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前夫,请接招苏黎陆宴初 > 021、只是将事实告诉你们
    苏黎的反应让陆宴初愣了一下,这样子的她似乎又回到了他们之前的相处,好像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都不存在了。

    陆宴初没说话,她又继续道“回来和我签字离婚的?带离婚协议了么?”

    陆宴初觉得在这段婚姻当中,一定是他先喊停的,但是没想到她却也能将离婚这两个字说得这样的轻松。

    他黑眸一眯“这么着急要离婚,是因为沈渭南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无缘无故就提到沈渭南,苏黎细细的想了一下就能知道,他肯定是看到沈渭南将她送回来了。

    “老公,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样未免太自私霸道了些,你看看我,就没管你在外面的女人吧?所以你也别管我好么?再说了,我们俩可就要离婚了是吧?所以我和谁在一起,与你无关……”

    苏黎说着,轻笑一声,往房间走去,她拿了浴袍进去了浴室,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陆宴初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下来,茶几上放着一台电脑,是开着的,也没有设置密码,他点了点鼠标,画面就出现了,是苏黎的微博网页版。

    他本来只是随意的看看,也没有要看她微博的意思,只是刚好苏黎的一条微博内容吸引到了。

    这条微博是苏黎转发一个叫“未来小马甲”的大v的,上面放了通篇的都是陆宴初很久没有回去陆家,也许马上就要和他的原配妻子离婚了的各种实证,“未来小马甲”列了这么多所谓的证据之后,发文道“要是陆宴初和他妻子苏黎不在三个月内离婚,我裸奔。”

    大概因为是大v,所以围观人数特别的多,很多人都在下面评论“坐等小马甲裸奔。”

    而苏黎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当然,她的微博是私人的,所以人家也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她转发后,配上文字“小马甲,你身材好么?不好的话到时候裸奔会丢人现眼。”

    也就是说,苏黎认为他们会在三个月内离婚?

    陆宴初靠在沙发上,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长指轻轻地在那处敲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当这个时候的他,就是在思考事情。

    然后,他拨通了陈彧的电话。

    ……

    苏黎洗了个澡出来,陆宴初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她也没怎么在乎,今天她累极了,所以去找了吹风机吹了头发后,她就躺在床上打算睡觉了。

    只是她这个人有个坏习惯,在睡觉前必须要看看手机,刷刷微博,刷刷朋友圈什么的。

    可她刚打开微信,便受到孙楚的信息,她点开一看,孙楚在问她“不是说和陆宴初马上要离婚了么?看样子不像啊,这么恩爱的样子。”

    恩爱?

    苏黎愣了一下,觉得孙楚难道不是在开玩笑?

    她马上回复了过去,孙楚给她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配上一段文字“你自己去微博看看。”

    苏黎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她连忙点开了微博。

    可没想到她不过就是洗了个澡的时间,竟然就上热搜了。

    她都不用自己去搜索,热搜上就告诉了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热搜排行榜第一名就写着陆宴初和苏黎离婚。

    她还以为又有什么实锤证明她和陆宴初要离婚的事实呢,可是没想到一点进去,她都傻眼了。

    随便一搜,便是她和陆宴初在一起的照片,他们本来也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约会更是谈不上,很多时候,不过是大家刚好都有空,所以出来吃顿饭而已。

    可就这位为数不多的她和陆宴初在一起同框的画面,竟然就被人全部都拍了下来了,更夸张的是,那次,他们两在顾菲菲面前亲吻了的画面竟然也被拍下来了。

    有了这些照片,现在舆论都往一边倒了,那就是说他们两多么的恩爱什么的,一定不会离婚,还说传闻不可信。

    苏黎一直以来都挺低调的,很少会被拍到照片,更别说是正脸照了,所以才会导致外面很多人都认为她长的必定很难看,才不敢在公众面前露脸,甚至都不敢陪陆宴初出席任何的活动。

    可是苏黎的正面照突然就毫无预警的曝光了,尽管照片拍的并不是很清晰,可是还是不能妨碍大家看到苏黎的脸。

    精致的让靠脸吃饭的明星都自愧不如……

    所以那些这些年来一直在网络上抨击苏黎容貌的人都觉得脸好疼。

    苏黎游览着微博,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这些照片怎么会一夕之间全部出来了?而且,谁拍下来的?还有就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放出来?

    可她也不蠢,只要细细的想了一下,便知道是谁了,除了陆宴初还有谁能有这本事,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就造成这么大的舆论事件?

    让她不明白的是,他为何这么做?

    苏黎知道陆宴初今天留在陆家,她便起来直接去了书房,他果然在里面,还坐在电脑前游览网页,不知道在看什么,看的这样的入迷,连她进来了都不知道。

    她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看到陆宴初的电脑被打开的页面果然是微博,她挑了挑眉,好笑道“你什么意思?”

    陆宴初被她当场抓包了也不觉得恼火或者有任何的羞愧之色,她都差点忘了这男人的脸皮有多厚的。

    “没什么,只是将事实告诉他们。”

    苏黎看着他“你是说,三个月内我们不会离婚?”

    陆宴初点头。

    “你不是说我们是时候离婚了?”

    陆宴初的眸光有些沉,但显然在回避他之前说过的话“我需要个妻子,而你,是尔尔的妈妈,留在陆家,也能看着她长大,否则的话,你带不走她。”

    苏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这些天她也想过这些问题,要说她和陆宴初最后的结局怎么样她都觉得无憾,因为她依旧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可是她却不能放下陆莞尔。

    或许当她和陆宴初离婚后,她连见陆莞尔一面都变得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