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77、再见,我最爱的男人
    苏黎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很矛盾,他很痛苦,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选择,既然这样的话,她会帮他做选择。

    “我可以给你时间,无论多久,我说过我都会等你,曾经你说过可能需要一辈子,我却能忍受,这是个未知的期限,但是我都接受了,可是陆宴初,我现在很清楚,这不再是个未知的期限,而变得不可能,所以陆宴初,我无法再等你了,我不能接受一个心里不是只有我一个女人的男人,我们之间……”苏黎深深的呼吸一下,很艰难才能将剩下的那句话说出来“终究是没有缘分,所以走不到一块,希望纪澜希能尽快好起来,等你这边的事情忙完,我会再和你谈离婚的事。”

    “苏黎……”陆宴初的眸光和声音都充满沉痛。

    他不愿意放手,但苏黎已经帮他做出选择了,既然选择已经出来了,没必要再纠缠下去。

    苏黎掰开他的手,往常明明力气很大的男人,却发现自己怎么抓都抓不住苏黎的手了,她在对他笑,眼眸里带着泪光的笑让陆宴初的心疼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来。

    “再见,陆宴初。”

    再见,我最爱的男人。

    苏黎觉得,此生大概她都不会再这样的去爱一个男人了,这个男人,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再这么的去爱一个男人了。

    她还是很爱他,但是从今往后,不准自己再去喜欢他了,他们有缘无分,她亲手斩断了这一切。

    苏黎转身的很决绝,陆宴初在她身后叫她的名字,她没有回头,因为她怕自己会舍不得,她不允许自己再耽误下去。

    在回去的路上,苏黎开着车在哭,除了她母亲死的那天,她从来都没有哭的这么的厉害。

    她没有立刻回去家里,而是找了个地方,哭过了,等自己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了,她才回去家里。

    陆莞尔很多天没有见到陆宴初了,苏黎开门进来,她从沙发上起来,朝她跑来“妈妈,爸爸他……”

    她说着,忽然注意到苏黎眼睛的红肿,她扬着小脸问道“妈妈,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苏黎蹲下来,将陆莞尔抱在怀里,亲着她的小脸“妈妈没事,只是沙子进入了眼睛里,揉着揉着就红了。”

    陆莞尔伸出小手去摸着她的眼睛“可是妈妈,你的眼睛还很肿。”

    “嗯,很快就会好的。”

    对,很快就会好的,伤口总是会愈合的。

    晚上,苏黎和陆莞尔睡在一张床上,这几天陆宴初没有回来,陆莞尔都是过来苏黎这边睡的。

    陆莞尔靠在苏黎怀里,问她“妈妈,爸爸怎么好多天都没有回来了?他是不是还在忙?”

    苏黎点头“对啊,他出差了。”

    陆莞尔抬起小脸看她“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苏黎摇头“不知道,尔尔,如果……”

    她想将她要和陆宴初分开的事情和她说,可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陆莞尔是陆家的孩子,身上流着陆家的血,但是苏黎想,她和陆宴初是和平离婚的,她知道他对她心存愧疚,也许陆莞尔他会让她留在她的身边。

    ?这样就很好,起码到了最后,苏黎觉得自己不是一无所有的,她还有陆莞尔。

    在和陆宴初的这段感情里,她得到了陆莞尔,她会好好珍惜,以后会好好的将陆莞尔抚养长大。

    陆莞尔还在等着她的话,但是她却忽然停下了声音,陆莞尔抬起小脑袋看着她“妈妈,你想说什么?”

    苏黎觉得自己也许还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设,她现在还没准备好要对陆莞尔说她与陆宴初要分开的事情。

    她弯了弯嘴角,用手揉着她的长发“没什么,睡吧。”

    陆莞尔打了个秀气的哈欠,点了点头,其实还是很想打听一下陆宴初的事情的,但是她年纪小,很容易困,所以睡意袭来的时候,她没能支撑的住,睡着了。

    苏黎亲了亲她,也闭上了眼睛,但是却一夜未眠。

    ……

    纪澜希是在昏迷后的第五天才醒来的。

    在这五天里,陆家全家都在担惊受怕的,生怕一下子就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但是好在,她挺过来了。

    徐傲秋这几天整天都以泪洗脸的,看到纪澜希醒来,她是第一个走过去的,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澜希,你可终于醒来了,我多怕……”她顿了顿,马上转移了话题“你醒来了就好,我还说这些做什么。”

    纪澜希刚刚醒来,精神还不是很好,她的眼睛在房间里四处的看,好像在找寻什么。

    徐傲秋实在是太了解她了,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找宴初?”

    伤口在后背,纪澜希这些天一直都是趴着睡的,睡了几天很难受,她浑身都痛,话都说不出来,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

    徐傲秋连忙道“好了,你别折腾了,你想见宴初妈知道,他就在外面,我去叫他进来,顺便将医生叫过来。”

    徐傲秋说着打开了病房的门,在外面没有发现陆宴初的身影,她便去找,最终在楼道看到他,他靠在墙上,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手机,好像想要给谁打电话,但是又没有打。

    徐傲秋走过去“宴初。”

    陆宴初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喜色,他心中也欣喜起来,最终将手机收起来,将烟蒂按在垃圾桶上面“澜希醒了?”

    徐傲秋点头“是的,刚刚醒过来,她想见你,你去看看她去吧,我去找医生过来看看。”

    陆宴初回到病房,纪澜希正趴在床上,眼睛一直盯着他,等他走过来,她竟然挣扎着想要起来。

    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哪里有力气能够起来?她甚至连动一下自己手都无法。

    陆宴初知道她想做什么,他站在床边,伸手握住她的手“澜希。”

    纪澜希看着他,微笑,声音不复往常的柔美,而变得有些沙哑“宴初,你没事吧?”

    陆宴初摇头“澜希,你醒来就好。”顿了顿,他看向她“以后不要再这么傻了知道么?”

    纪澜希摇头“我不傻,为你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挡下那一刀,几乎是我本能的行为。”

    是啊,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刀子已经扎进了她的皮肤血肉里,疼痛已经开始蔓延。

    陆宴初握着她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抱一抱我,宴初。”纪澜希提出要求“我以为自己要熬不过去的时候,脑海里想的全是你,要说我对这世上什么最不舍得,那就是你,你抱抱我,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我是真的醒来了。”

    她说的话,触动陆宴初的心,让他心疼,他上前将她抱住,小心翼翼的,手只敢揽着她的手臂,不敢用力,生怕会弄到她的伤口。

    门外,徐傲秋正带着医生过来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去打搅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无奈,现在医生在这里,而且,纪澜希刚醒来,她需要让医生检查检查。

    那医生和他身后跟着的护士都觉得面前的画面让他们有一些尴尬。

    徐傲秋笑了笑,伸手敲了敲门,陆宴初将纪澜希松开,徐傲秋带着医生走进来“澜希,你刚醒来,医生来为你检查一下身体。”

    医生为纪澜希检查完了之后,对陆宴初和徐傲秋说“纪小姐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即可,安心养好身体,那个伤口可不小,差点就切到了心脏处。”

    纪澜希点头“谢谢你,医生。”

    她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精神也不好,醒来没多久,她便又睡了过去。

    徐傲秋让陆宴初和自己走到病房外面的走廊去,将门关上。

    “宴初,澜希对于你的感情,我想没人比你更清楚了,从前你总觉得澜希不够爱你,所以才会轻易的放弃你,可是要我说,她就是因为太爱你了,太害怕失去你了,才会先放开你的手,她为了你连命都能不要,你还说她不够爱你么?”

    陆宴初抿着唇没说话。

    徐傲秋之前是因为纪澜希还没有醒过来,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考虑太多的事情,现在纪澜希既然已经醒了过来,那么关于她的未来,她是肯定要去关心和在乎的。

    “宴初,澜希的这一份心意,我希望你不要再辜负,你们本来在少年的时候就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你爷爷和奶奶的话,你们两早就结婚生了孩子,你当年只是以为她死了,所以才和苏黎在一块,现在她既然回来了,你还有什么好考虑的?难不成你要和我说,你其实已经爱上了苏黎?”

    陆宴初捏着眉心,还是不说话。

    爱苏黎么?

    他想他确实是爱的,可是就像是苏黎所说的那般,他心里依旧放不下纪澜希,所以他没有资格去拥有她,更没有资格去独占她的心和要求她做什么。

    他通通丧失了这些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