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东京偷异能 > 第28章 醒来后都是中午
    ……

    醒来后已经是中午。

    白石去了外面的甲板,鄙视了一番互相钓鱼和勾搭的三十岁男女后,隐约听见了后面“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哦”的评价,正准备去餐厅吃饭,忽然发现,远方的海面上有个白色的小东西。

    更多的人发现了海面上的情况,有人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发现了是一艘小小的救生艇。

    半个小时之后,小艇被救了上来。艇上有五个西方人,据说是遇到了海难,只有他们几个人逃了出来。

    白石有点奇怪自己乘坐的客轮离得这么近,竟然没有感觉到风暴。

    他也没多理会,吃完饭之后,径直去了剧院看免费的电影,剧院里人影重重,大概坐了一半观众。

    看的正嗨的时候,剧院的后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戴着头套的家伙端着一把来复枪,不分青红皂白向着剧场的观众连续开枪。

    “尼玛啊,吓死老子了,最烦这种无缘无故胡乱杀人的了!”

    哎?怎么感觉这句话曾经在哪里说过?

    白石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四射的子弹让他没空思考,偷窃术发动,将头套人手中的来复枪搞到手后,凭借臭到天际的枪法吓跑了枪手。

    紧接着,处理完警察、救援等事务后,筋疲力尽的白石去睡了一觉。

    ……

    醒来后已经是中午。

    白石来到甲板,看见了一艘乘坐着西方人的小艇被救了上来,紧接着去剧院看电影时,遭遇头套人举枪乱射,在吓跑对方应付完警察后筋疲力尽的睡了过去。

    醒来后已经是中午。

    ……

    醒来后已经是中午。

    ……

    醒来后已经是中午。

    第五次听到剧院的后门被踢开,看到来复枪嘭嘭的冒着火光,白石依然嘟哝了一句

    “尼玛啊,吓死老子了,最烦这种无缘无故胡乱杀人的了!”

    待他再看向头套人,对方循环的失信者字样出现时,脑海中仿佛闪过了一道亮光,电光火石一般,小艇、杰西、头套人、客轮忽然串在了一起

    “循环,循环,我是在一个循环里!?”

    许多年前看过的那部电影的细节,被“循环”二字串联了起来,让白石惊疑不定。

    “我是陷入了无限循环?”

    如果不是电影看的多,这场景又和那个著名电影很相像,以白石的智商,肯定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怎么办?”

    白石躲在座椅下面,飞快的转动着不太灵光的脑筋。

    “嘭!”的一声,一发大火力子弹掀掉了他附近椅子的厚实靠背。

    得,还是先解除危机再考虑其他吧,不然说不定就会被一枪崩掉了。

    偷窃术出手,白石再次将那把来复枪偷到了手中。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用枪去攻击赶跑头套人,而是将它放到了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了“无眠之棒”。

    “喂,哥们,快出来,看看我是不是在梦境里!”

    无眠之棒没有反应。

    “喂喂,哥们,起床了,办正事了,这里有鬼怪啊!”

    白石压低了声音贴近棍状灵物小声催促,但无眠之棒的屏幕没有亮起来。

    “江湖救急,兄弟,没别的事,你再滋点清清凉凉的东西,把我弄醒就行了!”

    也许是那次给棒子喂过肉食后就再没管它,这东西好像又“没电”了,一直没有回话。

    白石着急,探头出去看了一下。

    头套人并没有逃跑,虽然因为手中来复枪突然消失被吓了一跳,但他迅速摸出来一把弹簧刀,沿着通道向下冲去。

    在他的前方,有两个同船而来的西方人,他们之前被枪打中了,但并不致命,此时正捂着受伤部位惨叫。

    白石忽然回想起了电影剧情,这个头套人,最后的目的是要将他的几个同伴全部杀死,甚至,将不断重现的自己也要杀死!

    剧场里的两个西方人刚才没有被射死,所以她要用弹簧刀结果他们!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跳出这个不断重复的怪圈?

    救下他们?

    白石此时不知道这种场景已经重复了几次了,也不知道之前的场景里自己干了什么,这头套人的同伴有没有被杀光,但现在,也只能试试了!

    他拿起来复枪,瞄准头套人,在她用刀割断同伴脖子前,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结果,打偏了。

    “草!”

    头套人看到白石开枪,干脆利落的飞快用刀一抹,两个同伴直接被割喉而死。

    白石飞快的连续开枪,但他的枪法实在太臭,头套人割喉后立刻猫着腰借助通道座椅掩护,逃出了剧院。

    “尼玛,这什么破枪!”

    白石将来复枪一扔,他正要按照惯性下意识的追出去,但走了两步却扶着椅子停了下来。

    他现在根本记不起来已经发生过几次,但如果自己真的经历过类似的场景,是不是当时也都是采取了这种下意识的追击?

    得做点什么,起码,不能按照自己最下意识的想法来做。

    白石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周围是混乱的人群,有的在惨叫,有的往外奔逃。

    最应该做什么?

    白石想了一会一点思路也没有,他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又开始循环,最起码,得在下次循环时,知道自己是处在循环中的,得保持清醒!

    保持清醒,只能靠无眠之棒了。给这东西充满电,让它喷点清清凉凉的东西,自己应该就能保持清醒!

    想到这里,白石把心一横,再次摸出“无眠之棒”,将它插进了脚底下的一具尸体中。

    按刚才的情况看,循环重复开始后,原本死亡的人会再次复活,所以,这具尸体就当是废物利用一下。

    至于脱离循环后死去的人还能不能再活回来,他也管不着了,但自己得时刻牢记着保命才行。

    “无眠之棒”果然是饿坏了,它也没挑食,将一整具尸体吸收的干干净净,压根看不出来混乱的剧院中少了一具尸体。

    白石抚摸了几遍变得金灿灿的灵物,低声叫道“哥们,听得见吗,听得见吗?有没有感觉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