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十四章:岛崎美砂
    “你们那边发生什么了?”里昂的通讯刚一接通就立刻问道,“监测到你们的心率刚才非常不正常。”

    “被人袭击了。”叶若零回答道,“敌人未知,目的未知。至于跟踪的话,问题应该出在那个名为艾克的仿生人身上他的代码也被篡改了。”

    “有人希望再度挑起战争。”兰朔雪说道,她回望着向她看来的叶若零,“他似乎一直在掩饰,直到现在,当准备齐全的时候,终于要露出马脚了。”

    “嗯,最近要提高警惕了。”叶若零点点头,“我们马上回来,叫里克来接我们吧。”

    “不用了,有人顺路可以接到你们。”里昂调给叶若零一份面板,“之前你入职的时候和你说过还有个在外执行任务的调查员,个人信息已经发给你了,大约十分钟后就到。”

    叶若零的眼部面板跳出调查员的个人信息岛崎美砂,年龄18岁

    “刚成年?”

    “对于作为战争兵器而诞生的人造人来说其实没什么两样。”里昂停顿了一下,“这是她自己说的。”

    “如果这是她自己的意志的话,那怎样都行。”叶若零耸耸肩,走到之前艾莉亚摔下的地方,“阿克西斯,帮我监测一下这个人的生命体征。”

    承载着阿克西斯意识的主宰无人机在艾莉亚身边悬停了一会,道“很抱歉先生,她的脊椎已经被折断了,大约五分钟之前。”

    “知道了,回来吧。”

    主宰在空中漂浮了一圈,缓缓飞回叶若零的手臂上。

    “她到了。”里昂突然说道,“飞行器型号是蜈蚣。”

    “客运机?”叶若零抬起头,“不过看起来貌似没有车厢的样子。”

    “毕竟不是她自己的。”

    “那是?”

    “是本姑娘从坏人手里抢来的哦!”另一个声音加入了语音频道,随即飞行器缓缓降落,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生从上面跳了下来。

    女生有着一头束成双马尾的金色长发,与她那金黄的瞳孔看起来有些不搭,不过在那精致的容貌下也仅仅是白璧微瑕。她的穿着相当暴露,除了部分必要的衣物外,洁白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外,与兰朔雪简直是两个极端。

    “你就是局长了吧?”岛崎美砂向叶若零挥了挥手,轻飘飘的走过来,由于身高问题,只能稍仰起头才能与他对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总感觉以前也在哪里见过你呢~啊对,之前我杀的人里面好像也有一个和你很像的,唔唔唔一想到他那时的表情不由得会有些小兴奋呢。”

    叶若零听着岛崎美砂危险的发言,只是微微点点头,平淡的道“初次见面,我是叶若零,调查局的局长,这位是兰朔雪,和你一样是调查员。有什么话路上说吧,时间紧迫。”

    “欸~别那么无聊嘛,天天板着脸可是会得绝症的哦!”岛崎美砂对于叶若零的反应很不满,但还是先上了飞行器。

    打开自动驾驶后,岛崎美砂从驾驶位偏过头,注视着兰朔雪,眨了眨眼,又看向叶若零“现在仔细一看,还是觉得兰姐姐有意思些,嗯你好像在防备着什么呢,是什么呢~?”

    兰朔雪在岛崎美砂的问题下显得很不自在,最终抬起头,冷声道“请不要这样这种让他人觉得不舒服的行为,请适可而止。”

    “唔?”岛崎美砂歪着头,随后又坐回位子上,若有所思的道,“哦哦,我知道了嗯,那就这样吧。”

    “哪样?”

    “嘿嘿,没什么。”岛崎美砂耸耸肩,抚着自己光洁的大腿,收敛起笑容,“又有新的敌人了吗?”

    “目前看来是这样。”叶若零坐在副驾驶位,查看着岛崎美砂的个人档案,“之前在歼灭一个恐怖组织,你一个人吗?”

    “不然呢?”岛崎美砂得意的挑起眉毛,“对于一把剑来说,砍一些臭鱼烂虾不是轻轻松松。”

    把自己当成剑吗。

    叶若零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问她这个问题。

    而岛崎美砂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内心想法,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对哦,就是剑。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不是吗?我只是尽到自己作为剑的职责罢了,至于砍向谁,那就是执剑人的事情了。”

    “这样活着倒是轻松,但不会感到空虚吗?”

    “当然会,那有什么办法呢。”岛崎美砂舔着自己的嘴唇,似乎那里黏上了油渍,“想要活着就得支付点代价不是?”

    “也许吧。”

    当太阳的光就要消逝在地平线的时候,飞行器缓缓降落在了调查局顶部的停机坪上。

    “权限通过,正在下降,请勿将手伸出飞行器。”

    伴随着轻微的失重感,周围的自然光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室内的人造光源,在一阵嗡鸣声后,停机坪下降到了b1层,机舱门向右缓缓滑开。

    “欢迎回来。”里昂就站在稍远的位置,他走上前,语调平淡的欢迎众人从华亚平安归来,“之前没有注意,叶若零,义眼很好看方舟的经典款式吗。”

    “嗯,从诺瓦那买的。”叶若零走下飞行器,当他的视线落在里昂的身上时,相关的信息就全部从眼部面板弹了出来,“卖了他一个人情,以后好联系。另外,他还想要那个上次从宙斯带回来的虚构拟造的装置。”

    “他在做梦。”

    “我看也是。”叶若零整理好衣服,走向升降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