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40、我会让你抱着这个遗憾过一辈子!
    陆宴初放在苏黎肩膀上的手僵住,苏黎也什么话都没说,就是静静地看着他,但他此刻就觉得她这样的眼神,就相当于在凌迟他。

    他没有将手收回去,只是道“苏黎,你听我说。”

    “你说,我听着呢。”苏黎此刻都佩服自己,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就在刚刚,她本想下楼来倒牛奶的,但是无意中看到陆宴初站在门边的身影,她还在奇怪他在那里做什么,怎么不进来,她走过去,可是下一刻就听到他和纪澜希的谈话了。

    很难形容她听到他们发生关系时候她的心情,她只知道自己不想再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话,她怕她听到更多的在她心上狠狠扎刀子的话,所以她想,他们是不是在商量怎么将她摆脱,怎么才能在一起?

    苏黎想起上次自己过生日的时候,陆宴初不但记得她的生日,竟还特地给她送花了,还到苏氏去接她了,她就觉得可笑又讽刺。

    陆宴初却不知道应该从和说起,苏黎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只是个意外,我……”陆宴初如何解释自己的母亲给自己下药的事,无论如何徐傲秋都是生他养他的人,而苏黎,是自己的妻子,他实在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些。

    “我那天晚上喝了很多的酒,当时纪澜希就在我的身边,这是意外,苏黎,真的是意外……”大概因为双方开始的十分的畸形,所以其实陆宴初从来都没有在苏黎面前解释太多……

    但这一次不一样,苏黎一直特别的在乎纪澜希,可是听到他和纪澜希发生了关系了,可想而知她心里面要怎么想。

    但饶是陆宴初再想解释,也抵不过这就是个事实,是事实又该怎么解释?

    再多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

    “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和纪澜希都没有回来的那天晚上?”怪不得第二天她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一整天,然后还消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所以,她是觉得愧对谁?

    苏黎不想让她觉得是在愧对自己,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可怜虫,她不需要别人的愧疚之情。

    “苏黎,以后不会了,这是最后一次,所以你能不能……”陆宴初此刻才发现“原谅”二字有时候要说出来真的很艰难。

    “原谅你么?”苏黎替他将话说出来“陆宴初,你也需要我的原谅么?你不是说过这是各取所需的婚姻么?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不需要忠诚,所以哪需要原谅?”

    可是陆宴初你是怎么做到将我捧到你面前的心伤的伤痕累累的?

    苏黎没有哭,没有闹,相反的是她很平静,平静的可怕,也许陆宴初应该觉得高兴,高兴她的懂事,但是他此刻没有任何的释然,只是觉得慌。

    苏黎说完,拿开他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陆宴初却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有些沙哑“苏黎,你可以朝我发火,可以朝我闹,这是你的权利。”

    相对于她现在的平静,他反倒是希望她能闹起来。

    因为她此刻的平静,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苏黎甩开他的手,对他大声道“如何和你吵,如何和你闹?这一切不过是我痴心妄想而已,陆宴初,或许我本来就不该对你抱有任何的希望,这样你就不能够伤我一分一毫了……”

    也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被他弄得满身是伤。

    苏黎眼睛红红的,她伸手将眼角的眼泪擦干“陆宴初,纪澜希回来了,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了和她在一起?我告诉你,你妄想,我不会和你离婚的,这样纪澜希就永远是个第三者,你们永远都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你不是爱她么?给不了她应该有的名分,你是不是觉得很遗憾?我会让你抱着这个遗憾过一辈子!”

    苏黎说完跑了出去。

    她的速度很快,跑出房间,拿着车钥匙就开车离开了。

    陆宴初原本以为她是想去别的房间,他觉得让她冷静下来也好,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之间谁的情绪都不稳定,等稳定下来再好好的谈谈。

    可是最后佣人却上来告诉他,她开着车出去了。

    这么晚了一个人开车出去,陆宴初不放心,所以拿过车钥匙打算开车去追。

    徐傲秋还没睡,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有人和她说了,她猜测苏黎应该是知道陆宴初和纪澜希的事情了,从楼上下来,她对正想离开的陆宴初说“别去追了,给点时间她冷静一下,这是她迟早要面对的事情,她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一直霸占着你妻子的位置不成?”

    在她认为,这就不是属于苏黎的东西!

    她不能无耻的一直霸占着!

    而她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拿回本就属于纪澜希的东西而已,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够了!!”陆宴初拳头紧握,眼睛布满红血丝的看着徐傲秋“做出这些事,你是如何有脸还在这里说这些话的?”

    徐傲秋到底是长辈,此刻在佣人面前被自己的儿子训斥,她觉得很丢脸,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宴初,你……”

    陆宴初却再没有心思和她说话,走出去去车库开了车追出去。

    路上,她不断的给苏黎打电话,但她不知道有没有将手机带出去,一直无人接听。

    陆宴初想打给她的朋友,但是却不知道她朋友的电话,想去找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前往哪个方向,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他对苏黎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他不知道她的朋友圈到底有哪些人,也不知道她最经常去什么地方。

    但他知道,她不会回到苏家去的,只是这么晚了,她还能去哪?

    ……

    苏黎在路上一直开着车,没有目的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如果母亲还在的话,她一定会回去苏家,她一定会将自己的委屈和她说,她一定会抱着她告诉她,她爱陆宴初爱的有多辛苦,她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的尊严,可是遇到陆宴初,这些都没了。

    她变得卑微又可笑,她总是觉得无论怎么样,时间久了,陆宴初总会对自己改观,他总有一天也会像是自己爱他这么的爱着她的。

    但其实是不是她想错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日久生情?

    纪澜希回来了,她就必须要让位了么?

    晚上十点多,她一个人开着车在人烟稀少的街头上,这样的问自己。

    她在陆宴初面前强忍着眼泪,可此刻眼泪却像是绝了堤一般,任凭她怎么擦拭都少不了。

    最终她将车停在了海边,给孙楚打了电话。

    大半夜的,接到苏黎这样的电话,孙楚觉得心疼极了,她打了车前往她所在的地点。

    秋天的海边人烟实在是稀少,这片沙滩,要是在夏天的话,很多人都会聚在这里的,可是现在这里,实在是冷。

    除了路边的灯光,就只有不远处有一处自营的小卖部开着门了。

    孙楚赶到的时候,苏黎已经从车上下来,坐在沙滩上,她脚边放着很多的啤酒罐,想必是从那小卖部里买来的。

    “这是怎么了?怎么喝这么多酒?”在电话里,苏黎也没说是怎么回事,就是哭着说她难受,问她能不能来陪她?

    本来孙楚还以为估计她和陆宴初又吵架了吧,可是看这情况,似乎挺严重啊。

    苏黎见她来了,拉着她坐下来,打开一瓶啤酒递给她“你来啦?来,我们喝酒。”

    孙楚无奈“我也喝了酒,一会谁开车回去?难不成我们要睡海边?”

    “也是。”苏黎点点头,又将递到孙楚面前的啤酒拿回来“那我喝吧。”

    孙楚连忙制止“你也别喝了,喝这么多酒做什么?你在这里吹多久的风了?冷死了,怎么穿的这么少?”

    还好孙楚想到这是海边,所以出门的时候给苏黎拿了一件外套。她将外套披在苏黎身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和陆宴初吵架了?”

    感情这东西,付出的最多,最先爱上的那个,总是吃亏的,像是苏黎,也只有陆宴初这个男人能让她这样了。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时候孙楚觉得,这么辛苦,何必,要不就离婚好了,可是,要是能这么简单就好了。

    “陆宴初和纪澜希在一块了,他们在一块了,我是不是要让位?”苏黎已经醉的不轻,靠在孙楚肩膀上,哭得像个孩子。

    纪澜希,孙楚是知道的,听到苏黎这么说,她愣了一下“在一起了?陆宴初这个王八蛋!”她咬牙切齿的“所以,陆宴初要和你离婚?让你让位?”

    苏黎摇着头。

    “离就离,谁稀罕?!”孙楚很生气嘴角挂着冷冷的笑。

    苏黎的眼神有些落寞,她笑了笑“让我离婚成全他们?哪有那么简单,往我身上扎刀子我还必须要让位了么?我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人么?我就拖着不离,我要让纪澜希一辈子见不得光,我要让她永远都是个第三者,永远都是别人婚姻的破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