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东京偷异能 > 第148章 永眠长河印迹
    川村千里看着白石的状态,心里有些得意,更有一些疑惑

    真是看不出来,这个家伙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竟然让黄泉那种伟大存在都能另眼相待。

    不过他也不着急,过一会他就可以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他的灵力,他的技能也都能拿回来,想到之前的耻辱马上就能被洗刷,川村千里变得兴奋起来。

    他要干什么?白石心里纳闷,听这人刚才的唠叨,他接下来应该不会直接动手干掉自己,所以白石选择继续装晕,希望能了解更多的隐秘。

    川村千里看了看白石,也看了看压在他身上的七泽小亚,啧啧两声

    “这俩人还挺会玩,这个女孩正好便宜我了,一会办完正事,可以好好的放松消遣一下。”

    他来到白石身前,取出了一个透明的药剂瓶,里面是一个暗红色的胶囊

    “失去了灵力可真是麻烦,本来,拷问也就是一个入梦术之后搜寻记忆的事,现在,还要我费这么多功夫。

    还好有这颗封禁灵力的药物。不得不说,那几个初源质虽然辣鸡,但是搞这些古怪的东西还是有一套的!”

    白石结合这些信息,内心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先配合着这家伙,看看他有什么关于“黄泉”的劲爆资料?还是说,直接拿下他,然后用“灵偶操控”技能控制住再逼问?

    但是想到“灵偶操控”技能等级比较低,弄完之后,被变成灵偶的人基本就成了傻子,很难问出什么隐秘的东西,再加上按对方嘀咕的信息,安全上应该没有大的问题,白石又等待了一下。

    这时,白石看到对方拿着一颗暗红色的药剂,眯着眼的余光中,药剂详情瞬间出现在了视界里

    异能封禁药剂(永眠长河)

    封禁食用者超凡能力12小时。

    可偷取

    封禁之力(永眠长河印迹)。

    看这东西的属性,要是真被喂下去,可就一点底牌都没有任人宰割了,白石立刻下意识的发动了“偷窃术”。

    偷窃成功,获得封禁之力(永眠长河印迹)1份。

    检测到可充能初源质印迹,是否充能?

    来了两道提示音,白石没顾得上细想,只是继续偷看那个暗红色胶囊的信息。

    在发现视界里,胶囊的信息变成“失去药性的胶囊壳”后,白石才放下心来,闭好眼睛继续装晕。

    同时,根据刚才的提示音,结合之前曾经看到过的“黄泉印记”,许多隐秘信息串联起来,让他的心里翻起了一个明悟

    也许,每个初源质都有自己的“印迹”,每种印迹都具有不同的功能,这些功能和初源质本身的属性和特征有关!

    像“幽荧印迹”,就与封印局部空间有关,毕竟幽荧这个初源质本体,直接将整个日国和其他初源质给扣起来了!

    而“黄泉印记”,应该是能够催生异常怪物,因为这场灵气爆发里所有乱七八糟事件的背后,好像都有它在搞鬼。

    现在看来,“永眠长河”这个神经质的印迹,也许与对灵力或者技能等的限制或激励有关?其他初源质印迹还没有接触过,具体不太清楚。

    刚才的提示让白石多了个渠道,除了“幽荧印迹”,其他初源质的印迹,也能用于“幽荧之钥”充能!

    思路延伸开来,他觉得说不定,其他初源质的印迹在灰雾那里,不光是能用于充能,还可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毕竟,灰雾相当于在和所有的初源质作对,那么,攫取与其他初源质密切相关的“印迹”交给灰雾,说不定能为灰雾帮助,也能够获取更大的好处!

    但是,灰雾现在躺在那里,任凭白石一个人单相思,一直没有反馈毫无反应。

    白石觉得,是不是得把“幽荧之钥”充能充满了,取得了类似于“准入”的权限,它才会回应自己抛过去的“媚眼”?

    白石感觉自己在这种紧张的时候,脑子还转的挺快,抓住了这一丝灵感,一瞬间就理解了这么多东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时,他感觉川村千里用那根细细的特制绳子,将自己的手腕脚腕轻轻的绑了起来,之所以不敢用大动作,肯定是怕迷药的效果不好,受到刺激后挣脱出来。

    如果仅仅只是捆绑,也就能对付一下普通人。所以在做好了准备后,川村千里绕到前面,猛地捏开白石的嘴,将那枚来自于“永眠长河”的封禁药剂,抛进了白石的喉咙里。

    做完这一切,他猛地往后跳拉开了距离。

    虽然以前在六大队执行任务时,他曾经用过一次“灵力封禁药剂”,当时的药效极为明显,药剂刚进那个4级家伙的嘴巴,对方瞬间就失去了抵抗能力。

    但此时,川村千里没有灵力护体,他虽然相信来自初源质的药肯定不会有问题,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白石接下来的反应和他想象的一样,因为被人捏嘴投药,受到了强烈刺激,从晕迷的状态里醒了过来。

    川村千里看到,白石醒来后果然要去挣扎,但却发现手脚被绑,灵力技能全无,浑身无力,顿时“惊慌失措”。

    白石对“偷窃术”的效果比较信赖,此时吃下药后,确实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他刚才在心里就琢磨过自己应该是什么反应,所以在假装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的状态后,立刻“惊慌失措”的喊道

    “我怎么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灵力怎么没有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石的表演夸张而滑稽,但对于他在其他人眼中的“人设”来说,他确实应该是这种一惊一乍的性格,完全是本色出演。

    川村千里得意的笑了,他的声音里,下意识的带上了一种胜利者的压抑不住的得意

    “你醒了?!刚才玩的开心吗?男学生和女老师的特殊调调?”

    川村千里从门边的位置,慢慢的走向白石,来到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扯了个凳子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