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罚酒 > 第654章 来自银色子弹的怀疑(七天加更达成4/7)
    米花町五丁目·律枫音乐教室

    “昨天发生的事情基本就是这样。”柯南戳着碟子里的蛋糕,抱怨道,“我非常确认死者是武田洛,警方只要做dna检测就知道了。他是被人勒断脖子死亡的,除此之外身上还有很多旧伤,包括头骨上的枪口,这足以证明武田洛过去的生活并不如意,很可能遭受虐待。也许有一天他和施虐者产生了矛盾,比如武田洛开始反抗之类的,于是施虐者朝他举起了手枪。子弹的角度非常刁钻,施虐者不想杀他,这只是一个警告。”

    “别戳了。”信繁提醒他,“那块布朗尼是安室先生做的,要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的。”

    柯南依言放下了叉子“安室先生脾气那么好,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而且……我严重怀疑安室先生今天做蛋糕的时候忘记加糖了,好苦。”

    信繁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安室君的布朗尼一直都是这个味道,不过他做得草莓蛋糕很不错,酸酸甜甜的,下次你可以尝尝。”

    “我对蛋糕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柯南叹气,“浅野先生,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警备局,也就是公安对吧?他们为什么要阻止目暮警部他们调查呢?”

    信繁一边搅拌咖啡,一边随意地说“或许是因为牵扯到了武田财团,他们觉得由自己调查更合适吧。你知道的,或许武田家有许多商业情报不能透露给公众,而目暮警官他们的保密措施显然不如警备局。”

    浅野先生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柯南就是觉得哪里不对。毕竟……昨天可是武田家的管家给警备局打的电话,他那时候的表情很嚣张啊!

    啧,不会又是资本和权利的py交易吧?

    咦?他为什么要说“又”?

    ……

    [ru波本,我需要昨天宴会的登记名单,给我个时间。]

    刚从律枫音乐教室出来,准备按照浅野信繁的吩咐去购买办公用品的降谷零,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最新邮件,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能这就是劳碌命吧。

    话说武田洛最后到底怎么了?

    他昨晚联系风见裕也的时候,利用风见对他的信任套了几句话,大概能猜出来公安那边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了。他们似乎也派人拦截武田洛了,只是相比于抓捕武田洛,公安更看重的是将这件事给公众造成的影响尽可能地压低。

    那么fbi呢?

    虽然很不愿意,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赤井秀一,那个在组织内有着“银色子弹”之称的男人不容小觑。由他带领的fbi或许真能从组织的手里将武田洛成功转移。

    降谷零现在就是因为无法确认武田洛的下落才有点郁闷的。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工作吧,也许能在工作中发现什么线索。

    降谷零敲了几个字,按下发送键

    [n三十分钟。]

    从他现在的位置赶到米花饭店需要十分钟,从被公安重重把守的米花饭店拿到名单需要五分钟,拍下所有名单并上传需要五分钟,剩下的十分钟用来隐藏自己的实力,使他获取情报的能力不至于与其他同事相差太多。否则朗姆但从他格外擅长套取公安情报就能发现他的身份了!

    拿到情报后,降谷零认真地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这份名单有什么问题。唯一的异常大概就是太详尽了。就连上个厕所、去存包处取个东西这样的事情都需要登记。

    降谷零紧赶着半个小时的时间限制,将情报传给了朗姆。

    搞定,那么接下来就是去买办公用品了。附近最大的商场只有数百米的距离,很快就能到。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份情报将掀起怎样的波澜。

    ……

    “查到了,赤井先生。”

    毛利小五郎还不知道,他所以为的那个偶尔有点迷糊的好好徒弟,此刻正用以往不曾用在他身上的尊敬对楼下总是笑眯眯的冲矢老师汇报工作。

    在工作日的早晨就翘班跑出来的冲矢昴,还顶着他那头亮闪闪的粉毛,他从阿里亚恩·斯万的手里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阿里亚恩解释道“我询问过昨天参与行动的同事了,他们确定是高柳千鹤给武田洛的酒杯中下的药。那些追出去的同事已经……所以目前我只能按照程序调查高柳千鹤,这是她全部的资料。”

    高柳千鹤,日英混血,九岁时父母双亡,她跟着母亲的亲戚移民英国,毕业于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两周前,她和武田洛在伦敦飞往东京的飞机上相识。或者应该说是武田洛单方面认识了她,而高柳千鹤完全不知道武田洛是谁,更为准确。

    阿里亚恩甚至调查出了高柳千鹤大学时的成绩单,成绩单显示她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在校期间沉迷学习,几乎从不参加课余活动,也没有加入社团。

    “这份资料是假的。”赤井秀一没有看完便肯定地说,“或许就连高柳千鹤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阿里亚恩愣了愣“可是她还有照片。”

    他指着资料上高柳千鹤的毕业照质疑。

    “照片可以合成,你如果不放心可以找人确认一下。”赤井秀一合上文件,还给阿里亚恩,“我让你调查的东西呢,怎么样了?”

    于是阿里亚恩又从背包中翻出一张照片“高柳千鹤的和服是从这家西阵织作坊购买的,他们的和服是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每一款都只有一件。这是购买和服的客人的照片。”

    “怎么还有照片?”

    “说起来挺巧的,他挑选和服的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他们拍摄和服的时候恰好拍到了他的侧脸。”

    赤井秀一将照片举到眼前,皱眉“这个人……”

    “您认识吗?”

    “不。”赤井秀一摇头,“我很确定不认识他。只不过他的身高和高柳千鹤以及我身边的一个人基本相同。”

    长相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可以易容,其实就连身高也是可以伪装的。

    “这么说的话……”阿里亚恩愣了愣,“毛利小五郎就很符合。”

    不,除了他,律枫音乐教室的安室透和浅野信繁的身高也是这样。件,还给阿里亚恩,“我让你调查的东西呢,怎么样了?”

    于是阿里亚恩又从背包中翻出一张照片“高柳千鹤的和服是从这家西阵织作坊购买的,他们的和服是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每一款都只有一件。这是购买和服的客人的照片。”

    “怎么还有照片?”

    “说起来挺巧的,他挑选和服的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他们拍摄和服的时候恰好拍到了他的侧脸。”

    赤井秀一将照片举到眼前,皱眉“这个人……”

    “您认识吗?”

    “不。”赤井秀一摇头,“我很确定不认识他。只不过他的身高和高柳千鹤以及我身边的一个人基本相同。”

    长相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可以易容,其实就连身高也是可以伪装的。

    “这么说的话……”阿里亚恩愣了愣,“毛利小五郎就很符合。”

    不,除了他,律枫音乐教室的安室透和浅野信繁的身高也是这样。件,还给阿里亚恩,“我让你调查的东西呢,怎么样了?”

    于是阿里亚恩又从背包中翻出一张照片“高柳千鹤的和服是从这家西阵织作坊购买的,他们的和服是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每一款都只有一件。这是购买和服的客人的照片。”

    “怎么还有照片?”

    “说起来挺巧的,他挑选和服的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他们拍摄和服的时候恰好拍到了他的侧脸。”

    赤井秀一将照片举到眼前,皱眉“这个人……”

    “您认识吗?”

    “不。”赤井秀一摇头,“我很确定不认识他。只不过他的身高和高柳千鹤以及我身边的一个人基本相同。”

    长相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可以易容,其实就连身高也是可以伪装的。

    “这么说的话……”阿里亚恩愣了愣,“毛利小五郎就很符合。”

    不,除了他,律枫音乐教室的安室透和浅野信繁的身高也是这样。件,还给阿里亚恩,“我让你调查的东西呢,怎么样了?”

    于是阿里亚恩又从背包中翻出一张照片“高柳千鹤的和服是从这家西阵织作坊购买的,他们的和服是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每一款都只有一件。这是购买和服的客人的照片。”

    “怎么还有照片?”

    “说起来挺巧的,他挑选和服的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他们拍摄和服的时候恰好拍到了他的侧脸。”

    赤井秀一将照片举到眼前,皱眉“这个人……”

    “您认识吗?”

    “不。”赤井秀一摇头,“我很确定不认识他。只不过他的身高和高柳千鹤以及我身边的一个人基本相同。”

    长相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可以易容,其实就连身高也是可以伪装的。

    “这么说的话……”阿里亚恩愣了愣,“毛利小五郎就很符合。”

    不,除了他,律枫音乐教室的安室透和浅野信繁的身高也是这样。件,还给阿里亚恩,“我让你调查的东西呢,怎么样了?”

    于是阿里亚恩又从背包中翻出一张照片“高柳千鹤的和服是从这家西阵织作坊购买的,他们的和服是使用传统工艺制作的,每一款都只有一件。这是购买和服的客人的照片。”

    “怎么还有照片?”

    “说起来挺巧的,他挑选和服的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他们拍摄和服的时候恰好拍到了他的侧脸。”

    赤井秀一将照片举到眼前,皱眉“这个人……”

    “您认识吗?”

    “不。”赤井秀一摇头,“我很确定不认识他。只不过他的身高和高柳千鹤以及我身边的一个人基本相同。”

    长相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可以易容,其实就连身高也是可以伪装的。

    “这么说的话……”阿里亚恩愣了愣,“毛利小五郎就很符合。”

    不,除了他,律枫音乐教室的安室透和浅野信繁的身高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