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东京偷异能 > 第59章 我不想奋斗了!
    白石是个看脸的人,颜值即正义!

    早先看电影的时候,他也曾找过步兵系列的片子,但看了才发现,步兵女主角大部分都是歪瓜裂枣,实在下不去手!

    最终,白石只能骑上马,老老实实的成为了骑兵的粉丝。

    尤其是几个大片商出品的电影,主打的一线演员颜值就没有太低的。当然,棒子国为提升日国影视业整体颜值水准,促进广大看脸型观影者完美体验,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力量。

    蓧田幽轻轻一甩头发,将咖啡色的大墨镜推上头顶,对白石笑着点点头

    “你好,你就是工人师傅啊,好年轻,该不会还是个学生吧?”

    还没待白石回答,她又对着兜帽男轻轻鞠了一躬

    “森田先生,您辛苦了!现在没事了,您请去忙吧。”

    虽然是浅浅的鞠了一躬,但透过深深的v字裙领,白石的眼睛也被她给晃的不轻。白石吸了吸鼻子,暗叹这些日国的女人可真敢穿。

    黑兜帽哼哧了两下,嗫嚅着想要说点什么,但也就发出了些无意义的呼噜声后,溜着门边飞快的走了。

    蓧田幽又甩了下头发,带头向一楼的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问白石

    “小弟弟,空调修好了吗?具体是什么原因?你刚才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切!谁是小弟弟!再这样说小心我给你摆事实讲道理!还有,好好走路,在前面别扭来扭去的行吗?!

    白石跟在蓧田幽后面,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吐着槽。

    到客厅坐下后,白石说道

    “刚才仔细检查过了,你这套空调的主机没问题,应该是后面的主风管里堵了东西。

    要处理的话,我肯定要钻进去风管里面清理,可能还要爬上天花板,这属于高空作业了,5000日元可不行!”

    静香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不到三米高你给我提高空作业,又璀璨的一笑。

    她的嘴不是樱桃小口,反而有些大。鲜红的唇膏在纯白肌肤映衬下,显得比较性感

    “小弟弟,5000日元修个空调,这价钱不低了,不要跟我提什么高空作业哦!

    不过呢,这套空调已经坏了好久了,导致我的房子有段时间租不出去。你要是真的能很快修好,一万日元也没问题。但是,修不好可就一分钱都没得拿哦!”

    蓧田幽竖起一根手指,在白石眼前晃了晃,眼睛飞快的眨了两下,好像在说你可别忽悠姐。

    白石愤愤不平,长这么漂亮,原来是个收租子的包租婆啊?!万恶的资本家!

    他正要答应下来,蓧田幽又妩媚的一笑,酒窝很深

    “小弟弟,你长这么好看,干这些粗活真是可惜了。你是很缺钱吗?我可以给你介绍收入很不错很不错的工作哦~”

    嗯?白石眨眨眼,什么工作能有很多钱长的好看就能干?

    我正缺钱呢,只要不违背道德底线,咱都能干!

    不过,还是等我修完空调再说吧,干一行要爱一行。

    白石也不磨叽,谈好了价钱就开始认真干活。

    他拿着工具上了二楼屋顶,去拆与空调外机相连的风箱,所有空气都是通过它连接风管系统的,蓧田幽也跟了上来,站在一边和他聊天。

    聊着聊着白石也知道了,蓧田幽的丈夫因为意外,结婚没多久就去世了,给她留下了好几处房产。她平时的工作主要就是到处玩,顺便招收租客收收房租。

    白石听的心动不已,这不就是那种可以让人“不想奋斗了”的大姐姐吗,身材还这么好该有的都有,颜值也高符合标准,看年龄,好像还不到三十岁!

    要不是老子要想办法回国,好想喊一句“我不想奋斗了!”

    “这里的几栋房子,位置相对比较偏,我也就懒得过来,也没怎么收拾装修过,只要按时有房租打过来就行。

    谁知道,之前这个租客忽然无缘无故的就拖欠房租了,电话也打不通,人怎么都找不到。没办法,我只好把房子收了回来,修理好后好再租出去。”

    白石一边干活一边听她唠叨,想到自己马上没钱要被赶出去睡大街了,随口搭了一句

    “没钱了吧?或者是坐船出海还没能回来?”

    紧接着,他手底下一使劲,“咔哒”一声,将已经卸掉螺栓的风箱盖板,整个拆了下来。

    卧槽!

    一股浓郁的臭味扑面而来,就像是掉入了陈年的茅坑,白石差点被呛到,赶紧捂住口鼻转过了头去。

    蓧田幽正张开嘴要说话,猛然吸了一大口气味,直接被呛到猛烈的咳嗽,她赶紧捂着鼻子屏住呼吸,飞快的跑到了上风口才敢大口喘气。

    白石有些懵,尼玛啊,这是把粪坑弄到空调风管里了吧?

    还好一阵风及时吹了过来,密封的管道以及风箱都被吹了一下,沉积的臭味有所消散。

    白石站在管道前,有点发怵。刚才都答应好了,要进去处理故障,但他么的这么臭,这还怎么进去啊!

    真是钱难挣,屎难吃!

    但是,说好的事,有困难咱也得克服,这是做人的原则!

    想当年养猪场里清理猪圈,不也和这差不多嘛。

    这么想心里就舒服多了,白石撸起袖子,拿了把手电和长柄工具,就要往里钻。

    “等一下!”

    蓧田幽跑过来叫住了他,白石纳闷的侧头看向她。

    “把衣服脱了!”

    纳尼?

    白石一脸懵逼,但愣了一瞬就秒懂了!

    这是,传说中的维修工,上久旷居家夫人家的戏码,终于要出现了吗?

    但是,这环境有点不合适啊,一是在屋顶,二是这余音绕梁的臭味,会影响咱发挥啊!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可能是想多了,电影虽然取材于生活,但生活可不是电影。

    蓧田幽虽然很符合电影里夫人的形象,但她很矜持。

    此刻,蓧田幽正捏着鼻子,递过来一件宽大的工作服。

    “换上这件衣服吧,免得出来以后还要找我赔衣服!”

    但白石转眼一想,无数的电影情节进入脑海,他又觉得峰回路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