    “爸爸说他会努力的。”陆莞尔立刻大声道。

    苏黎的脸有些滚烫,陆宴初怎么这样啊,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陆莞尔当然是不知道这个“努力”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以为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可即使是这样也不该乱说呀?

    陆莞尔的话,让一旁的蓉姨都笑了,她点头“对,尔尔,你爸爸妈妈都会努力的。”

    “蓉姨……”苏黎哭笑不得。

    “努力什么?”

    罪魁祸首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刚好听到“努力”二字,又不知道她们到底在说什么,所以询问道。

    而苏黎则放下手中的杯子,白了他一眼后,走进去了房间。

    平白无故的收到白眼的陆宴初更加疑惑了,他看向陆莞尔“你妈妈怎么了?”

    陆莞尔摊手“不知道,她可能生爸爸的气了。”

    陆宴初想,苏黎生他的气,应该是因为他早上将她的闹钟给按停了吧?

    可他不是看她辛苦嘛。

    她这些天来都很辛苦,再加上昨天晚上……咳……也挺辛苦的。

    他看到她眼睛底下那一处皮肤都乌黑了,所以想要让她好好的在家休息一下,这才将她的闹钟给按停的。

    陆宴初回到房间,苏黎正在换衣服,听到声响,她背过身“出去。”

    她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他昨夜留下来的痕迹,他之前没觉得,现在看起来也是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没有节制了,可是没有办法,苏黎这女人之于他来说,就像是会让人上瘾的毒药一般,他一碰到她,哪里能够收的住手?

    他本来也就只是想节制的来一次就好,哪里知道到了最后,她都哭着求饶了,他还是停不下来!

    想到这,陆宴初忽然在想,难道她现在生气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他将她的闹钟给按停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禽兽了?

    他记得,在最后,她累的眼皮沉沉的要昏睡过去之前,她可是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嘴里喃喃有词“禽兽、”

    他当然知道这是在指他。

    到了最后,还是他抱着她进去浴室帮她洗干净的,全程,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陆宴初没有出去,好整以暇的坐在床沿处,挑了挑眉“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出去?有本事你出去换衣服?”

    苏黎“……”

    陆宴初看她气得腮帮子都红了,低低的笑了一声,站起来走上前,从椅子上面拿过衣服帮她穿上“好了,别生气了,昨天晚上,咳……”他轻咳了一声,才将话给说出来“昨天晚上我确实是过分了些。”

    听到他的话,苏黎挑了挑眉“难得啊,陆先生竟然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有,你昨天晚上就只是过分了一点么?”

    陆宴初嘴角的笑容很是迷人,眼眸有流光溢彩一般的光芒“遇到你,我自制力总是差一些。”

    “这倒好像是我的错了。”苏黎又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还有啊,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你和尔尔胡说八道些什么?”

    “什么事?”

    “就是生孩子的事情。”

    陆宴初恍然大悟起来“刚刚你们说的努力就是指这件事,尔尔没说错,我确实是会努力的。”

    苏黎揉了揉额头“这是你能努力就行的么?”

    陆宴初拿下她的手,眸子眯了眯“怎么,你怀疑我的能力?”

    男人最是不喜欢自己的这方便被质疑了,苏黎哪里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最近我这么忙,孩子是不是缓一下再要?”

    “不能缓。”陆宴初在这件事情上面,倒是异常的执着“到时候你怀上了孩子,我会让人过来帮你打理婚庆公司的。”

    “好吧。”苏黎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这父女两都这么想要孩子。

    她其实也想,只是觉得还不到时候而已,不过他们这么坚持,提前一些倒是也无所谓。

    ……

    自从那天和苏黎说了要孩子之后,这段时间以来,陆宴初都按照他给陆莞尔所说的那样,非常的“努力”!

    有时候苏黎实在是觉得受不了了,他则每次都会用孩子的借口堵住她,还说什么她的体力不行,要多些去做运动才行。

    可苏黎也是喜欢做运动的人,经常要在家里做瑜伽的,有时候有空,还会去跑步和登山,她自认为自己的体力其实还是行的,只是对手是陆宴初而已。

    一遇到他,她这点体力,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了。

    陆莞尔可不知道弟弟妹妹是怎么才能有的,她以为很简单,所以每天都会问一遍苏黎,到底她肚子里有没有弟弟妹妹了?

    她这样念叨,弄得陆宴初和苏黎想要二胎的想法,人尽皆知了。

    她碰到周末回来的苏致远,会和他说“小舅舅,小舅舅,我就快要有弟弟妹妹了。”

    弄得苏致远还以为苏黎怀上了,还特意去问她,结果才知道,只是正在备孕,并没有怀上。

    有时候苏黎带着她去和孙楚聚餐的时候,她也会对孙楚说她要有弟弟妹妹了,孙楚的反应,自然也是和苏致远一样的。

    最可怕的是,她甚至还和陆家的人说了,弄得陆老夫人还专门给苏黎打了个电话,让她晚上和陆宴初回去陆家吃饭。

    苏黎只当兴许是老人家想他们了,所以让他们回去吃饭,她觉得也好,吃了饭顺便还能将陆莞尔接回家去。

    结果一到了陆家,一个在陆宴初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照顾他,现在留在陆老夫人身边照顾的老保姆就惊讶道“少奶奶,你怎么还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呀?”

    苏黎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鞋子,一字扣高跟鞋,大约也就只有七厘米,并没有多高呀?

    这是怎么了?

    那老保姆立刻就上前去扶着她“来来来,少奶奶,我扶着你,你以后可不能再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了呀,这万事都要小心才对啊。”

    苏黎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甚至连拒绝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就被她扶着走了进去,她一进去,就对陆老夫人道“老夫人,您看看,少奶奶还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呢,这太危险了。”

    本来在客厅沙发和陆莞尔在说着话的陆老夫人立刻往她们这边看来,看到苏黎脚下的鞋子,她马上道“管家,快让人给少奶奶拿双拖鞋换上,要防滑的。”

    最后的三个字,她重点的强调了一下。

    很快,便又佣人拿了一双拖鞋放在苏黎的脚下,甚至还想蹲下来帮她换鞋,苏黎立刻道“我自己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换好了鞋子,立刻看向陆宴初,他在扶着额,嘴角在憋着笑。

    显然,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她看过来,他朝陆莞尔那里看了一眼,苏黎立刻便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这罪魁祸首是陆莞尔啊!

    联想到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因为陆莞尔而发生的那么多哭笑不得的事情,她就觉得有些无奈,大约是陆莞尔又对着陆家人说她有弟弟妹妹了,所以陆家人才会以为她怀孕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些举动!

    “奶奶。”苏黎走过来,在陆老夫人身边坐下来“您是不是以为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