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46、是她将孩子作没的
    他觉得感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不必要去理会其他人,而陆家人作为他的家人,他们能支持能赞成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如果他们为了可笑的理由而硬是要将他们拆散的话,他们为什么要顺着他们这些可笑的理由而去做事。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是怀上个孩子又怎么样?

    陆宴初那时候不想为了任何事任何人而去做这些在他看来很可笑的事情。

    但是虽然他不赞成这么做,可是纪澜希却偷偷瞒着他,在安全套上做过手脚,她为的就是怀上一个孩子,这样无论如何陆家人应该就不会再那么阻挠她和陆宴初在一起了。

    可是她这么偷偷做了大半年的时间,却还是没能怀上孩子,她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原来她的身体不好,医生说她很难怀上孩子。

    这在当时大概给她的打击也实在是太大,所以她最后才会那么没有安全感的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安城。

    她本来就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对自己极度不自信,在发现自己很难怀孕之后,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似乎都被压垮了,当时只想着能够逃离。

    所以,这大概是为什么她都怀孕了一个多月了却半点都不知道,因为她身体的原因,所以她压根就不会往那边想去。

    陆宴初当天晚上一直留在医院陪着纪澜希,第二天因为陆氏有事情急需要他回去一趟,所以就回去陆氏了。

    这个时候纪澜希还没醒来。

    在下午的时候,徐傲秋都急死了,纪澜希才醒过来。

    纪澜希不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她一睁开对上的是徐傲秋的担忧双眸,她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却被徐傲秋阻止“慢点,澜希,你感觉怎么样?”

    “妈,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一天了,快吓死我了……”

    徐傲秋边说边往她的背后放下一个枕头,再给她递了一杯水“饿么?”

    纪澜希摇摇头“我不想吃,妈,为什么我觉得好痛?”

    徐傲秋立刻就着急了“哪里痛?”

    “浑身都痛。”其实在电梯掉下来的那一刻,她已经意识到或许自己怀孕了,因为她当时觉得小腹很痛,下’身还一直流着血,那时候她很慌,她也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是后悔也没什么用了,因为她什么都做不了了。

    她当时很害怕,真的很害怕,自己想过一切的后果,但是唯独没有想到她怀孕了,她当年那么辛苦想要怀上陆宴初的孩子,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谁能想到,就那一晚,那充满了意外的一晚,她竟然就怀孕了。

    纪澜希小腹上还在隐隐作痛,之前还只是猜测,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无比的确定,她怀孕了,真的怀了陆宴初的孩子。

    可是她到底都做了什么蠢事啊!

    纪澜希流着泪,声音沙哑,脸色的表情充满了懊恼与痛苦“妈,我是不是怀孕了?”

    徐傲秋心疼的包住她“澜希,你听我说,你不要太伤心了,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知道么?你以后还会有孩子的,我保证。”

    纪澜希的眼泪是怎么止都止不住,她不断的摇头“不会有了,真的不会有了,我的身体这么差,能够怀孕已经是奇迹,奇迹又怎么可能会发生两次?我知道这是老天爷在惩罚我……”

    惩罚她为了得到陆宴初而铤而走险的想去陷害苏黎,可是现在,她却将自己的孩子都给作没了。

    她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时她看到电梯门上贴着的那纸张,脑海里控制不住的形成了一个想法。

    苏黎说得对,她从回来的那一刻就是怀着目的的。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悔恨,懊恼中度过,她后悔自己当年那么随便就放弃了陆宴初,她想回来尝试一下,看看他还能不能回到她身边来。

    她对陆莞尔好,也是想要从各方面入手,她不想放过任何的一个机会。

    她千辛万苦才趁陆宴初被下药的时候,爬上他的床,但其实她没想过自己会怀孕,她只是知道也肯定陆宴初心里一定还有她的位置,毕竟,他们当年那么的相爱,可是自从她回来后,陆宴初却不愿意再和她在一起了,他好像真的要将她当成妹妹一般了。

    往后她都要和他做兄妹,这一事实怎么可能让她接受?

    所以徐傲秋提出那件事情,她虽然在当时反驳,但其实内心深处却为之所动。

    是啊,这确实是个办法,先和陆宴初发生关系,先打破这一层障碍,至于以后,她便有借口去做很多事情了。

    她想的就是这样而已。

    她将苏黎约出来,在她面前说那些话,也不是真心的,她那几年已经在国外过够了一个人的孤孤单单的生活了,又怎么会再次出国?

    她不想再去过那样的生活。

    她说那些,只是想让苏黎放下警惕而已。

    她知道陆老夫人和陆老爷子挺喜欢苏黎的,认为她能够对得起陆宴初妻子这个身份和地位。

    那是她追求了那么久的位置,可是最后却落到了苏黎身上,她不甘心,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看到电梯故障的那张纸,她当时就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这边其实没有监控,所以她便想出了这么一个计划。

    她想逐步的瓦解苏黎在陆家人心里的信任。

    大概谁都没有想过,有人会让自己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吧,可是纪澜希一直都是对自己比较狠的人。

    电梯故障,她在里面或许会丢了命或许最后会残疾或许会只是受了点小伤,可是她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她只能这么赌一把。

    她便趁苏黎带着陆莞尔离开后,将那两张纸调换了。

    然后,她就出事了。

    徐傲秋没有听明白这个惩罚到底指的是什么,她此刻一颗心都揪着,很心疼纪澜希,紧紧地抱着她不松开“澜希,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妈会担心的,你振作起来,你放心,谁欺负了你,我都要为你讨回公道的,都怪苏黎,都怪那个狠毒的女人,她怎么能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纪澜希此刻在悔恨和懊恼中煎熬着,所以也没有心思去管徐傲秋说了什么,只是她却怎么都不能停止哭。

    她实在是太伤心了,她的心实在是太痛了,她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眼神空洞而麻木的一直看着前方。

    “澜希,你说说话,你不要吓妈啊……”徐傲秋无措的道。

    病房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陆宴初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徐傲秋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她连忙走上前“宴初,你来了就好了,你快劝劝澜希,让她不要这么伤心,她最是听你的话了。”

    纪澜希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连陆宴初进来了她也没有注意到。

    陆宴初走到她面前,大手轻抚着她的长发,声音有些沙哑“澜希……”

    听到他的声音,纪澜希终于回过神来,看向她,紧接着她伸出双手紧紧地将他抱住,她哭道“宴初,我们的孩子没了,没了,我还不知道它的到来他就没了,宴初,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此刻的悲伤和痛苦,陆宴初感同身受,他伸手将纪澜希瘦弱的身体抱住“澜希,不要这样,这个孩子和我们没有缘分,所以你不要这么伤心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陆宴初的话还没说完,纪澜希忽然抬起头看向他“如果这个孩子没有流掉,你会让我生下这个孩子么?”

    陆宴初被她的话问的怔了怔。

    他此刻也在心里问自己,会么?

    如果这个孩子没有流掉,他会让纪澜希生下来么?

    也许会的,毕竟纪澜希很艰难才能怀上孩子,毕竟她的身体不好,如果强硬的让她打掉孩子的话,也许有可能这辈子她都怀不上孩子了、

    陆宴初自问自己的狠心,从来都无法对着纪澜希。

    她此刻这样的哭,让陆宴初的一颗心都揪紧的厉害,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因为她实在是太痛苦。

    “会,我会让你生下来的。”

    听到陆宴初说的这句话,纪澜希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忽然又哭了,所以说,她真的是完完全全自己作的。

    是她将孩子作没的。

    她以为这辈子她都无法做一个母亲了,她本来也有机会能够拥有自己亲生的孩子的,可是没有了,再没有了。

    “我以后都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纪澜希哀伤的道。

    本来怀上孩子就是意见不容易的事情,如今她还流掉了孩子,她的身体又不好,怎么可能再有?

    而且,就算她的身体好了,可陆宴初却不一定会再给她这个机会,她兴许再也没有机会怀上陆宴初的孩子。

    “不会的,不会的,澜希,你一定会再有自己的孩子的,你别胡思乱想,你一定会有的。”徐傲秋在旁边不断的强调,她还看向陆宴初“宴初,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