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30、或许就只有苏黎能勾起他这样的冲动吧
    苏黎看到他这样,双手抱着胸,语气充满了幸灾乐祸“活该,谁叫你要做这些疯子才会做的事情。”

    陆宴初就不明白了,他这到底是为了谁才做的这些事情啊?要是一般的女人,在昨天晚上他活着回来,她应该就要抱着他感动的哭了吧?可是这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啊?她伸手打他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对上自己的态度是不是应该软化一些呢?

    可瞧瞧她现在在看他的样子,好像这一切都是他作出来的,她还在取笑他来着。

    苏黎拉过旁边的椅子,在他病床前面坐下来,离得比较远,距离他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省的他又乱来,而现在这位置,因为他还在打着点滴,所以其实他是起身不了的,她还是比较安全的。

    坐下来,她嘴角挂着笑在看他“你估计是要在医院度过一段时间的,可能等我们结束假期你才能好起来吧,伤筋动骨一百天么不是?我和尔尔这次过来是打算好好的度假的,我们可不打算将假期浪费在医院这里,所以啊,从明天开始,就请个护工来照顾你来了,我和尔尔明天要去清迈了,你自己在医院里度过你的假期吧。”

    陆宴初此刻的眼神有些哀怨“你真这么残忍?”

    “那能怎么办?我们过来泰国就是为了度假的,难不成要在医院度假么?”苏黎的语气虽然充满了无奈,可是她的眼神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反而是充满了幸灾乐祸。

    陆宴初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也很是无奈了,昨天晚上他喝了许多的酒,兴许是有些醉意的,但是其实他还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的,他之所以会去做那些疯狂的事情,他或许有在酒精的促使之下的一时冲动,但是其实他很清楚,要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之下,他可能也是会那么做的。

    他从小到大性格都很冷静沉稳,每一步都恰好踏在最合适的位置上,不多也不少,所做的,所说的,在别人看来,从来都是完美无瑕的,所以昨天晚上他所做的事情,如果是被更多的人知道了,估计都会大跌眼镜了,也真是没想到有一天,这些事会发生在他身上吧,按照他的性格,其实这不应该啊,可还是发生了。

    陆宴初其实已经想明白了,或许就只有苏黎能勾起他这样的冲动吧。

    有时候,一个人不是不会去做什么事,而是要看看对象是谁,看看到底是为了谁。

    他很清楚,他与苏黎的感情其实已经陷入了一个僵局,她不肯去打破,不让他进来,将他排斥在心门之外,无论他在外面多着急都好,她都不肯开门,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

    他要让她知道他可以为她做到哪一步,也要让她认清楚自己的心。

    她或许早就知道自己心中对他的感情,可要是他在鬼门关徘徊呢?她是不是觉得更加的重要?

    他承认自己昨天晚上确实比较无耻,他利用了她对他的感情来做一场赌注。

    但是幸好,他赢了。

    如若他输了的话,他赔上的将会是自己的性命。

    他也认了。

    用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这在很多人的眼中,或许是十分的不可思议的。

    他们会觉得真的有必要做到如此么?

    放弃一切来做这场赌注!

    可是今天醒来,陆宴初完全清醒过来,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却没有任何的后怕,他有的只是庆幸,他庆幸自己去这么做了,而不是后怕自己差点就没了命。

    ……

    两人正在说话间,病房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紧接着,蓉姨带着陆莞尔走了进来。

    蓉姨手上还拿着早餐,另一只手牵着陆莞尔,陆莞尔一看到躺在床上的陆宴初,就跑了进来,来到病床前“爸爸,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还是生病了?”

    苏黎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床上,帮她脱去了小鞋子“你爸爸他这是不听话,在胡闹,所以受伤了,尔尔,你可千万不要学你爸爸,任性妄为,不然也会像是他这样受伤的,到时候就哪里都不能去了,只能乖乖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而且还不能乱吃东西,难得来一次泰国,要在医院里度过,你说是不是很可惜呀?”

    陆宴初知道苏黎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故意在他的伤口上面撒盐,竟拿他这件事当成是反面教材来教育陆莞尔,她倒是想的很好!

    陆宴初朝陆莞尔招了招手,她立刻便挪动着小小的身体,朝他那边坐过去,笑眯眯的问“爸爸,怎么了?”

    陆宴初揉了揉她扎着小辫子的长发,笑道“尔尔,你妈妈说的没错,确实要乖乖听话,不能胡闹,可是呢,还是有例外的,当你十分的在乎一个人或者一件东西的时候,有时候,不胡闹也是不行的,人,还是要有自己的追求和执着的,懂么?”

    他说的实在是太深奥了,陆莞尔听得懵懵懂懂的,对着他在摇头,陆宴初微笑“不懂没关系,以后你就懂了。”

    他在和陆莞尔说这些,苏黎倒是懒得理会他,早上起来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她早就已经饿了,所以打开蓉姨端来的东西,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手就吃了起来,一点也不管他的样子。

    她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倒是让陆宴初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了,他原本还想着让苏黎喂自己的,哪知道她倒是不理会他,先吃了起来。

    蓉姨见状,连忙去拿了点早餐然后递给陆宴初。

    “对了,蓉姨,一会你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几个的东西,明天就去清迈。”

    蓉姨点点头,可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陆宴初那边,苏黎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不去了,就我们三个去。”

    陆莞尔出声“爸爸不去么?那就我们三个去么?可是留爸爸一个人在这里他会好孤单的。”

    听着女儿说的这些话,陆宴初的心里别提有多熨帖了,所以说,女儿就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啊,听听,心里还是处处想着他这个爸爸的。

    他刚想说两句话,苏黎就出声道“尔尔,你爸爸受伤了,医生叔叔说他需要留在医院里静养,他暂时不能够出院,所以虽然很是可惜,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我们三个人去了,你爸爸在这里,会有人照顾他的。”

    听到苏黎说这话,饶是陆莞尔觉得可惜极了,可是为了陆宴初的身体着想,他还是要留在医院里休养的,正如苏黎所说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不想的。

    她摊了摊小手“好可惜啊,爸爸你不能和我们一起,但是你放心,我会拍多点照片给你看的好不好?”

    看着苏黎此刻的脸,陆宴初心里憋着一团火焰,但是又发泄不了,他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些后悔,自己昨天晚上果然还是太冲动了啊。

    当时就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想后悔都没有用了。

    吃过早餐,苏黎给陈彧打了个电话,让他联系一下医院,给陆宴初找一个靠得住的看护。

    陈彧听到了,还愣了一下“怎么了?”

    “我们明天要去清迈了,所以找个人照顾一下他。”

    陈彧算是明白了“好的,我明白了。”

    他的速度很快,下午就找到了,还是个中国人,这样子沟通更加的方便,可是没想到他将人带到陆宴初的面前的时候,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淡淡的回应道“不用了。”

    不用?陈彧皱了皱眉,苏黎她们要去清迈,他还需要住院,没有人照顾怎么行?

    他可不认为他自己一个人能够照顾得了自己。

    “可是陆总……”陈彧迟疑的出声道。

    陆宴初总算是将头抬起来了“你去找一下我的主治医生,麻烦他过来一趟。”

    陈彧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在打什么注意,但是他既然这么要求,他也只能这么去做了,等真的叫来医生,听到他与医生的谈话,他才总算是明白过来他究竟是要做什么,原来他想出院,他在问医生他的情况。

    而为什么想出院,这原因,陈彧觉得自己用膝盖都能够想出来,还不是想和苏黎她们一起去清迈。

    他是这么想的吧,就算是不能和她们到处去玩,但是起码,他可以待在酒店里,起码苏黎她们晚上也会回到酒店里来的。

    听到他想出院,医生本来是不同意的,只是他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同意了,但是还是建议他需要带个懂得一定的医学知识的看护过去,这样方便照顾他。

    陈彧也觉得需要这样子,在苏黎他们外出的时候,起码这个看护还能看着他。

    ……

    因为是第二天早上的飞机,所以苏黎晚上就没有去医院了,留在酒店里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打算早早睡觉。

    睡觉之前她给陆宴初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都阴恻恻的“撇下我去玩是不是感觉特别的好?”

    苏黎直言不讳“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