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65、现在都进医院了
    昨天晚上苏黎被陆宴初折腾的狠了,所以早上他起来出门工作的时候,她一点都没察觉到。

    幸好陆宴初终于大发慈悲,没有吵醒她。

    昨天晚上可是任由她怎么哀求,他都不肯放过她的。

    苏黎本来是习惯晚上睡觉之前就会将手机关机的,但是因为昨晚事发突然,事后陆宴初抱着她去浴室简单的洗了一下身体,那时候她的眼睛已经是完全睁不开了,全程都是闭着眼睛,任由陆宴初帮她洗的澡。

    不关机,没开飞行模式的后果就是,早上陆宴初刚出门没多久,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本来没去管,但是手机很坚强的一直在响,她便闭着眼睛,伸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总算是给她找到了手机,她看都没看,直接接听放在耳朵旁边“你好。”

    她想,这个给她打电话的人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师姐,你起床了么?”

    苏黎听出来是林晓楠的声音,她意识模糊的道“没,什么事?”

    林晓楠听出来她有起床气了,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啊,都是一个公司的人,她还是上司,总得要将事情告诉她吧?

    “霍总监他昨天晚上在酒吧被人打了,打的还挺严重的,现在都进医院了。”

    听到这些话,苏黎身上的瞌睡虫都不见了,她揉着眼睛坐起来,因为怕自己听错,所以又问了一句“你说霍景琛他……”

    “他昨天晚上在酒吧被人打的很严重。”林晓楠连忙将事情说出来。

    “你现在在医院?”

    林晓楠摇头“还没有,我打算过去看看,师姐,你要来么?”

    “嗯。”苏黎伸手顺了一下自己睡的松散的长发“你先过去,我一会就过去。”

    挂了电话,苏黎去了洗手间刷牙洗脸,她喜欢在刷牙的几分钟时间内想事情,越想越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霍景琛那种人,怎么会冲动到和别人起了冲突,而且,据她所知,他的身手也是很不错的,就算几个人同时上来,也很难可以将他撂倒的。

    能把他打的进了医院,要不就是真的遇到了很厉害的高手,要不就是对方人数十分的多。

    在酒吧,打架斗殴的事情虽然时有发生,但是怎么都轮不到霍景琛的身上才行,因为他不是冲动之人,有时候他甚至冷静的可怕。

    苏黎想不明白,她刷了牙,洗脸,收拾了一下,换了衣服然后打了计程车出门,林晓楠刚刚给她说了在哪家医院。

    她到了医院,林晓楠和霍景琛的那个新招的助理都在病房外面。

    林晓楠朝苏黎吐了吐舌“霍总监把我们赶出来了。”

    苏黎点了点头,不觉得奇怪,她看向那助理“怎么回事?”

    “霍总监昨天晚上去了酒吧,好像喝了很多酒,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和隔壁桌起了冲突,然后大家就动了手了。”

    “可是霍景琛的性格不该这样,而且他的身手也不错……”

    助理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昨天晚上他的脾气很不好,喝了很多酒不说,甚至还和人起了冲突,他确实是身手很好,但是奈何他喝了很多的酒,而且,对方人多势众,再加上他们那里有个身手同样很好的人,几人打一个人,所以霍总监就受伤的比较严重了。”

    这是警察来做口供的时候,助理从警察那里知道的信息。

    助理看向苏黎“小苏总,你要去看看霍总监么?”

    或许男人看男人总是看的特别的准,林晓楠虽然一根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常霍景琛也总是藏得深,但是过来南阳城几天,助理倒是觉察到一点猫腻了。

    霍景琛对苏黎的感情,绝对不简单。

    来都来了,苏黎是打算进去看看的。

    助理打开了门,苏黎走了进去,霍景琛背对着他在睡觉,他并不知道进来的是谁,只是听到了声音就暴怒“滚。”

    要是此刻是林晓楠的话,估计她会二话不说就离开。

    可霍景琛此刻被打的手脚都骨折了,她怎么可能会怕?

    走过去了一看,看到他手上和脚上都打上了石膏。

    霍景琛总算是看到了他,他的脸色很阴沉,语气更是冰冷“你来做什么?”

    苏黎走到他身边,甚至还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来看你的笑话啊。”

    “现在看到了,可以滚了么?”霍景琛指着门口。

    苏黎摇头“还没看够,怎么可以滚?”她顿了顿“啧,你现在的情况,似乎很糟糕,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现在这情况,怎么也得休息个两三个月吧。”

    霍景琛不单只是手脚手上,脸上,眼角和嘴角都是淤青的,所以可想而知那些人真的是挺狠的。

    “看到我这样,你很高兴吧?我不过是亲了你一下,陆宴初就按捺不住了。”

    苏黎以为自己听错,她皱了皱眉“你胡说什么?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没告诉他。”

    “你没告诉他就认为他眼瞎了看不到?你的嘴唇到现在那道口子都还在,他会看不到?昨天晚上我们在电梯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只需要稍微查一下不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你说是陆宴初让人对你动手的?”苏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霍景琛冷笑“你别在我面前装聋作哑,说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别以为陆宴初这样的警告有什么用,我一点也不后悔昨天晚上在电梯里对你做的事情,苏黎,你知不知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想得到你。”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模糊的知道,但是现在已经很直白了,霍景琛这样的说了出来。

    可是苏黎却觉得震惊,他们第一次见面?

    那时候她才多大?

    苏黎拧着眉“疯子。”

    霍景琛看着她在微笑,这算是苏黎进来后,他第一次发自真心的微笑,可是却看得苏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很不喜欢霍景琛这样的眼神,想和他对峙的,可是最后还是自己不争气,落荒而逃。

    门外,林晓楠见她没事,总算是松一口气,因为她进去的时间也不短了,但看她脸色不好,她问道“师姐,你还好吧?”

    苏黎抿了抿唇,摇头“我没事。”

    ……

    在霍景琛那里回来后,苏黎去忙了一天工作,晚上接到陆宴初的电话,他问她在哪,要去接她晚餐。

    苏黎将地址发给他。

    可能正巧离陆宴初那处并不远,所以大约十几分钟,他的车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上了车,苏黎看着男人的侧脸问“昨天晚上霍景琛在酒店被人打了,打的很严重,手脚都骨折了,身上估计也还有很多伤,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陆宴初转过头看她,嘴角勾了勾“怎么认为和我有关系?”

    “他说的。”

    “他说的?”陆宴初挑了挑眉,语气不高兴了“这么说你去医院看过他了?”

    苏黎点头。

    陆宴初的语气变得很阴森“看来我让人下手轻了,我应该让人将他打死而不只是打断他的手脚你说是不是?”

    “果然是你。”苏黎叹了叹气。

    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叫人动手的?她好像也没看到她打电话啊。

    想来是她在浴室洗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怪不得她出来的时候,他都没有察觉到。

    陆宴初“他该死。”

    苏黎“……”

    男人的占有’欲有时候真的是很可怕。

    正当她在想这些的时候,陆宴初忽然又伸出一手握住她的手,捏了一下,开车的时候不专心,还转头在认真的看着她“以后离他远一些,他对你的感情不一般。”

    连苏黎都很少会和霍景琛打交道,更别说是陆宴初了,也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霍景琛的想法了,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些事,男人特别的敏’感。

    “知道了。”经历了昨天晚上那些,早上又在医院听到霍景琛对她说那些话,苏黎心里都觉得怪怪的,很不舒服,本来就是不怎么打交道的,现在只会更加的避开了。

    陆宴初不想再将话题放在一个男人身上,尤其是这个男人是个对自己的女人有非分之想的男人,所以他换了个话题“你这里的工作忙完了没有?”

    苏黎点头。

    “我让人订机票,明天下午回去,晚上吃了饭你还想去哪里?”

    苏黎转头去看他“到处看看吧。”

    她也不知道具体要去哪里,但是马上要离开了,又想好好的逛逛,所以只能到处去,没有目的的去,走到哪里算哪里,将这里的夜市和夜景都尽收眼底就很好。

    陆宴初拉起她的手,亲吻了一下手背“好。”

    不经意间,他又看到了她嘴唇上的伤口,他眸色暗了暗。

    昨天晚上他了解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体内的那股怒火他怎么都压制不下去,苏黎以为她不说他就不知道,以为她不说他就这么算了。

    可怎么能算了呢?

    所以他找人好好的教训了霍景琛一顿,他孤身一人,又喝了不少酒,怎么也抵不过几个身手同样很好的身强力壮又清醒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