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39、再生一个孩子!
    苏黎想通了之后,心情豁然开朗,再也不用再为了苏氏而想那么多了,她将那天晚上晚上和陆宴初所说的话和孙楚说了,孙楚简直是不要太同意她的想法,还说她早就该如此。

    因为在孙楚心中,苏家那一家子,除了苏致远,全部都是白眼狼,所以何必要那样子为他们劳心劳力呢?

    就算苏氏发展的很好,按照现在的趋势,即使是苏博海还对苏致远挺在乎的,可是又怎么样呢?江曼荷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将来的话,会是怎么样还真说不定,孙楚就不相信江曼荷会眼睁睁的看着苏氏被苏致远接手,她定是要为她自己的儿子谋点什么的。

    所以,苏黎何必要为了苏氏做那么多,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苏氏拱手让人呢?

    她从前就曾经和苏黎说过这件事,只是那个时候,她心思都在苏氏上面,又怎么会听得进她所说的,其实她也能理解,毕竟,她觉得那是她母亲倾注了很多心血的,她母亲不在了,她也只是想要好好的将苏氏经营下去而已,她不想看到一个乌烟瘴气的苏氏,而将苏氏完全交给苏博海之后,他势必会让江曼荷和苏婕介入,有了她们,苏氏能好么?

    况且,她也觉得,要为苏致远将苏氏打理好,将来好交到他的手上。

    现在苏黎能够自己想通,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苏致远长大后,会怎么选择还不一定,所以,没必要再为了苏氏耿耿于怀。

    “那你打算做什么?”孙楚问。

    “打算开个婚庆公司。”苏黎微微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那真是太好了。”她一说出来,孙楚立刻就出声赞成,因为孙楚是知道的,苏黎之前的梦想就是想开个婚庆公司,只是这么多年来,她都被绑在苏氏了而已。

    她之前就觉得自己所坐的一切应该要为苏氏服务,所以她完全都将自己的梦想给埋没了。

    现在不是挺好?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不用再为苏家那群人操碎了心。

    按她所说的,其实就该离那群人远远的才好,不必要再去理会他们。

    反正苏博海也没当苏黎是自己的女儿,估计在他的心中,他这大女儿,就和一个敌人差不多。

    有哪个做父亲的,会时刻的防着自己的女儿的么?

    有哪个父亲会想法设法的将女儿赶尽杀绝么?

    所以,孙楚觉得,苏博海哪里值得苏黎再去为了他而费尽心思?

    ……

    和孙楚在电话里说了一下之后,苏黎又在周末和她约去外面,两人坐在一起好好的商量了到底这个婚庆公司要怎么弄,两人还去看了地方。

    本来陆宴初是打算帮她找地方的,但是苏黎拒绝了,她倒不是和他客气,只是觉得这也是自己创业的一个过程,过程可能不太容易,也比较奔波劳累,但是她是享受这样的过程的。

    ?周五晚上,苏黎回来的比较晚,回来的时候,客厅空荡荡的,只有一盏专门为她而留的灯,陆莞尔和蓉姨估计都已经睡着了。

    她先去了陆莞尔的房间看她,然后才回去自己的房间的,刚走进去,她整个人就被人从背后腾空抱起来,身体突如其来的腾空,让她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她人已经被压在墙上,紧接着,霸道的吻便像是狂风暴雨般的落下来。

    这样热烈的吻,苏黎差点就承受不来,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伸出手去推了推男人健硕的胸膛,但可惜的是,男人纹丝不动。

    她便开始去躲“陆宴初,陆宴初,等等,我快不能喘气了。”

    陆宴初又狠狠地蹂躏了一下她已经微微红肿起来的唇瓣,这才离开她的唇瓣,可是却没有松开她,兴许是刚刚向她索吻索的太激烈,所以此刻他的气息也不是很稳,他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精致的下颚“喘过气了么?”

    苏黎明白他什么意思,连忙摇头,想要挣脱“没有,没有。”

    陆宴初可不管她,将她打横从地上抱起来,扔在柔软的床褥上,紧接着,他沉重的身体也压了上来,她想逃,他则抓着她纤细的脚踝,将她扯了回来,她见逃脱无望,只能将声音软下来“陆宴初,别,我最近好累啊。”

    她声音不但柔软,甚至还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味道,陆宴初果然停下了动作,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真的累?”

    苏黎立刻点头“真的真的。”

    这她可没有骗这男人,因为最近她一直都为开婚庆公司忙的焦头烂额的,经常很晚才回家,甚至都很久都没有去接陆莞尔了,倒是陆宴初这男人最近表现的不错,可能见她忙,所以他这些天只要有时间,都去接陆莞尔。

    经常她回来的时候,陆莞尔都已经睡着了,今天周五,她晚上本来想早点回来陪陪陆莞尔的,可是回来的还是晚了,她还是睡着了。

    “你最近一直都很忙……”陆宴初道。

    苏黎点头“是啊,不过就忙这一阵子,忙完这阵子就好了,等公司开起来了,正常运营起来就好了。”

    陆宴初依旧在看着她“那你没发你很久都没有好好的看看你亲爱的老公了么?”

    苏黎恍然大悟,似笑非笑的看着撑在自己身体上方的男人“原来你是在怪我最近忽视你了对吧?”

    最近苏黎发现,其实有时候这个男人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偶尔还会怪她没有将新四板放在他的身上。

    陆宴初没有否认“难道你没有么?”

    苏黎无奈“我也没有办法呀,最近我真忙,等我忙完了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她顿了顿,刚想说让他先让她起来,她去洗个澡然后睡觉,没想到这男人下一刻便道“不如现在就补偿?”

    苏黎可能是太累了,所以竟然都没有看到他俊逸嘴角边勾起的是狡猾的弧度,还顺着他给她挖的坑往下跳“怎么补偿?”

    问完她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这男人眼眸中的光芒实在是太可怕,好像要将她吞了一般,她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然后她没有等他回答便道“我太累了!宴初,改天好不好?”

    她再次将声音软下来,试图能够让这个男人像是刚刚那般的放过她,但是她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他就没打算放过她,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我知道你最近累了,我不会让你再受累的,你只需要好好的躺在床上,其他的都交给我就好。”

    听到他的话,苏黎觉得脸颊耳根处都有些发烫之外,甚至还觉得有些无语“……”她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来回应他了。

    紧接着,他就开始动手去扯她的衣服了,她连忙伸手制止“宴初,宴初,你听我说……”他当然是不听的,低下头去吻她,她偏过头去闪躲“陆宴初!!”

    陆宴初将她的脸扶正,在她耳边轻轻地出声“苏黎,我们再要个孩子好不好?”

    苏黎怔了怔,又听到他继续在她耳边道“尔尔需要个兄弟姐妹,我们再要个孩子陪她好不好?”

    再要个孩子?

    苏黎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画面,温馨美好。

    这其实也一直都是她所想要的画面。

    正当她在闪神的时候,陆宴初速度很快,开始攻占城池。

    ……

    翌日,难得的周末,要是在往常的话,苏黎估计是会赖床睡上一觉的,因为现在他们没有和徐傲秋住在一起,所以就算睡到多晚,都不会再像是从前那样被她冷嘲热讽的,可是最近几个周末,她却每天都很早就起来,然后又跑出门去为婚庆公司来忙活。

    昨天晚上,苏黎在入睡之前是专门调了闹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都没有听到闹钟的声音响起来,最后,还是她自己自然醒过来的。

    她一醒过来,看着落地窗外面的景色,就知道遭了,她起来晚了,将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拿过来看了一眼,果然,时间不早了,都十点多了。

    等她洗漱好,吃完早餐,都已经十一点多了,一个上午又没有了。

    她本来调好的是七点的闹钟的,上午想去一下装修公司的,最近她的婚庆公司已经在装修了,但是她发现有些地方她并不是特别的满意,所以想要修改一下。

    自己计划的好好的,结果偏偏这闹钟却不响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不是闹钟坏了,分明是有人故意将闹钟给按停了,而这个将闹钟按停了的人,除了陆宴初,苏黎不做他想。

    苏黎气冲冲的打开房间门,想要找陆宴初算账的时候,却发现他没有在家,她疑惑的问在一旁画画的陆莞尔“尔尔,爸爸呢?”

    “爸爸说有事出门去了,还说中午会回来吃饭的。”

    陆宴初一向是个工作狂,所以就算是周末了,也经常是不休息的,现在估计也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出门去了吧。

    蓉姨在这个时候从厨房里端上吃的放在苏黎面前“早上我见你这么晚还没起来,想着你可能要出门去忙,所以想去叫醒你,但是陆先生说让你多睡一会,他说你最近很累,对了,太太,陆先生还说,装修的事情,他会搞定,让你今天在家好好的休息呢。”

    苏黎愣了愣,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在入睡前,陆宴初问起关于婚庆公司的事情,她就将装修的情况说了一下,没想到他就记住了,所以,他今天出门去就是为了去帮她弄装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