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二十二章:未知身份
    “他们可以相信吗?”里昂对鹰眼的可信度表示怀疑。

    “基本是可信的,相比起大多数组织。”叶若零耸耸肩,“因为它们这个组织的人基本都是流浪汉,乞丐之类的,很穷,情报就是他们的命,所以信誉对于他们来说挺重要的,”

    “你现在需要什么?”

    “一个拟态空间发生器,两套作战型防护服,暂时就这么多。”

    “了解。”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四人在宿舍门口会合,叶若零将情报言简意赅的传达给了她们。

    “那等东西到了就可以开始行动咯?”

    “不,在那之前我们还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14时00分

    当时间来到午夜的时候,方舟的核心区也不会变得寂静,相反,方舟人们的夜生活正到了疯狂的时候,在二十二世纪后,许多人的生活作息开始与正常人完全相反,他们白天往往在睡觉,夜晚才会起来工作,或去夜店酒吧玩个昏天黑地,或去地下市场赌博,看机器人拳击,赛车等等。

    对于文森特精工来说同样如此,一直到了十二点,叶若零都还看到二楼和三楼亮着灯光。

    “怎么办?”

    “阿尼艾丝,升降梯在几楼。”

    “二楼,就在文森特办公室对面,也就是走廊的另一端。”

    “我记得如果从后门上去的话,应该刚出来就正好会来到文森特的办公室边上。”叶若零皱眉道,“如果这样的话必须确保我们穿过走廊时没有一个人的视线能够捕捉到我们文森特一般是白天上班吧?”

    “这个”阿尼艾丝同样面露难色,“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之前在这里待着的时候,偶尔也会在晚上看到文森特。”

    “在干什么?”

    “不知道。”

    “太冒险了,”叶若零作出此结论,“但今晚必须将拟态空间架设好。兰朔雪,你去拿一下调查局的补给,我们争取在四点前结束。”

    14时25分

    “由于架设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需要保证一楼的所有防控系统是关闭的。”叶若零看了一下里昂从调查局调来的拟态空间发生器,然后将作战服的其中一个给了兰朔雪,“妮娜,潜入总控中枢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阿尼艾丝,你来带路。”

    “行,那我们去啦。”阿尼艾丝摆了摆手,领着妮娜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总控室正对着的我记得应该是这边。因为现在防控系统还开启着,所以只能勉为其难走外面咯。”

    两人来到建筑物的侧边,这里与下一个建筑物仅有不到四米的距离,而其间的街道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还没有一个行人。

    “nice,好机会。”阿尼艾丝将钩爪对准另一侧,轻巧的跃到与四楼齐平的高度,等妮娜跟上来后,她继续道,“从这里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我可比你熟悉不少。”妮娜将钩爪的线扣在腰间,对准文森特精工所在建筑物的两个角分别射出一个钩爪,将自己缓缓的拉到窗边,“来吧。”

    “嗯这可说不定。”阿尼艾丝按照妮娜的方法也来到窗边,“不过现在有个问题,这个窗户貌似也是有权限的呢。”

    “罗伯特,在吗?”

    “当然在。”罗伯特的声音听起来像刚刚睡醒,“我差点睡着了,怎么样了?哦哦这个权限锁啊,稍等一下,我先用调查局这边的固定终端试一下ok了,你看看行不。”

    妮娜轻轻碰了一下窗户的表面,没有任何反应。

    “行了,警报解除~”

    她轻轻的吹了个口哨,用激光划出一道供一个人通过的口子,然后用洗盘使劲向外一拉。

    咚!

    一声闷响在空中回荡着,两人这下能更清楚的看到总控中枢室的内部环境了

    在房间的正中有着一个巨大的集成管,上面有着一排排整齐的插口,与门相邻的墙壁上安装的是与摄像头相连的显示器和控制面板,而在其之前,有两个倒霉的警卫。

    在听到窗户传来怪异响声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今天值完班后该去哪吃饭,下一秒便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这两个人要杀吗?”阿尼艾丝问道。

    “没必要,他们是无辜的,等他们睡醒就什么都忘记了,现在还是办正事要紧。”妮娜轻轻的哼着小曲子,来到集成管的插口前,“嗯我看看应该是这个。”

    “需要管理员权限,请在十秒内验证身份,否则将会随后进入警戒状态。十——”

    嗡——

    就在阿尼艾丝认为妮娜对于这样的警戒模式束手无策的时候,妮娜竟直接用短刃将集成管的能源线切断了。

    “啊”阿尼艾丝眨了眨眼,惊讶于妮娜的果断。

    “呼,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出大问题了。”妮娜轻松的叹了口气。

    “但这也衍生出了另一个问题”阿尼艾丝头痛的指着上方同样黯淡下去的插口,“这样整个建筑物的防控系统不都被关掉了嘛!”

    另一边,叶若零接到了妮娜的通讯。

    “怎么样了。”

    “完成了,就是有点过头。”

    “?”

    “这个其他楼层的防控系统也被我关掉了,而且一时半会估计还恢复不了。”

    叶若零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我们的机会岂不是变成一次性的了?”

    “祝你们好运,局长。”

    “???”叶若零望着被果断挂掉的通讯,满头问号的愣了一会,迅速反应过来,“快,兰朔雪,我们没时间了。”

    “怎么了?”

    “我们的妮娜姐给我们来了一记漂亮的被刺,把我们的退路断了。”

    叶若零走到后门前,主宰无人机轻而易举的破除了门锁。

    “那我们是不是”

    “对,不用架设拟态空间了。”

    叶若零直接从杂物堆的上方翻了过去,轻轻的落在地面上,正巧望见一个已经停罢的警戒机器人。

    “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兰朔雪四处望了望,注意到一层的其中一个房间还亮着灯,不过里面并没有发生骚乱,看来还没有人察觉。

    叶若零快速走上楼梯,二层这一整层的灯都没有被点亮,文森特今晚大概是没有加班的打算。

    来到走廊尽头的升降梯处,主宰悄然从机械臂上挣脱,来到权限检测器前。

    但是过了一会,仍没有传出破解完成的信号。

    “怎么回事?”

    “出现了些问题,先生。”阿克西斯回答道,“我无法破解这个权限,这是文森特精工内部自己生产的权限配对模式,根据推算应该只有文森特本人的权限卡才能够解锁。”

    “该死。”

    叶若零立刻转过头,小跑着来到文森特的办公室面前。

    “兰朔雪,你在外面警戒。”

    叶若零轻轻一推,门就被打开了。

    没锁?

    “只能希望文森特他老人家记性不好把权限卡丢在办公室里了。”

    打开灯后,叶若零开始仔细翻找起文森特的办公桌,但无一例外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合同和白卡。

    “没有吗”

    叶若零正要打退堂鼓的时候,一眼看到了办公桌后方的颇为显眼的木门。

    “说起来,我今天下午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扇木门——”

    与文森特的办公室门一样,这扇木门被很轻易的推开了,里面并没有灯的开关,踩在地面上还总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下一秒,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重的腥臭味。

    “!”

    叶若零闻到这味道的瞬间,肾上腺素顿时点燃了浑身的血液。

    “阿克西斯,光。”

    “遵命,先生。”

    主宰的前端放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这小房间内的大部分区域。

    果不其然,那黏糊糊的感觉正是来自于满地已经干涸的血液,而这些的源头正是房间中唯一的家具——一张单人床。

    上面躺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一只手放在身侧,另一只手以诡异的形态放在左脖颈处,从尸斑的程度来看应该已经死去有些时间了。

    但最令叶若零感到汗毛倒立的事情是这个死去多时的男人竟是今天下午刚和他们说过话的文森特!

    “真是见鬼了”叶若零喃喃道,“如果在这里躺着的人是文森特的话,那下午和我们说话的‘文森特’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