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49、陆宴初奶奶对你是真的好
    或许所有的人都觉得苏黎不冷静,情绪激动,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很冷静,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陆宴初的电话来过几次后,苏黎又给陆老夫人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陆家唯一对她好的人了。

    无论怎么样,她带着陆莞尔出去外面住,也应该要告诉她一声。

    陆老夫人在电话那头叹气“出去住也好,这段时间家里不太太平,你婆婆那个人太护短,一心认为是你害的澜希,指不定会怎么闹,你和宴初都先各自冷静一段时间吧,只是,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和尔尔,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这是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第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长辈了,苏黎心里一直都很感激她,她不顾一切的将陆莞尔带走,还说不回去陆家了,可是她知道后也没有指责她,反而支持她先出去。

    “谢谢你,奶奶。”

    陆老夫人道“别说这种话,在外面好好的就行。”

    陆莞尔从出生到现在都是陆家一个叫蓉姨的保姆照顾的,苏黎工作忙,幼儿园放学比较早,大概陆老夫人也是考虑到陆莞尔需要人接送和照顾,所以在第二天就让蓉姨过来孙楚这边了。

    本来蓉姨是打算白天过来照顾陆莞尔,晚上就回去陆家那边住的,她在安城没有房子,但是孙楚这处公寓却是三房两厅的,除了她自己住的房间,苏黎和陆莞尔再住一个,还有一个空房,孙楚觉得没必要那么麻烦,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所以就让蓉姨先在她这边住下来了,也省的每天来回跑那么辛苦。

    孙楚感叹“陆宴初奶奶对你是真的好,也是真心地疼爱尔尔的。”

    苏黎点头表示赞成。

    ……

    今天纪澜希可以出院了,早上徐傲秋就让人过来帮她收拾好了东西,这些天,她的情绪一直不太稳定,所以徐傲秋几乎是住在了医院似的陪着她,就担心她想不开会做出什么伤害到自己的事情来。

    收拾好了就等陆宴初过来接她们了,徐傲秋看纪澜希情绪还是低落,心情也是不怎么好,她拍了拍她的手“怎么了?不想回去陆家?”

    纪澜希摇了摇头“不知道,很难形容这些感觉,我不想去相信嫂子就是动手将纸张换了的人,可是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她。”

    “你现在回去陆家也不会见到苏黎了。”

    纪澜希疑惑的抬起头“怎么了?她不在家?”

    “对。”徐傲秋点头“她前几天和宴初吵架,然后就带着尔尔离开陆家了,这几天都没有回来,本来我以为她就是负气出去,但是在她带着尔尔离开后的第二天,你’奶奶就让尔尔的保姆蓉姨跟着过去了,所以我估计暂时苏黎她们是不会回来的,你就放心吧。”

    “怎么吵得这么严重?”纪澜希皱眉询问。

    这段时间因为她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徐傲秋也不想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再骚扰到她,便没有将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而徐傲秋不说,陆宴初自然也不会说,所以关于苏黎带着陆莞尔离开陆家这件事她确实一点都不知道。

    “有个人给宴初写了一封匿名信,说是看到苏黎在电梯门前贴那纸张的事情,当时他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去多加留意,后来新闻出来这件事,他才意识到苏黎在做什么,所以就给宴初写了这封信……”

    纪澜希怔了怔,双手握在了一起,她看向徐傲秋“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宴初回去就和她吵架了么?”

    “这还不能证明是她做的么?宴初自然是要为你讨回公道的,他打了她一巴掌,苏黎就带着尔尔走了,也不知道你’奶奶是怎么回事,就这样了,她还在维护苏黎那女人,对于她一声不响的离开陆家,她竟然没有任何的异议,甚至看起来还很赞同,而且还让一个保姆过去照顾她们,也不知道你’奶奶是怎么想的,我是不会放过她的,我是一定要拿那封信去警察局的,让经常找一下那个写匿名信的人,看看能不能找到,要是找到了,就有人证了,还怕苏黎么?”

    徐傲秋说了这么多,纪澜希却忽然抓住她的手“妈!”

    徐傲秋看了看她“你怎么了?怎么脸色很软就这么难看了?哪里不舒服?”

    纪澜希拿下她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摇头“我没事,妈,光是一封信也不能证明什么,有可能是有人恶作剧而已,所以你别乱来,我想奶奶也不喜欢你将事情闹大,要是闹大了,不管这是不是事实,可对陆家来说都不会是件好事,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看陆家,这对陆家的声誉会造成影响的,所以不要去警察局,而且我还是相信嫂子不会做这件事的,我只是暂时还不知道到底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她而已。”

    “你这孩子……”徐傲秋无奈的叹气,刚刚说起苏黎的时候,语气真的是咬牙切齿,可是在面对着纪澜希的时候,她永远都是慈母“你让我怎么说你,你怎么总是这么为别人着想?你这么的看她,可是苏黎可不是这么善良的人。”

    纪澜希低下头,掩藏眼眸里的真实情绪“妈,我不愿意总是将人往坏处去想。”

    徐傲秋还想说什么,这个时候陆宴初却来了,他打开病房的门“收拾好了么?”

    纪澜希点头“好了。”

    陆宴初帮她提行李,她跟在他后面,想到徐傲秋所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禁有些雀跃,虽然她失去了一个孩子,但是或许一切正朝好的方向发展是不是?

    苏黎不是已经离开了陆家,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离开,但是她和陆宴初之间的矛盾在不断的扩大,听说在她还没有回来之前,他和苏黎两人之间相处的还是可以的,起码可以相安无事,苏黎好像也没有像是这次这样,头也不回的带着陆莞尔就离开了陆家。

    所以,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她此刻看着陆宴初的眼神是带着痴迷的,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轻易放手。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她绝对不会再将陆宴初推离自己的身边,至于苏黎,就像是徐傲秋所说的那样,不属于她的东西,她就不该痴心妄想。

    陆宴初感觉到身后的人一直在看着自己,他转过头,刚好和纪澜希还没来得及转移开的眸光对上,他问“怎么了?”

    纪澜希很镇定,一点被抓包的尴尬表现都没有,她很自然的就将话题引到苏黎的身上“我听说嫂子她带着尔尔离开了陆家?是不是因为我所以才……”

    听到纪澜希提到苏黎,陆宴初的脸色就有些冷,那个女人着实是他的克星,前些天他和她争吵过后,她二话不说就带着陆莞尔离开了陆家,甚至他打电话过去她都不接。

    他明明恨她恨的牙痒痒的,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到她,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却有些想见到她。

    他有这一想法,甚至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陆宴初很清楚,要是在以前的话,有女人敢这么对他的话,他不会再去理会那个女人,可是可笑的是,他对苏黎竟然就做不到如此。

    这段时间,陆宴初拼命的让自己不要去想苏黎,她要怎么样都随便她,要回去陆家或者要一直住在外面以后都不回来了,更甚至她想要离婚,都可以。

    他刻意去遗忘有这么个人,但是今天经纪澜希这么一提,他才知道,自己之前真的是很“刻意”而已。

    纪澜希看他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陆宴初摇头,将她的行李放在车上“和你无关,上车吧,别想太多。”

    回到了陆家,就如同纪澜希所想的那样,家里没有苏黎和陆莞尔的身影,她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觉得自责,内疚,但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开心的。

    慢慢来,将来一切都会实现的,她想要的东西也都会拿回来。

    陆家。

    陆老爷子约了几个朋友在茶房喝茶下棋聊天,而陆老夫人则坐在客厅打电话,似乎是给陆莞尔打的电话,因为陆老夫人此刻笑的特别的慈爱,而且电话那头还有可爱稚嫩的童音传来。、

    陆莞尔在唱一首生日歌,陆老夫人眉开眼笑的听着她唱完“谢谢我的尔尔,晚上记得和妈妈回来吃饭。”

    听到陆老夫人这话,纪澜希怔了怔,她想了一下今天的日子,才记起来今天是陆老夫人的生日。

    以前,为了讨陆老夫人喜欢,她每年都会将她的生辰记得清清楚楚的,但是今年,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她心情低落,所以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没想到竟完全就忘记了陆老夫人的生辰了。

    “宴初,奶奶生日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纪澜希小声的道。

    陆老夫人的生辰,陆宴初自然是记得的“没关系,奶奶不喜欢热闹,只是想一家人吃个饭便可。”

    往年也为她的生辰大搞过,但其实陆老夫人不太喜欢,她年纪大了,是喜欢热闹的场合,但不是那些充满迎合,虚假的热闹场合。

    那都是假的,来的人也都是为了巴结陆家而已,不是真心的,相比于这些,她还是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