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16、这些事情,我来处理
    车里还载着陆莞尔,她趴在车窗前往外面看去,看到了追逐他们的车辆“妈妈,后面有人追我们。”

    苏黎看了一眼后视镜,那些人果然是穷追不舍,她是知道的,这几天她所有私人的东西都被曝光,显然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将她的一切信息都公布了出来,不然这些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她的住处和她的私人号码?甚至差点都到了陆莞尔所就读的幼儿园去,知道她会去接送陆莞尔,还想在那里蹲点去等她!

    所以这两天,陆莞尔都没有到幼儿园去。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因为第一辆车起步很慢,所以导致苏黎没能跟着一起通过绿灯,只能等下一次,而有一辆车已经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就在她车子的后面,陆莞尔也看到了,指着车窗外“妈妈,他们追上来了。”

    苏黎咬了咬唇,不想在陆莞尔面前表现的心情烦躁,但是此刻是真的控制不住,她只想将后面的车辆甩开,不想让他们一直跟着自己,因为她不想带着陆莞尔面对这些人,更不想自己的行踪被他们全部都知道。

    “妈妈,他们是坏人,我们可不可以去报警?我们去告诉警察叔叔吧?”

    在陆莞尔的心里,只有坏人才会一直在跟着他们的车子,一直追着他们,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

    苏黎被他们跟上,本来还在想要怎么甩开他们,被陆莞尔这么一提醒,她忽然有了主意,那就去警察局吧,到时候就去报警说背后一直有人跟踪他们。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她知道这里不远处有一个派出所。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忽然绿灯了,她赶紧踩了油门冲出去,往派出所开去,而后面的车子也意识到了她想开车甩开他们,所以立刻便加大了油门,紧追不舍。

    苏黎因为想着躲避他们,在拐弯处的时候没有减速,导致和前面的车子相撞,她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前面的方向盘处,她的脑袋有瞬间的晕厥,她也感觉到了额头上传来的疼痛,但是她咬着牙,甩了甩头,让自己能够清醒过来,意识恢复的瞬间,她便是往车后座看去。

    因为出来的着急,开的是孙楚的车子,她的车子里自然是没有儿童座椅的。

    车后座,陆莞尔因为惯性,也重重的往前磕了一下,苏黎心一紧,赶紧打开车后座的门,将陆莞尔抱了下来,她的额头流着血,抱着苏黎在哭“妈妈,疼。”

    “不疼,不疼啊,妈妈马上带你去医院。”

    后面一直紧紧跟着她这辆车的车也到达,见状,连忙下车,第一时间却并不是帮忙救人,而是拿出摄像机对着她们在拍摄。

    苏黎抱着陆莞尔,红着眼睛大声道“给我滚!”

    这些人将她们团团围住,也想到要让她们离开去医院,只是,他们总是想到,再拍多两张便让开,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让开。

    苏黎怀里的陆莞尔早就晕厥了过去,看着她小小的一团,往日总是红扑扑的脸蛋,此刻因为受伤而变得苍白,苏黎的心里更痛,额头上也传来一阵阵的眩晕感,她此刻真的怀疑,如果现在她没抱着陆莞尔的话,如果她不是着急要去医院的话,她是一定会上去狠狠地扇几巴掌这些人的!

    她就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冷血的人。

    她抱着陆莞尔,心中着急,扒着这些人,越过重重的人群,很艰难的从这些人之中走出去,好不容易在外面拦了计程车,她抱着陆莞尔上了车,而这些人,本来是冷漠的站在一旁观看的,看到她上了车,似乎忽然反应了过来一般,又开车追了上去。

    苏黎知道他们是要跟着她去医院,只是此刻她担心陆莞尔额头上的伤势,再也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

    ……

    陆莞尔额头上肿起来了一个很大的包,在往外流着血,医生处理过后,她还需要留院观察一天晚上,苏黎额头上的伤也处理过了。

    蓉姨和孙楚听到消息,也来到了医院,一进病房,孙楚就气愤的道“阿黎,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这些人有必要这么的在外面待着?我刚刚开你的车过来的时候,他们认出来是你的车,竟然一窝蜂的追上前,我一脚油门开进了医院,他们扛着摄像机的,进不来,这才甩开他们,真是烦。”

    苏黎坐在病床前面的椅子上,抿着唇,看着床上的陆莞尔,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孙楚所说的话,她并没有说话。

    蓉姨从保温盒里面倒了一碗汤出来,递给苏黎“你很久都没吃东西了,喝点汤吧?”

    苏黎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她摇了摇头,蓉姨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能看向孙楚,和她对视了一下。

    孙楚走上前“阿黎,你还是喝点吧,总不能因为和外面的人计较,被他们气到了,饿了自己的肚子。”

    苏黎知道他们是为了自己好,但她确实是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她们对自己的好,也让她不忍心再拒绝,只能道“还汤,先放在桌子上吧,我一会再喝。”

    孙楚本来就是火爆的脾气,此刻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陆莞尔,心中的怒火更甚,真是恨不得要将外面的人千刀万剐的,要不是他们一直在背后紧追不舍,苏黎能这样么?

    可偏偏这些人不要脸不要皮的,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在外面守着!!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苏黎看了一眼,见来电是高航,她知道应该和苏氏有关,所以便拿了手机出了病房去接听。

    “小苏总,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声。”

    “什么事?”

    “从今天起,霍总监要暂时接管你的位置了,他在下午的时候已经搬进了你原来的办公室了。”

    这件事其实苏黎心里早就有准备了,可是这个时候听到,心里却还是不免觉得堵得慌。

    她并不是在乎苏家的一切,只是这苏氏,是她母亲聂明珠当初倾注了很多心血在里面的,她并不想就这么拱手让人。

    可偏偏苏博海在她还在苏氏的时候,就防她像是防贼一般,就担心有一天苏氏会被她侵吞了一般,所以,他处处和她作对,甚至为了将她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而无所不用气极,连霍景琛这头狼,他都用上了。

    她之前对霍景琛所说的那句话,恐怕真的是一语成谶。

    和高航通完了电话,苏黎站在走廊发呆。过了年,天气已经渐渐地暖和了起来,只是,毕竟还是春天,所以晚上还是挺冷的,那风一直吹着苏黎的脑门,她也觉得麻木了,好像也没什么感觉了。

    现在她只剩下心烦意乱了。

    她纤弱的肩膀上在这个时候被披上了一件西装外套,这味道太熟悉了,她都不用回过头,就只在这外套的主人属于谁。

    陆宴初将衣服搭在她肩膀上之后,走到她旁边的位置站好“晚上冷,怎么站在这里吹风?”

    不过是两三天不见,苏黎却好像许多天都没有见到这个男人了一般。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她经历的太多了,先是那所谓的绯闻流言蜚语到处乱飞,再是她被苏博海赶出了苏氏,接着就是面对这些所谓的媒体了。

    最后,弄得陆莞尔都出事了。

    苏黎此刻看到他,觉得喉咙有些发紧“你怎么来了?”

    陆宴初不想瞒着她,边伸手将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拉好,边看着她道“出国了两天,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是他想的太简单了,他以为,那天晚上苏黎没事,他让人将姜德卫的儿子放走,这件事就暂时告一段落了,却是没想到,原来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他在国外,在知道苏黎身上发生的事情后,他马上就让人买了机票让后在第一时间往国内赶回来,却没想到还是来的晚一些了,让陆莞尔受到了伤害。

    怪他,他当时出差,应该让陈彧留下来看着苏黎母女两个的。

    可是这个女人有的时候实在是太要强,并不太喜欢他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苏黎的神经线紧紧地绷着了好几天,此刻看到陆宴初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她觉得自己是有些脆弱的,要不然的话,眼睛怎么会发热呢?

    陆宴初摸了摸她有些红的眼睛,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抱进怀里“没事了,这些事情,我来处理。”

    苏黎难以形容此刻听到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感觉,一颗心就好像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她待在陆宴初的怀里,难得的没有动手将他推开。

    要是往常的话,她是不愿意和他这样的亲密的。

    虽然陆宴初觉得这难得的温情时刻,应该让时间延长一些,但可惜的是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并不合适让他们继续这样。

    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苏黎站在走廊上吹多久风了,再待下去,怕她会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