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东京偷异能 > 第125章 森下南
    查看了一会多波结衣提交的报告,很快午饭时间到了。

    白石并没有去食堂吃饭的习惯,他正想着要不要叫个外卖,前田环奈微笑着过来,将一个便当盒放到了白石的课桌上

    “白石君,我估计你今天会来上学,所以提前额外做了些菜,都是你喜欢吃的。”

    白石抬头一看,前田环奈微泯着嘴唇,笑盈盈的看着他,那副表情明显是在说表扬我啊,快点表扬我啊!

    白石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一看,发现这姑娘还真是用心!

    他那天在前田环奈家里,将一桌子菜都吃的一干二净,也没有具体说哪个更好吃。但今天的饭盒里,明显是他更喜欢的几个菜。

    这小丫头,肯定在他吃饭时在用心观察。

    白石美滋滋的尝了一口,连呼好吃。然后他把前田环奈的课桌拉到自己旁边,拼成了一桌,让她也打开便当盒,两个人一起来了一场小范围的聚餐。

    其他同学从食堂吃饭回来,发现这两个贫困生的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旁若无人的共进午餐,还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有脾气急的,顿时觉得非常不爽。

    班长森下南就是其中之一。

    她早上本就想要质问白石这个家伙,无缘无故的旷课了一个多月,究竟干什么去了,回来以后对她这个班长,还是学生会的干部,吱都不吱一声。

    但当时马上就要上课了,她没来得及问。再加上后来,她发现班主任高树老师,竟然对此事并没有追究,压根就当没有看见这个人,知道里面可能存在她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忍住了。

    到了现在,看白石那副旁若无人的样子,还在教室里洒狗粮,她更生气了。

    此时是自由活动时间,森下南被几个愤愤不平的女生一撺掇,顿时站了起来,噔噔噔几步走到了白石和前田环奈的桌前,身后则跟着好几个女生。

    前田环奈看到这群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顿时有点怯了。

    作为贫困资助生,她惹不起这群人,长期在这些有钱有势的女生们面前,表现的非常温顺逆来顺受,一直唯唯诺诺。

    因为如果和她们出现纠纷以后,最终吃亏的,肯定是无钱无势的她。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前田环奈鼓足了勇气赶紧站起来,脸上堆着笑容

    “班,班长!您吃过饭了吗,要不要尝尝,我的便当还没有动过。”

    白石听见前田环奈说话,抬头看了森下南一眼。

    他本想让前田环奈不要搭理这些人,但觉得她可能一时改不过来,还是应该尊重她的意愿,所以继续低头吃饭。

    森下南瞥了一眼前田环奈,再看了一下她的便当盒,心里舒服了一点看来这个贫困小女生,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最可恶的,还是那个白石鸟!

    她看到白石在继续埋头吃饭,压根理都不理她,心里的小火苗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森下南没有理会前田环奈,而是重重的拍了白石的桌子三下

    “白石同学!”

    白石又抬头瞅了她一眼,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就有些不爽,再看到前田环奈小心翼翼曲意逢迎,就没客气

    “有话快说,有屁憋着!别影响我吃饭!”

    “噗嗤!”其他的同学都在默默关注着这边,不知道是谁,仔细想了一下白石的话,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不过大家都觉得这个白石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怎么和之前变得一点都不一样,竟然敢如此傲慢的对待班长。

    难道他不知道,要在这所学校里当上班长,甚至学生会干部,肯定家里是有一定势力的啊!有的人,连老师都要保持着尊敬呢。

    森下南心里的火焰,被白石的话和那一声不知是谁发出的笑声,直接给点炸了,大声喝问道

    “白石鸟,你旷课一个多月,究竟干什么去了?学校为什么没有开除你?”

    白石心里摇了摇头,这些中学生真是幼稚啊,问的话一点逻辑都没有,明知道学校没有开除我还要来问,真是懒得搭理。

    不过,他看到前田环奈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还一直在朝他使眼色,知道前田环奈不想让自己和这些人把关系搞僵了。

    肯定得考虑前田环奈的想法,所以白石没有再刺激森下南,而是吸了吸鼻子,淡淡的答复到

    “班长大人,这些事我回头再告诉你。现在,请不要影响我们吃饭,给我们点私人空间,一会再说,好吗?”

    白石感觉自己一直是和颜悦色,轻声轻语,给足了班长森下南面子。

    但森下南,本来心里就憋着火,此时依然觉得白石还是那么可恶。她立刻抓到白石一个做的不对的地上,手按着白石的桌子,身体前倾,胸部几乎都要碰到白石的脸

    “教室里不允许随便更改布置,你们倒好,还拉过来课桌拼在一起吃饭,我命令你,赶紧恢复原状!”

    白石叹了口气,这些女学生,怎么都这么麻烦呢,一点也不像日国电影里演的那么好玩!

    前田环奈闻言吐了一下舌头,好像确实是有这个规定。

    同时她也听到了白石的叹息,估计白石要发火了,赶紧一边拉着自己的桌子往回拽去,一边忙不迭的解释道

    “抱歉抱歉,森下班长,是我不对,不关白石君的事,我不应该把桌子搬过来,这就立刻恢复原状,实在不好意思!”

    森下南再有火气,看到前田环奈如此低声下气,也消了些火。但她冷哼了一声,正要接着说些什么时,却发现白石伸出手,“次啦”一下,将桌子又拽了回来,继续并在了一起。

    “白石君!”前田环奈有点急,赶紧继续给白石使眼色。

    白石站起身来,继续伸手,将前田环奈按到了座位上

    “赶快吃你的饭,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不要总想着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接着,他对班长森下南挤出了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