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二十八章:命运指定
    “愿人类荣光永存!”

    这样的口号通过超波传导至运输机的面板上,在众人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里昂轻划了一下面板,那不绝于耳的喊声终于彻底消失,驾驶舱再度恢复了平静。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头,用眼角的余光望着叶若零。

    “”叶若零沉默的望着面板,“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当这句话被搬上台面的时候感染力很强。”里昂的语气依旧很平淡,但却莫名透露着悲哀,“强到能让人这么快的忘记三战。”

    “事已至此了。”叶若零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现在只能利用所有我们能利用的资源说到这我倒是想到一个地方。”

    “哪里。”

    “华亚。”

    12月3日4时08分

    华亚

    煌所属

    叶若零选择华亚的理由很简单,这里是最易于隐藏也是目前实力较强的城市,这里与一个月前已有了很大的差别,街上的店铺大多开始售卖武器,保留的小部分也仅仅餐饮,娱乐设施基本已全部关停,街上的人们很少再有游手好闲者,大多是在运送物资或是在跑腿做军火买卖。

    城市中不再有仿生人,取而代之的是老式的完全自上而下式的机器人,叶若零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大型组织的自我修复能力,在经历智械全部瘫痪这样的劫难后仍然能如此迅速的恢复其城市智能。

    “你要的东西。”叶若零丢给诺瓦一个黑色的方形物件,“之后一段时间就拜托你了,当然我们会支付你一定费用。”

    诺瓦嘿嘿笑着,把虚构拟造的发生装置收好“这个好说,我上面那个宾馆都可以包给你们,只要你们点数管够。”

    “没问题。”叶若零点点头,“相应的,我也需要你给我一些业内的情报。”

    “行啊。”诺瓦扭着那肥胖的身子向宾馆上方走去,“你们的飞行器就停在上面了,我就不帮你们卸货了,晚饭这地下市场多的是,包你吃到撑。”

    他把通往停机坪的拉杆向下一按,看着卷帘门缓缓上升后,摆了摆手,回自己的店铺去了。

    “接下来这就是我们要住的地方了。”

    “我去把设备组装起来,你们干自己的事情去吧。”解夫文刚从鹰型飞行器上来,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道。

    “嗯,幸苦你了。”叶若零点点头,指着墙上的低俗挂画道,“还有,得把这些不雅的装饰去掉。”

    “我来吧!”加里挥了挥手,“反正也没什么事。”

    说着,他开始积极的着手“处理”起这些挂画。

    叶若零无奈的看了眼故作正经的加里,又将视线投向另一边,注意到其他人基本都回房整顿了,只有罗伯特一人闷闷不乐的靠在墙边,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怎么了?”叶若零走上前。

    罗伯特的面色有些苍白,他紧咬着嘴唇,在叶若零走过来后,缓缓叹了口气,看起来十分的疲倦“喝一杯吗?”

    “行啊,不过这边酒吧可比不上安德的。”叶若零回以这个中年男人以轻松的微笑,他走下楼梯,正看到诺瓦还在关注着方舟的新闻,“有新动静了吗?”

    “哼,那可不是。方舟开始转移了,它们似乎打算抛弃原来的城市,通过天空堡垒之类的运输工具把资源全部集结到卡斯托克。”诺瓦清理着自己的鼻腔,咧着嘴道,“怎么,出去啊?不整顿设备了?”

    “解老头正在弄,我和罗伯特去休息一下,顺边看看煌这边的情况。”叶若零身子靠在柜台上,“这边有推荐的酒吧吗?”

    “好玩的还是高雅点的?”诺瓦清理完鼻子又开始摆弄他结块的胡子。

    “高雅的,就喝个酒。”

    “从这走到头就有个,是这里最好的酒吧,叫丘比特。嗯那里原本是仿生人服务的来着,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叶若零看了他一眼“你没应征入伍吗?”

    “傻子才应征入伍,那些当兵的都是不得不去的,因为不去下场更惨。”诺瓦露出厌恶的神情,“现在的战争人数顶不了几个用,关键还是得看技术,那些冲上去的和送死其实没什么区别。”

    这时,罗伯特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走了。”叶若零跟着他出了门去。

    地下市场似乎比叶若零之前见到的要更热闹了一些,其中大概大多是一些想要逃脱兵役劳役的人们。

    许多武器与装备被安置在店铺外最显眼的位置,以供过往的人们挑选,在战争时期,当一个军火贩不仅可以大发战争财,还可以以此为借口逃避征兵,大大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宁愿被骂“胆小鬼,缩头乌龟”也要当一个军火商人。

    “都在准备着呢无论是组织还是这些商人。”罗伯特轻声道。

    “怎么了?这么消沉。”叶若零从侧边盯着罗伯特的眼睛,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啊抱歉,你的妻子和女儿”

    “没来得及。”罗伯特摇了摇头,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现在我已经联系不上她了。”

    “”

    叶若零面对此情此景,也不好多说什么,两人就这么进了酒吧。

    丘比特酒吧比起安德的面积要大很多,但此时几乎每个座位上都挤满了人,他们大声欢笑交谈着,互相比赛着喝酒,丢色子,丝毫没有战争即将到来的危机感。

    然而这些看起来最乐观的人,才是——

    “悲观派。”叶若零低声对罗伯特道,“这些都是明天就要被编入军队,开始训练的士兵,他们中有人参加过三战,侥幸活下来后,却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场大规模战争会来的如此之快。”

    “是啊,我也没想到。”罗伯特要了一杯高度数的酒,“本以为面临的只有一个敌人,却”

    “对于你的妻子和女儿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

    罗伯特摇了摇头“我明明只是想好好生活而已,但现实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他说完,突然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盯着叶若零。

    “叶若零。”

    “怎么。”

    “你为什么不害怕,为什么要加入调查局。”

    叶若零看了他一眼。

    “因为我的至亲曾离我而去,所以有的时候觉得死亡也是一种解脱,但见证了格兰特的毁灭,让我有了一个执念

    “不能再让更多的地区落得与格兰特相同的下场,我渴望和平。但总是事与愿违,不是吗?”他笑了一下,“只要人类社会还存在,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只是规模小和大的区别罢了。”

    “你还真是看的开。”罗伯特的脸已经因为高度数的酒而开始犯红,吐字也有些不清晰,“有些话,还是现在想和你说了。”

    “你说。”

    “我比起保护朋友和家人”他摇着脑袋,“更害怕死亡。是不是很懦弱?哈哈哈哈哈”

    罗伯特干笑着,等待着叶若零嘲讽自己。

    叶若零却眨了眨眼睛“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啥?”罗伯特瞪大眼睛,“这可是在调查局啊?我随时可能因为怕死出卖同伴——”

    “我不会阻挠你的选择。”叶若零抿着放在自己身前的深红色的酒,“你怕死还是喜欢送死都是你自己的选择,那终将会印证你的命运。”

    “可是你不害怕我的出卖会导致2048计划失败吗?”

    叶若零望着他,认真的回答道

    “不会,人类还没有到灭亡的时候。不论你最后是叛逃还是死亡,2048计划都将会进行下去。”他透过昏暗的光线注视着方形透明酒杯中不时冒出的气泡,“命运已经安排好了未来,只需要顺从它的指示向前走就好了。”

    叶若零说完这些,从椅子中站起来,盯着罗伯特道“所以,如果有一天,调查局面临了重大的危机,而你恰好又身处于其中,我允许你出卖我们或是逃跑,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