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41、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就应该归还
    听到苏黎这么说,孙楚也很不好过,苏黎是不甘心就这么让他们在一起了,可是这样子耗下去真的好么?

    孙楚不知道。

    她只怕到了最后受到最大伤害的是她自己。

    “回去吧,乖,别喝了……”孙楚扶着苏黎站起来,看了一眼她红红的脸,无奈的叹气道“阿黎,不爱就不会受伤,所以你要是不想再被陆宴初伤到,你就要学着不要再去爱他了,这样的话,无论他做什么你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你占着陆太太这个位置,也就能肆无忌惮的去反击陆宴初和纪澜希了,知道么?”

    不爱就不会受伤……

    苏黎抬起有些迷离的双眸看着夜空,嘴角自嘲的勾起,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知道和能做到,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

    陆宴初找了整整一夜,凌晨六点钟的时候,他接到陈彧的电话,才知道她被孙楚接回去了,如此以来,他也就安心了,便开车回去陆家。

    陆宴初早就猜到,昨天晚上他和苏黎闹成那样,又怎么可能不惊动陆家人?

    最起码,在陆家发生的事情,还什么都别想逃过陆老夫人的眼睛。

    刚跨进家门,陆宴初就被告知陆老夫人在等他了。

    陆宴初揉了揉疲惫的眼睛,去了陆老夫人的房间。

    陆老夫人的脸色不太好“对于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宴初,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奶奶不是早就知道了?”陆宴初一整夜没睡,嗓子不太舒服,说出来的声音有些沙哑。

    陆老夫人看着他“宴初,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我原本以为经过这么多年了,你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的,可没想到,在感情上,你还是这么糊涂。”

    陆宴初抿着薄唇,没说话。

    “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和阿黎离婚?”

    “我没这样的打算。”陆宴初终于说话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陆老夫人问出这句话之后,陆宴初又陷入沉默了,陆老夫人摆摆手“罢了罢了,我老了,你这些事我不想再去管了,你自己处理好吧,只是你需要记住,人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我希望你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我知道了。”

    陆老夫人也不愿意多说了,其实她是比较看重苏黎的,怎么说她都给陆家生了个孩子,而且她的性格也更为的适合陆宴初。

    但这些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很多事情,感情的事情还是需要当事人自己处理、

    从陆老夫人的房间出来后,陆宴初在走廊处遇到了纪澜希,她问“嫂子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陆宴初点了点头,纪澜希满脸的愧疚“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这可怎么办?要不我去找她解释一下?”

    “不用了。”陆宴初认为没有必要,事实就是事实,让纪澜希去解释算什么?为自己开脱么?

    “可是这也并非是你的错,我可以告诉她,你这是吃了那些药……”

    陆宴初的眼神有些锐利“然后呢?和她说是妈给我下的药?”

    纪澜希说不出话来,陆宴初越过她,往房间走去了。

    ……

    所有人都以为苏黎昨天晚上从家里离开后,应该不会轻易回到陆家来的,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回来了。

    众人心思各异,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但是苏黎只是不想被人可怜不想别人看笑话。

    只是,回来后,她就和陆莞尔睡在一起,和陆家的谁都说话,但是除了陆宴初和纪澜希。

    陆宴初尝试过找机会想要和苏黎好好的聊聊,但是没有办法,苏黎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

    这情况好像就这么僵持下去了,纪澜希首先就看不下去了,这天晚上,苏黎没有回来吃饭,在大家吃完饭都陆续离开客厅后,纪澜希坐在沙发上等。

    晚上八点半,苏黎回到陆家来,起初她并没有注意到客厅还坐着人,换了鞋子她就往楼上去,纪澜希追上来“嫂子。”

    发生了这些事,如今苏黎再听到纪澜希叫她嫂子,她就觉得讽刺又搞笑“你是不是叫错了?”

    纪澜希的脸色一白“我是特地等你回来的。”

    “有事么?”苏黎抬了抬眉眼,语气也没什么波澜。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想和你说说,这段时间我看到你和宴初两个闹成这样,我心里也不好过,我希望你不要怪他,那件事真的和他无关……”

    苏黎出声打断她的话“和他无关和你有关么?难不成是你趁他喝醉的时候爬上他的床?他醉的一塌糊涂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想说这一切都是本能?”

    我:

    苏黎的话可以说是毫不留情了,纪澜希哪里听过别人说这样的话,脸色越来越白了“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这样的不善言辞还是被苏黎的话逼成这样子,总之她断断续续的,眼神真挚,似乎很想将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都交代清楚,但似乎什么都说不清楚,说了这么多苏黎也没有听出什么所以然来。

    苏黎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再听下去了“纪澜希,其实你在我面前不必要这样子,你该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样,你这样,不累么?从你回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不是单纯的想安城的人了,所以才回来的,你是为了陆宴初回来的,我说的对么?你叫我嫂子也不是真心实意的,你在想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和陆宴初这件事,你要是说这其中没有半点你的作用,我不相信,既然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你没必要再这样子,你演着累,我看着也觉得堵心,不过纪澜希我告诉你吧,我不会和陆宴初离婚的,所以你别妄想你回来了我就要将一切都给你,陆太太这个位置你别以为本来就属于你的,我应该物归原主……”

    苏黎的咄咄逼人似乎将纪澜希逼到了一定的境地,她慌乱无措,眼眸里全是眼泪,她摇着头“我没有,我不是……”

    苏黎还是欣赏那些坦坦荡荡的人,就算你是真的回来和她抢陆宴初的,但是你光明正大的将你的想法说出来也好过如此。

    有时候,故作姿态其实比理直气壮更让人厌恶。

    苏黎笑了笑“有没有你心里最清楚。反正这个位置我不让这辈子你就休想得到,你要和陆宴初在一起,可以啊,那就做一辈子的小’三吧?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想必滋味也不好受,你以后有了孩子,也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但这一切你就慢慢的受着吧……”

    “嫂子……”

    纪澜希刚说两个字就被苏黎打断“说起来你和陆宴初也没有血缘关系,而且他好像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他的妹妹,他可是想让你当他的情’人呢,你怎么能叫我嫂子,所以别这么叫,以后请叫我的名字。”

    纪澜希眼泪哗啦啦的滚落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的误解这么深,原来自从我回来你就认为我别有心机了,可是我真的没有,我是真心将你当成自己的嫂子了,无论怎么样,那天晚上的事情确实和宴初没关系,我看到你们这样,真的觉得不好过,这件事情,你要是觉得错在于我那就在于我吧,我没关系,只要以后你和他好好的就好了,如果你真的这么厌恶我的话,那我离开陆家离开安城可以么?你能不能原谅宴初?”

    听听这话说的真的是情真意切,可是苏黎怎么觉得那么刺耳呢?

    她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纪澜希却在这时候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嫂子,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也一定要原谅宴初……”

    “放开我。”苏黎就算是脾气再好也不想再忍受,更别说她本来脾气就算不得好。

    苏黎甩开她的手,她摇晃了几下,站在楼梯马上要摔下去,徐傲秋从房间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连忙走上前拉住了她。

    徐傲秋担忧的看着纪澜希“澜希,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纪澜希好像也受了惊吓,脸色苍白,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梨花带泪的,别提多楚楚可怜。

    徐傲秋看到她这样就心疼了,瞪着苏黎“你到底怎么回事?苏黎,你的心肠怎么这么坏?你是不是想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推澜希下楼?”

    苏黎笑了下“我要是想推她下楼,您拉的住她么?”

    “你……”徐傲秋气的不轻,拉起纪澜希“你这是做什么?和她有什么好说的?你当她是嫂子,她可没当你是妹妹……”

    她想将纪澜希拉走,但是纪澜希道“妈,这是我和嫂子之间的事情,您就别掺和了,让她和宴初闹矛盾,是我的错,嫂子怪我都是应该的,我只希望他们能和好如初,千万不要因为我而吵架。”

    “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徐傲秋不允许她将所有的过错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她看向苏黎“苏黎,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闹下去有意思么?我要是你就该乖乖和宴初离婚,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就应该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