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35、她只是我小姨
    苏黎的眼睛又往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那边看去,他们同样脸色不是很好,但是应该早就知道陆临堂这私生子是霍景琛了,他们现在不高兴的只是没想到陆临堂会这么迫不及待就将霍景琛带回来陆家了而已。

    对于徐傲秋的态度,陆临堂皱了皱眉“你这是做什么?还能不能有点规矩了?”

    “规矩?”徐傲秋冷笑,可是眼睛明明就红红的,她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陆临堂的,但是这个男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她,从前并不愿意和她结婚,后来婚后,对她也是十分的冷淡,这么多年来,他在外面的女人从来都不少,可徐傲秋却一直压抑着自己,让自己去忍耐,她不断的告诉自己,男人嘛,都这样,尤其是像是陆临堂这种有权有势又有财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少得了女人?

    而且,她不怕,她有一个很优秀的儿子,这个儿子深得陆家两老的喜爱,将来陆家的一切都是要交到他的手上的,所以,她在陆家的地位,不会受到威胁。

    所以,她一直是这么想的,也一直都觉得,只要这个男人在外面没有别的孩子,无论怎么样,她都能忍。

    现在她已经不再年轻,和陆临堂的感情也越来越淡,这男人除了和她维持最表面的关系,会和她一起在各大场合做做戏,已经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太愿意了。

    这些年来,就是因为陆临堂对她的冷淡,再加上陆宴初和她也并不怎么亲昵,所以她才会将自己的心思放在纪澜希身上,她最难熬的时候,都是纪澜希陪在她的身边的,而她在她身上也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她是真正的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待的,她觉得她和她之间除了没有血缘关系之外,并不比那些亲生的母女感情要差。

    徐傲秋也曾经是大家闺秀,温柔小意,可是这些性格,在和陆临堂艰难的婚姻,漫长的相处中,被消磨殆尽,她变得敏感,变得神经质,变得暴躁而又固执。

    她如今这样,都是这个男人造成的!

    原以为他们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相敬如宾,这样也未尝不可,可是谁知道呢,转眼之间,这男人就和她说,他在外面还有个孩子,这些年,其实她的底线就在于孩子,只要没有孩子,只要不能威胁到陆宴初就行,可他竟说他有个孩子,真是太可笑了。

    她本来以为这孩子,应该就是个很小的孩子,,那么即使将他接回来陆家,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对陆宴初构成威胁的,可命运再一次和她开起了玩笑,这个孩子,竟比陆宴初还要大。

    陆临堂的说法是,这儿子是在他和她结婚前就有的,当时他并不知情,委屈了他这么多年,现在知道了,就要让他回到陆家来。

    即使其实他已经这么大了,可能不再是小孩子那般的渴望父爱,可是徐傲秋知道,陆临堂还是想倾尽自己所能去弥补他。

    “你和我说规矩,那你带他回来的时候,有问过我的意见么?陆临堂,你有将我放在眼里么?你有当我是你的妻子么?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脸?”徐傲秋的声音很尖锐。

    陆临堂的脸色铁青,他狠狠地等着徐傲秋“你再说一遍!”

    两人就这么又吵起来了,苏黎看着面前的一切,却觉得自己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她觉得额头有些麻,她伸手揉了揉,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难不成,江曼荷年轻的时候和陆临堂有些什么?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太对劲,因为按照江曼荷的性格,要是真的有什么的话,她怎么能放过陆临堂?她为了他生了个儿子,她怎么可能不仗着这点回来找陆临堂而是去找上了苏博海?可说江曼荷不知道霍景琛的父亲是陆临堂却又不太可能,毕竟,陆临堂的照片,无论在网络上,还是在报纸上,还是可以找到的。

    所以说,只有一个可能,连江曼荷都不知道霍景琛是陆临堂的儿子,否则她不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这并不是江曼荷的性格!

    那,霍景琛到底是不是江曼荷所生的?

    苏黎觉得心内的谜团越来越大了。

    “都给我住口!”

    正当陆临堂和徐傲秋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陆老爷子用依旧洪亮的声音厉声道。

    两人便都停下了吵架,不再说话了,客厅里,大家都没有出声,连之前一直在吱吱喳喳说个不停的陆莞尔也没有说话,只是靠在陆老夫人的怀里,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在看着面前的一切。

    ?霍景琛是她的大舅舅,可是现在爷爷却说大舅舅是他的儿子,那她应该叫他什么?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样子?

    陆莞尔很好奇,但是她也知道现在大家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她也不敢问出来。

    陆老夫人将陆莞尔抱在怀里,苍老的手在轻轻的拍着她的小手,对她微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似乎是担心她被面前的画面给吓到了,所以她这一举动实在安慰她。

    陆莞尔笑着摇了摇头。

    陆临堂见面前的氛围缓和下来了,便带着霍景琛走到陆家两老的面前“爸,妈,这就是我之前和您们说的,我的另一个儿子,叫景琛。”他不会说出他原来那个姓,因为他是他的儿子,很快,他是要改姓陆的,自然不能再叫霍景琛。

    霍景琛被陆临堂推到陆家两老面前,态度不卑不亢,脸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好像对待一般的陌生人一般,嘴角虽然挂着淡淡的笑,但其实那笑容是十分的疏离淡漠的“陆老爷子,陆老夫人,你们好。”

    原以为,霍景琛之所以会跟着陆临堂回到陆家来,是打算认祖归宗了,但是他刚刚的称呼却显示其实他还没打算回到陆家?

    否则,怎么会那样的称呼他们?

    陆家两老直到此时此刻才在认真的打量着霍景琛,半晌,他们才点了点头,和霍景琛一样的态度,淡淡的,疏离的“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饭吧。”

    本来看霍景琛对待陆家人的态度,以为他并不会留下来的,可是没想到下一秒他就笑道“好啊,那就打搅了。”

    看霍景琛这样,陆临堂看向他的时候,皱了皱眉,但到底没说什么。

    他是想让霍景琛回到陆家来,并且改了姓的,可是他想了一下,又觉得不能操之过急,而且,现在也还并不知道陆家两老到底是什么态度呢,所以,还是再等等吧。

    总之,他是一定要让霍景琛回到陆家认祖归宗的。

    霍景琛说完,看向在陆老夫人怀中的陆莞尔,弯下腰,伸出手指刮了刮她小小的鼻子“尔尔,听说你去泰国玩了,好玩么?”

    陆莞尔立刻点头“可好玩了,对了,我还买了你和小舅舅的礼物呢,大舅……”她说到称呼的时候,吐了吐舌头“我现在要怎么叫你啊?”

    霍景琛笑了笑“还是叫我大舅舅吧。”

    今天的陆家,注定不太平,大家心思各异,管家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老爷子,老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是否现在开饭?”

    陆老夫人点了点头“开吧。”

    她在面对着陆莞尔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牵着曾孙女的小手“走吧尔尔,和曾奶奶去饭厅吃饭。”

    “好啊。”陆莞尔立刻笑道。

    在这一场闹剧当中,陆宴初和苏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往餐厅走去后,陆宴初也揽了揽苏黎的肩膀“走吧,去吃饭。”

    苏黎点了点头,看向旁边的男人,他的脸色早已经恢复过来,并不像是刚刚得知霍景琛是他父亲另一个儿子的时候那样的难看了。

    可能是因为大家心事重重,所以一顿晚饭下来,其实大家都没什么胃口,要不是有陆莞尔在的话,估计这氛围会更加的僵硬。

    而徐傲秋,并没有吃饭,早就已经上了楼,纪澜希也跟着上去了,是想去安慰安慰她。

    事已至此,看陆临堂的态度,是摆明了要让霍景琛回到陆家来了,陆家两老的态度现在还并不明确。

    吃过饭,陆宴初被纪澜希叫去了徐傲秋的房间,而陆莞尔则陪着陆老夫人去花园散步去了,苏黎站在花园的长廊处,她身边走过来了一个人。

    她抬头看过去,是霍景琛,他似乎本来是出来吸烟的,看到她也在外面,便将手中的烟熄灭了,烟头扔在长廊处的垃圾桶里,来到她身边站住。

    苏黎主动开口“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神秘的身份。”

    霍景琛低笑了一声“神秘的身份?你是说作为你丈夫兄弟的身份?”

    苏黎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我亲生母亲并不是江曼荷,她只是我小姨。”

    他这算是看出她心中的疑惑,所以亲自为她解除疑惑么?

    “所以你很早就知道你是陆临堂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