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113、你怎么还有脸来苏氏?
    苏黎心情渐渐平静下来,靠在车椅子背上,斜斜的睨了旁边的男人一眼,嘴角轻轻的勾了一下,带着鼻音“看来我的眼神真的不太好,不然怎么身边的人总这样?你说是不是?”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带着讥讽,陆宴初还不了解她,不过就是趁机来将他拉出来嘲讽一下而已。

    陆宴初知道这女人的性子,他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下巴,眼眸微眯“苏黎,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到底做了几年夫妻,苏黎太知道他这个“收拾”是什么意思了。

    她想装作没听到的,但是脸却还是不争气的红了“陆宴初,送我回去。”

    “你刚刚没吃东西,带你先去吃点东西。”

    刚刚在餐厅里面对着林晓楠的时候,苏黎哪里有心情吃饭,而且坐下的时间本来就不长,只是听她说了一些她的事情而已。

    “我不饿。”苏黎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你送我回去吧。”

    “可是我饿了。”陆宴初将车开出去,驶向和孙楚家完全相反的方向。

    苏黎觉得自己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陆宴初,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不要脸了?像个无赖一样。”

    虽然衣冠楚楚,可是看看他的做事方式,听听他所说的话,不就活脱脱一个无赖么?

    陆宴初毫不在意,只耸耸肩“随便你怎么说。”

    尽管苏黎是一万个不愿意,可是最终还是被这男人带去了另一家餐厅,然后,他点了一桌她喜欢吃的东西,她不吃,他也不强迫她吃,只是在她面前吃的津津有味而已,苏黎在这个时候白了他一眼“幼稚。”

    她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原来还有这一面,就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只是苏黎虽然嘴上说不吃,可是身体的真实反应却是另一回事了,最后吃饱了被送回去的路上,她不无懊悔,怎么今天好像被这男人牵着鼻子走?

    看看这男人此刻笑的,就像是一个偷腥成功的猫一般,慵懒又有几分坏坏的得意。

    到达孙楚楼下,陆宴初转过头“晚安,早点休息。”

    苏黎本来就在气头上,自然是不想理会他的,所以只是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谢谢陆先生送我回来。”

    陆宴初竟然还回了她一句“不客气,谁叫我是你老公。”

    苏黎“……”

    打开门,苏黎冷笑了一声,开门下车,透过开着的车窗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离婚协议书尽快签了字给我。”

    “你觉得可能么?”陆宴初的语气已经有所变化,变得凝重起来“说过不想放手就不会放手。”

    “陆宴初,何必再纠缠不休?我不想要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男人,你去和你的纪澜希在一起好了,我也要去找我的幸福……”

    “你的幸福是谁?”陆宴初冷声打断她的话,再没有之前的不要脸不要皮状,似乎这就是他的底线,他最不喜欢她说要去找寻自己的幸福。

    他承认自己自私,也觉得自己确实挺混蛋的,纪澜希没有回来之前,他没能认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觉得自己到时候了就会和她离婚的,后来,纪澜希回来了,他夹在两个女人之前,始终无法给苏黎安全感。

    他也想过要放手,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是做不到的,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找寻所谓的幸福。

    “关你什么事?!”

    苏黎气呼呼的扔下一句,再懒得和他说话,转身走了进去,按了电梯的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就知道,和这个男人说这么多,都是无用的。

    这个男人耍起赖来,谁都比不上。

    他之前明明答应过她,要和她签字离婚的,说要放她自由,结果呢?!

    陆宴初这男人就是个混蛋!

    苏黎不想将自己的情绪带回到陆莞尔的面前,所以在门口的时候,她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进来之后,她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

    陆莞尔正在客厅里做作业,孙楚洗了澡捧着iad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盘着腿在追剧,而蓉姨则在厨房收拾东西。

    她回来的时候,蓉姨最先发现的她“回来了,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去给你弄点。”

    “妈妈吃饭了呢,妈妈和爸爸去吃的。”

    苏黎都还没说话,陆莞尔就已经出声了,她放下了笔,朝苏黎走过去“妈妈,你回来了?”她边说着话边往她身后看去“爸爸呢?妈妈你今天晚上不是和爸爸去吃饭么?你怎么不叫爸爸上来坐坐啊?”

    苏黎自己是没有和陆莞尔说过她今天晚上和谁出事的,而知道的人只有一个……

    她朝坐在沙发上追剧追的女人看去……

    孙楚轻咳了一声,装作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可眼睛虽然在看着iad,但是眼神却总是往她们这边飘来。

    苏黎将陆莞尔从地上抱起来“妈妈不是和爸爸一起吃饭的。”

    陆莞尔皱眉“可是孙阿姨说你们……”

    她指了指孙楚,孙楚又咳嗽了好几声,咳得这样的大声,就好像要将自己的胃给咳出来一般,苏黎白了孙楚一眼“她耳背,听错了,妈妈约了其他人的。”

    陆莞尔有几分失望“哦……”

    苏黎知道她一直都盼望着自己能够和陆宴初和好的,可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又怎么向小孩子解释的清楚呢?

    ……

    翌日,苏黎来到苏氏,和员工遇到的时候,他们也还是像是往常那样向她点头问好,只是,眼神却有些奇怪,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但是在她转身的时候,他们一边看她,一边窃窃私语的。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十分的不好。

    苏黎不喜欢这样的氛围,所以在来到电梯前,她还是转身回去“你们有话和我说?”

    那几个女员工连忙摇头“没有,小苏总。”

    “既然没有的话,为何当着我的面什么都不敢说,背对着我又在窃窃私语?”

    她的声音很严肃,那几个女员工道“对不起,小苏总。”

    苏黎没有心思和这几人计较,只是,今天这些人的反应实在是太反常了,事出必有妖,她知道,肯定是有事发生的,而且这件事还和自己有关,只是这些人却不敢当着她的面告诉她罢了。

    “苏黎,你还有脸来苏氏呢?”

    走进大厅的是许久未见的苏婕,她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不知道苏博海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将她从警察局捞出来了,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倒像是恢复的很不错一般。

    听说她当时被带回去的时候,差点就得抑郁症了,现在倒是看起来精神很好。

    苏黎挑了挑眉,看着剪了短发的苏婕,这个女人,一遇到自己就像是要战斗的公鸡一般,满是兴奋,随时随地都想要将她拉下来,让她摔得粉身碎骨一般。

    “看来在看守所待的那些天,也还好嘛,所以现在看起来精神不错?”苏黎笑了笑道。

    苏婕脸色一白,她最是讨厌别人提起她在看守所待过,因为当时实在是太可怕了,苏博海好不容易将她带出来,她想起自己曾经在看守所的日子,就觉得胆战心惊,心里也就更加的恨苏黎了。

    都是因为她,所以她才会被送进去的,她的一辈子,差点就要葬送在那可怕的地方了。

    在家里休息了许久,江曼荷甚至还给她请了心理医生,她这才慢慢的恢复起来。

    可现在苏黎却要在她面前故意提起来!

    这段时间看起来还真的让苏婕成长了不少,她的脸色倒是很快就恢复平静起来“谢谢你的关心,我好得很,倒是你,你的脸到底是多大啊,出了那样的事情怎么还有脸来苏氏?”

    看来是存心来找茬的了。

    苏黎懒得和她废话,对旁边一个员工道“去把保安叫过来,下次,不属于苏氏的人,不要随随便便放进来。”

    “你们谁敢叫保安过来?!”苏婕瞪着这几个女员工“我现在虽然不在苏氏上班,可是我依旧是苏氏的二小姐,我爸爸,我哥哥都在这上班,你们谁敢叫?”

    她这话似乎有些作用,那几个女员工马上就不敢动了,苏黎便拿出手机给保安部打过去,一会儿,就来了两个保安。

    “带她出去。”

    “你们谁敢碰我!”苏婕大叫,两名保安左右为难,可苏黎的话到底也不能不听“二小姐,不好意思了,你先离开吧。”

    苏婕不肯离开“苏黎,你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们在干什么?”

    背后,一道冷硬的声音响起来,所有人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

    霍景琛走了进来,苏婕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哥,你来就好了,这些人竟然要赶我走!”

    两名保安立刻便松开了苏婕,她快步的走到霍景琛的面前,霍景琛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些冷“你来做什么?”

    苏婕被噎了一下“我来找你不行么?”

    霍景琛眼眸眯了眯“你先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