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十六章:不存在的犯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想要抓到那家伙可不容易。”解夫文双手环抱,靠着墙道,“你有什么头绪吗?”

    “我觉得应该是个人犯案,不太可能是团伙作案。”叶若零推测道,“案发时间离我们很近,简直就像是知道我们要来,故意杀给我们看似的。”

    “是为了威胁我们吗?”妮娜推测道,“但这样做未免也太画蛇添足了。”

    兰朔雪看了一眼床上趴着的尸体“所以他们另有目的。”

    她走到窗边“为什么底下会有缠绕着锁链的石头呢?”

    “为了跳下去逃走呗。”解夫文点起一根卷着烟草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不过这人也蠢了,连绳索都不收一下吗?”

    叶若零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继续观察起这诡异的现场,随后发现了一个疑点“嗯?阿克西斯,你说老哈里是因为什么死的?”

    “因为钝器,先生。”

    “大概有多大的力道?”

    “至少五百公斤,”阿克西斯回答道,“相当于中等程度的增幅拳套的一击。”

    叶若零转过头,环顾众人“你们有在这栋住宅边看到类似的钝器吗?”

    众人皆是摇头。

    “难道是仿生人?”叶若零看着卧室内挤满着的宕机的智械。

    “不大可能。”对于智械有些研究的解夫文道,“所有智械都是在机器人三定律之下运行的,任何违反或者有违反倾向的智械都会感受到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直接作用于他们的‘大脑’,痛苦的程度越深,对于他们的中枢损伤越大。而其中等级最高,能给它们带来最大痛苦的莫过于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旁观。不管是伤害人类的罪犯,还是目睹它们主人死亡的智械,估计都会因为这一定律,直接将脑袋烧坏宕机了吧,就像它们一样。”

    解夫文用烟头比划了一下房间内的仿生人。

    “如果这个仿生它本身不正常呢?”叶若零提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想,“如果它具有了自我意识,会不会突破三定律的束缚呢。”

    “大概率是不行的,因为三定律就相当于终端的源代码,与其根源是绑定的,一旦突破,其本身也会遭受巨大的损伤。”解夫文否定了叶若零的猜想,“我们不妨假设这个仿生人有那么一瞬间突破了三定律的束缚,一拳打死了老哈里,那么在它杀死自己主人的下一秒,它自己也会承受巨大的痛苦,使得自己宕机,按照这种理论的话,那个凶手应该就在它们当中才对,你可以看看谁的手上沾染了老哈里的血。”

    很显然,假设在这一现实中并不成立。

    叶若零检查了一圈,没有一个智械符合这种可能。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叶若零叹了口气,“先把这里封锁吧,你们该回去的回去,想要帮忙的就检查一下这周边,我去找哈里谈谈。”

    众人纷纷散去后,叶若零顺着楼梯来到门口,看到哈里正靠在自己的地面车边上沉闷的抽着烟。

    叶若零轻轻走上前“难受呢?”

    哈里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他一眼,又叼起烟“你说呢这烟味道不错,来根?”

    “不抽烟。”叶若零推开哈里递过来的电子烟,“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我力所能及的话。”

    “我要这个房子里所有智能的信息,包括它们的数量,记忆存储和功能。”

    “这个简单。”哈里用搭着车顶的手敲了敲窗,“莱莎。”

    “已经向该片区的管理人提出申请了,预计今天晚上能整合完毕。”莱莎的声音从车子里面传出来。

    “嗯。”哈里随意的答应了一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我先回研究院了回去静一静,有新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很快了。”叶若零象征性的安慰道。

    “但愿吧。”哈里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随后他的身形被缓缓落下的车门遮蔽。

    叶若零望着他们的地面车渐行渐远,就在此时,加里的通讯从另一边接通。

    “我听说了,局长。”加里露出遗憾的神情。

    “你少装了,一点没难过的样子。”叶若零一眼就看穿了加里的装模做样,直言道,“你就是想来凑热闹的吧?”

    “话不能说的那么难听嘛!这叫来帮忙,ok?”加里比了一个“完全没问题”的手势。

    叶若零叹了口气“随便你,你想来就来。”

    “耶!我爱死你了,局长!”加里朝天张开双臂。

    “二十二岁的人了,能不能别像个小孩子一样整体大喊大叫的。”

    “你懂什么,这叫有童心。”

    “”

    不过多久,加里就到了。

    “看我来的快不快!”加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夸耀着自己办事效率的高超,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的气氛。

    “别添乱就行。”叶若零正缺这样一个愣头青,“你去问问周边的住户吧,在早上五点到八点之间有没有看到或听到什么。”

    “得嘞!”哈里干劲满满的冲走了。

    “性子太直了。”里昂走过来,看着挨家挨户询问的哈里道,“他就是不会看周围的气氛,自己心里想的什么要是不说出来,会浑身难受。”

    “也好,这样的人容易问到东西。”叶若零耸耸肩,“你们那边进展怎么样了?”

    “完全没有进展。”里昂面无表情的陈述着令人丧失斗志的事实,“我们仔细检索了这栋房子的周围,地上没有一点犯人留下的足迹,树木也没有被破坏,唯一的疑点就是那绳索这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