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67、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说实在的,苏黎此刻对陆宴初挺失望的,她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我,我没能让她喜欢上我或许是我的无能,但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处事方式和性格,我不可能让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喜欢我吧?她不喜欢我,完全是因为纪澜希的关系,她总认为我霸占了原本属于纪澜希的一切,所以连带我生的孩子也不喜欢,陆宴初,今天你会说这些话,大概你一直以来都是在怪我的吧,虽然在这之前,你什么都没有说过。”

    陆宴初揉着太阳穴“苏黎,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在问你能不能和她好好相处。”

    苏黎笑了笑“我想啊,她有给我这个机会么?”

    陆宴初将手放在她的肩膀“我妈是这样的性格,全是因为她实在太在乎澜希了,那澜希呢?你为何处处都在针对她?”

    “我针对她?”

    陆宴初道“你今天和她们所说的话,我全部都听到了。”

    苏黎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开“那你当时就应该要站在纪澜希那边才对,你为什么还要站在我这边呢?在别人面前给我面子?我不需要。”

    苏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看向他“陆宴初,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脆弱到不堪一击,你强迫自己和我在一起会不会很累?”

    “你或许对我有点感觉,或许在你的心里,我有些与众不同,所以你愿意以后和我在一起,但是纪澜希呢?她在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是一个最特别的存在?”

    陆宴初点了一根烟,白雾蒙蒙中,她看不清他的神色,就像是她一直都弄不清楚他的心一般,他没有否认“从我十岁那年澜希就被带到了我的面前,我和她经历很多事情,我们一起分享很多从前都没有和别人分享过的事情,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我不能否认,我曾经真的很喜欢她,我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和我在一起度过未来日子的女孩,我不想骗你,直到现在,她确实依旧是我心里最特别的存在,可是无论怎么样,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和我在一起的是你,嫁给我的是你,生了我孩子的是你,苏黎,我真的想要和你好好的走下去,所以有些事情我不想骗你,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能再耿耿于怀我和纪澜希之间的事。”

    “过去的事情我无法改变,我和她经历那么多,我的心曾经完完整整的只属于她,这些都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可是我已经在尝试着和她保持距离,将她当成我的妹妹,后半辈子看着她找到一个能够对她好,很照顾她的人,这是我现在对她最大的愿望。”

    苏黎无法形容在听到自己的丈夫和她说着另一个女人的感觉和往事时候,她是什么心情。

    苦涩到麻木。

    “你如果真的要和她在一起,婚姻算什么?孩子算什么?你想和她在一起你就和她在一起,陆宴初,你不是这种畏畏缩缩的男人,我知道当年只是纪澜希她退缩了而已,如若不是的话,你根本就不在乎陆家人对你们的阻挠,既然这样的话,那你畏惧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做什么?你爱着她,你冲破一切和她在一块好了,怕什么!”

    陆宴初用手指狠狠地将烟蒂碾灭,似乎不怕疼,也没有感觉到疼,他朝她走来,眼神狠厉“我告诉你,苏黎,如果今天我的妻子不是你的话,纪澜希既然没有死,她回来了,我确实会不顾一切和她在一起,可为什么我的妻子偏偏就是你呢?你一直以来乖乖的不是很好?为什么要一点点的蚕食我的心?”

    苏黎觉得可笑“所以你现在是在告诉我,你同时喜欢两个女人?心里同时住着两个女人是什么感觉?你是不是这个放不下,那个也舍不得?所以没有办法,最后两个都想留在身边?”

    陆宴初咬牙“苏黎你不能这么无理取闹,我的话说的很清楚,我不否认我心里对纪澜希的真正感觉,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再和她在一起,我正在努力将她往我的心外赶去,以后陪着她的,我很清楚,不会是我,我选择的是你,懂么?”

    苏黎看着他“可是你的心里有两个女人。”

    陆宴初将她抱在怀里“苏黎,我需要时间,你要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他在用商量或者说请求的语气在和她说话,可是苏黎却觉得心里悲哀“你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将她完全忘掉?一年?两年?五年还是十年?亦或者是一辈子?”

    “可是陆宴初,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你这么久,我怕我会在漫长的等待中,对你越来越失望,我怕我会先承受不住,陆宴初,你不要再伤害我。”

    无疑,孙楚说的那句话是确确实实的,不爱就不会受伤,爱了,就会受伤,这世界上,也就只有爱能够狠狠地伤害人,爱这种东西,真的是一把双刃剑,可以给人带来温暖和幸福,可是也能化为利刃,狠狠地伤人伤己。

    陆宴初吻着她的眉心,声音很温柔,温柔的不可思议“相信我,我不会再伤害你。”

    苏黎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他,或许此刻在他的心里,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以后他也确实想要做到这样,可是他想与能否却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

    有些伤害,并不是不想就能够不造成的。

    从喜欢上陆宴初的那一刻起,苏黎就知道自己跌入了一个万丈深渊,再也爬不起来。

    从前他身边有纪澜希,他甚至都不知道她这个人是谁。

    可是现在,即使他说他心里有她,但是又能怎么样?

    她想要的是完完全全一颗心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人,她不喜欢和别人分享陆宴初的心,要是这样的话,她宁可不要。

    可现实却正是陆宴初所说的那样,很残酷,她没能先认识他,没能先让他爱上自己,纪澜希消失的这几年,她没能让他的心里只装着自己,那她就必须要接受陆宴初口中的“需要时间”。

    苏黎抓着他的手“可是我很害怕我等待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等待太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已经绝望了,如果你需要花费一辈子才能将纪澜希从你的心里摘出去,你让我怎么办?”

    陆宴初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苏黎,这不像是你,你不是一向都对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你应该相信自己,你有这个能力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心里完全就只有你一个人,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苏黎知道自己应该点头,但是心里总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很难。

    大概她的不自信,只有源于陆宴初。

    大概真的是太爱,所以特别害怕会发生什么她根本就意想不到的事情。

    见苏黎不说话,他低下头,薄唇抵在她的樱唇上,一下一下的亲吻着,没有深吻,就是特别温柔的轻吻,他再一次出声问道“好不好?”

    他眼眸里的光芒让苏黎的心为之发颤,她最终还是点头“好。”

    听到她的话,陆宴初抱紧了她,加深了这个吻。

    有的时候,人的情感需要借助一些其他的东西来宣泄,就如此刻的苏黎和陆宴初一般,几乎一整夜,他们都在做’爱,苏黎害怕自己穷尽一生都无法将陆宴初的心占满,而陆宴初同样不想让苏黎等这么久,他们的心里都这样的害怕,所以全所未有的激烈。

    而放’纵一夜的后果就是,苏黎早上起不来。

    陆宴初精力很好,早上照样起床去运动,然后按时去上班,他离开之前,苏黎还趴在床上睡得很沉。

    他本不想打搅她,今天打算让她休息一天,可是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却听到她在睡梦中说话,他走近了听到她原来在叫自己“老公……”

    听到她叫自己,陆宴初忽然很想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梦,他将她的长发撩到耳后,露出她的脸颊,低下头去亲吻她红艳艳的嘴唇。

    苏黎在睡梦中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她以为自己溺水了,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可依旧觉得自己快要缺氧。

    她很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陆宴初深邃的眸子。

    她起床气很重,自己睡的好好的,他凭什么将她吵醒?她伸手去推他“你干什么?走开。”

    陆宴初笑着看她“不用上班了?”

    苏黎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穿戴整齐了,而她却还赖在床上,可是她真的觉得浑身都疼,散架了一般的疼。

    她佩服这个男人的精力,自己实在是无法撑起来去上班。

    所以啊,有时候不能够太放’纵自己的。

    她摆着手,又躺了下来“我今天不去了。”她打算睡一整天的。

    “刚刚你在梦中一直在叫着我?梦到我了?”

    苏黎睁开眼睛瞪他一眼,昨天晚上他将她按在床上的时候,她最后实在是累了,不断的求饶,可是他还是不肯放过他,他让她叫他,他就叫他的名字,可是他说不是这样叫的,所以她就没有连名带姓的叫,他又折磨她,他问她,他是她的谁。

    她说,丈夫。

    他便诱导着问,那你应该怎么叫我?

    于是,她就叫了“老公”二字了。

    然后他就让她一直叫,她不肯叫,他就惩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