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十四章:无星夜
    “好久不见,美砂。”里昂向岛崎美砂点了点头,“任务完成的很漂亮,但是隐蔽性还是要注意一下。”

    “欸~被发现了又有什么关系嘛,如果被看到了,把目击者都杀掉不就好了。”岛崎美砂毫不在意的摊开手,跟着叶若零来到电梯边,“只要没有‘活人’发现~”

    “你的性能虽然很优越,但总会遇到比你更强的人,到那时你该怎么办呢。”里昂有眼角的余光望着她。

    岛崎美砂则吐了吐舌头“跑呗。”

    里昂没再说话,而是等兰朔雪进了升降梯后,按下楼层。

    “有事情要告诉我?”叶若零注意到里昂的细微变化,于是开口道。

    “嗯,马上上去再说。”里昂点点头,“这种通过他人细微变化预测行动的方式,不得不说,站在被预测者的角度,其实蛮讨人厌的。”

    电梯缓缓停下,门刚一打开,妮娜就快步走过来,一把抱住了岛崎美砂,使劲的像搓狗狗一般摸着她的头“好久不见啊小美砂!唔唔唔唔还是美砂抱的最舒服。”

    “好啦,妮娜姐姐”美砂似乎早料到会这样,但表现出来倒有些不知所措。

    叶若零看了眼显得有些慌张的岛崎美砂,似乎在心中记下了什么,转头对里昂道“先把事情解决了吧,我今天还想休息一下。”

    “行。”里昂拍了下手,“到会议间集合,早开完早结束。”

    五分钟后

    “华亚是不是很大!追击战那里是不是很刺激?”加里手舞足蹈的在叶若零面前询问着在华亚时的状况,仿佛在讨论一款最近刚刚发行的新游戏。

    “是很刺激。”叶若零松松肩,“如果把生命危险排除在外的话,我其实还挺享受的。”

    “对吧?那下次也让我出一次任务呗!”加里满怀期待的望着叶若零,“你知道吗,从我进调查局一来一共就出过一次任务,而且还是帮老奶奶找她家的仿生人,结果发现居然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你说气不气?别人都有那么刺激的经历,为什么就我没有呢?这种别人都有就我没有的感觉你懂吗!你——啊!!”

    妮娜抓住加里的头,使劲的按在了桌子上,如同法官断案时敲下的法槌,发出“砰”的巨响“开会呢,你安静点。”

    “其实也没什么。”解夫文随性的笑道,“不过是明确了似乎确实有人在暗中作祟罢了。”

    解夫文将自己与妮娜在研究院的经历大体上为叶若零复述了一遍,叶若零听完眉头皱了一下,片刻后又稍稍舒展“也就是说小哈里本人为了维护自己和研究院的利益想要和我们调查局合作是吗?”

    “就是这个意思。”解夫文双手背在身后,观察着他们的局长的态度。

    “那些人的信息,小哈里有给你们吗?”

    “没有。”妮娜摇了摇头,“似乎对于小哈里来说,那些人也是极为模糊的存在。根据他的描述,他们应该不仅仅是某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很大的隐藏集团,他们很可能由恐怖组织,间谍组织和我们身边的某些人共同组成。”

    “这样的话确实很麻烦,但也符合了我们的经历。”叶若零清点着自己的记忆,“代码被篡改的仿生人,被刻意隐藏的交易记录,大规模爆炸和突然袭击我们的恐怖组织”

    “我认为小哈里很大可能上说的是真话。”罗伯特揣测道,“毕竟牵扯到他自己的利益,人在利益面前永远是坦诚的,毕竟谁都不会和钱权过不去。”

    “”叶若零沉默了一下,“还是暂且保留。明天我要去见一下老哈里,在那之后再做决定。”

    “你带谁去?”

    “随便。”

    “那老夫跟着你去吧,好久没有见到那家伙了。”解夫文道。

    兰朔雪颦眉,而后开口道“我也去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若零看了兰朔雪一眼,他知道兰朔雪的第六感很强,如果她觉得有问题的话,那八成这件事情不会简单。

    “那就我们三个人吧。”叶若零点点头,“另外,加里,下次出探索任务的时候让你去。”

    本来垂头丧气的加里顿时来了精神,像被针扎了的仓鼠般从椅子上蹦起来“好耶!”

    “那今天就解散吧,大家幸苦了。”里昂宣布道,“你们走吧,我去和底下的员工谈谈。”

    “怎么?”

    “马上到月底了,该发工资了。”里昂看了他一眼,“身为局长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当然知道,那你继续去处理吧,我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虽然表面上装得像模像样,实际上叶若零早就把工资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

    “叶若零,去喝一杯吗?”罗伯特走过来搭住他的肩膀,“我知道一家氛围不错的音乐酒吧。”

    “行啊,走吧。”

    叶若零在走之前,视线落到了兰朔雪的身上,她离开欢笑的众人,孤身一人走入了安德的黑夜中。

    “担心她?”罗伯特看到叶若零的视线变化,关心道。

    “算是吧。”叶若零偏过头,“这样的性格对于身处调查局中的她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友好,她与岛崎美砂不同,她不是一把锋利的剑,而是一面坚硬的盾但却没有要保护的人,我希望有一天,她的盾能为他人所用。”

    “说的这么微妙啊?”罗伯特轻笑了一下,“今晚就别管那些了,好好喝一杯,回去睡个好觉,明天还得继续出任务不是?啊,到了。”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很快就来到了缪斯酒吧的门口。

    这个酒吧的装饰风格与其他酒吧有所不同,没有用众多的霓虹灯堆砌,而是清一色的暖灯光地板是由棕色的合成木铺成,几乎与整个酒吧同长的吧台有数个店员正忙碌着;酒吧的人不多,他们大多穿戴整齐,或互相交谈或低头用终端办公。

    “相比起酒吧,我感觉这里更像是咖啡厅。”叶若零四下望了望,说道。

    “我觉得你会喜欢这种地方。”

    罗伯特率先走了进去,熟练的找了一处相对靠边的位置,等叶若零也坐下后,一个女性店员走了过来。

    她身着缪斯酒吧的制服,黑白的纯色搭配更显出她面容的清秀,金色的柔顺长发被梳成侧马尾,眼睛则如布满繁星的星空令人着迷。

    “带人来了?”这位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性似乎与罗伯特很熟识。

    “晚上好,琳达。”罗伯特调出酒品目录,“这是我们调查局的局长。”

    “这么年轻啊。”琳达感叹了一声,“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罗伯特看向叶若零,“你呢?”

    “和你一样吧,我喝什么酒都无所谓。”叶若零耸耸肩,“我基本分辨不出好酒和坏酒的区别,咖啡我倒是挺在行。”

    “喝酒就图一乐?”

    “差不多。”

    琳达调酒的手法很熟练,很快两个高脚杯被送到了两人的面前。

    “无星夜。”琳达俯身在柜台上,向叶若零介绍道,“这款酒的名字。”

    “很漂亮的蓝黑渐变,但为何是无星的夜晚呢。”叶若零观察着杯子,随口问道。

    “夜空虽然很美丽,但星星会夺走它的颜色,所以只有在无星的夜晚才能看到这样美丽的夜空。”琳达解释着酒的含义,“是一个客人给这杯酒起的名字哦,在三战的时候。”

    “之后呢?”

    “他再也没回来过。”琳达看着酒吧的窗外,深深的叹了口气,“好了,不打扰你们啦。好好享受这份祝福哦。”

    琳达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分溢出的情感,连忙打住,摆了摆手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战争的创伤很久都不会消失,哪怕是在安德。”罗伯特轻声道,“所以,绝对不能再让战争爆发了,人类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有极限的,那必将带来彻底的绝望。”

    “那你是为什么加入调查局的呢?为了和平吗?”叶若零抿了一口酒,用味蕾感受着其中富于变化的层次,“好喝。”

    “才不是那种高大上的东西呢。”罗伯特干笑了一声,“为了养家糊口啊,我还有老婆和女儿呢。每当说起这个都会感到羞愧,因为怕死而不敢当调查员。”

    “怕死我觉得,并不是错误。”叶若零撑着脑袋,“从某种程度上说,可能也是一个人有责任的表现吧。毕竟人不总是为了自己而活的,还有身边那些重要的人,只有知道自己死去的代价,才会更懂得活着的可贵。”

    “说这些漂亮话给现实听可没什么用,到头来该毁灭的还是得毁灭,该消失的还是会消失。”罗伯特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有些人的路上本来有光,但却结束的过于仓促,就像我喝这杯酒一样,明明是富于变化的美妙,但由于走的太快,什么也没有体会出来这真他妈该死的三战,我的同学现在有一大半只能在墓里陪我喝酒了。”

    “感到悲伤吗?”

    “没什么好悲伤的。”罗伯特的情绪很快平复下来,“都结束了,已经失去的是无法挽留的,还得看明天至少我们能做些什么。”

    他把酒吧靠在吧台边,从椅子中站起来。

    “先走了,老婆和孩子还在家里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