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48、陆宴初,我感谢你
    苏黎走到他面前,抬起头看着直视着他的眼睛,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的笑了起来“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话和你说?我要解释一下还是要辩解一下?”

    “你要是相信我的话自然不用我多说什么,可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说什么都没有用。”

    苏黎这样的态度惹怒了陆宴初,他是想好好的和她说话的,但是这个女人似乎从来都不肯好好的听他说话,每次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刺。

    陆宴初强迫自己忍耐着“和我说说当天的事情。”

    “当天的事情这几年你在医院纪澜希应该和你说了很多遍吧?再从我这里听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反正你相信纪澜希就可以,至于你要怎么看我,无所谓。”

    陆宴初实在是冷静不下来,大概也就只有这个女人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的挑战他的耐性了,每次遇到她,他的耐心几乎就要被她耗尽。

    “苏黎,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非得每次都要这样么?”

    苏黎笑了笑“抱歉,我也想好好说话,但是我发现我在面对你的时候,根本无法好好说话,如果你今天回来是要问我那天的事情的话,我刚刚该说的已经说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恕不奉陪。”

    陆宴初硬挺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去路,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扔到她面前“下午我刚刚收到的信,这人说那天在万达广场看到过你和澜希的身影,他说你曾经站在电梯门前了许久,还说亲眼看到你在贴纸张,你怎么说?”

    苏黎都没有去看那封信,她觉得没有必要,她也觉得可笑,那人说看到她在贴那纸张?她怎么不记得自己去碰过电梯上的纸张?

    她嘲讽的笑了笑“我说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的陆先生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原来啊,是来向我兴师问罪来了,写这信的人要是真的看到我在弄那纸张,很简单,他可以去警察局啊,既然找到人证就该把我抓起来,为什么还让我逍遥法外?”

    “你别以为我们不敢!”旁边有一道尖锐而充满了怒火的声音插进来。

    徐傲秋将掉落在地上的信捡了起来,打开来看,看完后她扬着手中的信,怒气冲冲的看着苏黎“这都有人证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黎的态度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我无话可说,你们可以去警察局。”

    “你……!!”

    徐傲秋快被苏黎被气疯了,指着她快要说不出话来“苏黎,我告诉你,不要太嚣张,别以为我们拿你没有办法!”

    苏黎真是厌恶极了每次都和他们争吵,转身就走,徐傲秋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你看看这个女人,做了这样的事情却还是这样的态度,难不成我们陆家人就这么好欺负?”

    陆宴初没有听她说完,人已经追上去。

    苏黎回到房间还没来得及关上’门,陆宴初用手挡住房间门,紧接着,他走了进来。

    “你还有什么事?我说了这件事我不想再多说,你们要怎么做随便你们,我不在乎,所以不要再来找我。”苏黎的语气很不好。

    陆宴初同样也被她气的理智都快没了“苏黎,你这么回避这个问题让我很怀疑事情的真相,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苏黎同样也没了理智“对,就是我做的,满意了么?我就是看不过纪澜希,既然是我看不过眼的人,刚好有那么一个机会在我的面前,所以我为什么要放过大好的机会?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她。看她消失看她出事我可真是高兴,我甚至觉得为什么她会这么命大,六年前的飞机失事她没上飞机,电梯故障她也不过是没了个孩子,受了点轻伤,她为什么没有死?”

    “苏黎!”声音几乎是从陆宴初的牙缝里挤出来的,所以可想而知他此刻的怒火到底有多恐怖“她不过是没了个孩子?你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没了孩子对于她来说到底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

    苏黎挣脱开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不知道,我也无法感同身受,不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有感觉,对于那个孩子我甚至是厌恶的,因为它是你和纪澜希偷’情的野’种……”

    “啪——”的一声,苏黎的脸被打的往一边偏去,脸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是她似乎已经麻木了,因为脸上的痛再痛也痛不过心脏上的。

    从小到大的教育让陆宴初有良好的休养,他从来都不会对女人动手,无论他有多么生气,很多事情,他总能很快就做到冷静,可是今天,他听到苏黎说这些话,那些怒火是怎么都止不住,他尝试过要压制下来,但是不行,刚刚手扬起来的那一刻,他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动手,这个女人是苏黎。

    从房间外面快速的冲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她挡在苏黎的面前,看着面前的男人“爸爸,你为什么打我妈妈?”

    陆宴初从女儿的眼神中看到了责备、戒备和警惕。

    他的心像是被狠狠地砍了一刀般的疼痛。

    大概力气太大,苏黎的脸颊上迅速的肿了起来,陆宴初想伸手去触碰一下,但是还没碰到她,就被她用力的甩开手,她此刻的语气很冷静,冷静的可怕“陆宴初,我感谢你,感谢你这巴掌将我对你仅存的最后一点的感情都打没了。”

    她抱着陆莞尔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陆宴初想要出声,但是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张了好几次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

    苏黎带着陆莞尔上了车,开车离开了陆家,她没哭,在陆莞尔面前,她不会哭。

    可是陆莞尔哭了“妈妈,你痛不痛?”

    苏黎在前面开着车,闻言回过头“妈妈不痛,可是你的脸上都肿起来了,怎么会不痛?妈妈,你去看看医生好不好?”

    陆莞尔还小,她以为受了伤都要去医院才能好。

    她哭的厉害,小小的身体一抽一抽的,苏黎心疼,将车开到街边药店门口停下来,将她抱下来,给她擦拭眼泪“尔尔别哭,妈妈去买点药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好不好?”

    陆莞尔揉着眼睛点头“好。”

    进去可药店,苏黎让店员帮她找了消肿药,脸上的伤一看就是别人打的,那店员年纪还小,此刻眼神充满了同情的在看着苏黎,大概是觉得她或许是遭遇了什么“家暴”事件吧,所以觉得她可怜,又看到陆莞尔哭成这个样子,她便主动道“我帮你上药吧。”

    苏黎感谢她的好心“谢谢。”

    在店员帮苏黎上药的时候,陆莞尔一直在旁边看,最后上完了药,她用小手触碰了一下苏黎的脸“妈妈,还痛不痛?”

    苏黎亲亲她的脸颊“不痛了。”

    “真的么?”

    “真的。”

    “我再也不喜欢爸爸了,爸爸他太坏了,怎么能打妈妈。”陆莞尔的语气充满了气愤。

    本来陆莞尔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小女孩就很招人喜欢,那店员走到门口看她们离开,结果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她摇头叹息,觉得这对母女太可怜了,又觉得那个“家暴”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苏黎是不知道这店员会脑补出这么多的,她带着陆莞尔离开,她不想回去陆家,更不想回去苏家,毕竟那里还有江曼荷母子几个,在苏家住,她是无所谓,可是估计陆莞尔都会遭受来自江曼荷母子几个的欺负。

    他们那种人,谁也说不定他们会做出什么事,而苏黎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什么都注意到。

    所以,她不会让陆莞尔遭受这些。

    正当苏黎在想着这件事的时候,陆莞尔出声问道“妈妈,我们要去哪?不回家了么?”

    听到陆莞尔说这句话,苏黎的心忽然就被刺了一下,有时候大人之间的事情,最受伤害的却是孩子。

    苏黎低头问她“尔尔想要回家么?”

    陆莞尔摇头“我虽然舍不得曾奶奶,但是爸爸会打妈妈,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苏黎揉揉她的小脸“那我们就先去外面住,等到你愿意回去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陆莞尔很乖的点头“好。”

    苏黎也有自己的房产,都是当年她母亲给她留的,只是从来都没有去住过,一下子就住进去自然不行,还要找人先收拾一下才行。

    孙楚有男朋友,去她那里住不太方便,但是林晓楠那里太小,苏黎思考一下,发现还是只能先去孙楚那里,只能等让人将房子收拾好了再搬过去才行。

    因为是周末,刚好孙楚也在,到了她那里的时候,她才刚起床,没办法,她嗜睡,放假的时候都要睡个天昏地暗的。

    苏黎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苏黎很气愤,看着苏黎的脸“他竟敢打你?混蛋!”

    “别去别的地方住了,就住这吧,还和我有伴呢,何况我也可以帮忙照顾尔尔对吧?”

    苏黎犹豫“可是你男朋友。”

    “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住这。”孙楚一脸的不在乎。

    苏黎答应下来,陆宴初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进来,她没接,放在茶几上任其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