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十章:影子
    “你好,哈里院长。”

    妮娜对于这个年龄比她小一些的男人并没有用敬语的意思,同样,解夫文也只是普通的问候了一句罢了。

    哈里似乎对于他们的反应感到些许不满,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又舒展开“那我们里面说吧。”

    莱莎走在最前面,会客室的门立刻解锁,缓缓滑入门框中。

    会客室的面积很大,正中摆放着一张会议桌,靠墙的位置则是一些储物柜,稍矮一些的顶部往往摆放着一些精密的小仪器,巨大的落地窗安置在南面,因此透光效果很好,但站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却丝毫感觉不到热量。

    “这是我们研究院的一项研究成果。”哈里看到妮娜的注意力被窗户吸引了,整了下衣服,仰起头道,“这种玻璃除了能调节透明度外,还拥有很好的透光性,最重要的是,它能够调节对光线的过滤程度。现在已经是本院的专利产品之一了。”

    他说完将目光投过来,似乎很期待他的客人们的反应。

    “嗯”妮娜沉吟片刻,“贵院的研究范围真广啊,没想到在建筑方面也有所涉及。”

    “那是当然,毕竟研究院是安德最大的研究机构,研究范围不广一点怎么对的起它庞大的资金储备和众多的研究人员呢。”哈里受用的点点头,忽的想到了什么又拙略的补充道,“你们调查局要是有这样的硬件设施一定也能取得和这一样的成就。”

    “话不能这么说,”解夫文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皮笑肉不笑的道,“在学术界能做成这样的也只有你们暗系统研究院一家呀。”

    “过奖,过奖了。”哈里没有听出解夫文话里藏的刀,反而当一块糖果吞进了喉咙里,“好了,其他话就不说了,我们聊正事把,莱莎,你出去待命。”

    莱莎微微鞠躬,退了出去。

    “对了,哈里院长。”解夫文在说院长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语气,“令尊最近身体如何啊?”

    “你是问我的父亲吗?”哈里扶了一下脖子,从桌上拿起一个陶瓷水壶,“来点吗?人工泡的。”

    “嗯,老哈里现在不在研究院了吗?”解夫文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杯子从大衣内侧掏出来,放到桌上,“倒满谢谢。”

    “家严过得挺好的,他是社会历史学界的巨擎,安德当然会给予足够的重视,他退休之后就被安排在安德城郊的别墅区,由共五十台智械照顾,”哈里伸出手,比了一个五字,“而且那里环境是安德最好的,对年纪大的人的身体也有好处。我现在不忙的时候也会去看望看望。”

    “那确实挺好的。”解夫文看着茶灌满了自己的杯子后,并没有喝,而是将其盖起来,又放回了大衣中,“看茶成色不错,带回去品尝。”

    哈里对于解夫文的行为不置可否,继续说道“既然您认识家严,那应该知道暗系统研究院的前身是什么吧?”

    “嗯哼。”解夫文点点头,“咱们前任局长和你们前任院长以前关系不错。”

    “暗系统研究院暗中也正从事着对社会历史学的研究工作,包括‘2048计划’。”哈里进一步解释道。

    听到2048计划,妮娜与解夫文同时将目光投到了哈里的身上。

    “哈里院长你是如何了解到2048计划的呢?”妮娜试探性的问。

    “家严的研究记录。”哈里摊开手,“在我成为院长后,家严将他以前的研究记录都给了我,其中就包括2048计划的相关内容。”

    “所以你找我们来的意思是?”妮娜盯着他的眼睛。

    “合作。”哈里没有回避她的目光,“我认为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妮娜与解夫文对视了一眼,解夫文皱了皱眉“你想要得到什么?”

    “说纯粹为了和平那是无稽之谈。”哈里摆了摆手,“利益和权力,这是我需要的。正如你们知道的,研究院最近发展的很快,涉及的领域也很广,所以也触及到了很多不该触及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我才发现了他们。”

    “他们?”

    “对,那些影子,他们似乎正在暗中集结势力,我也不清楚,但我能够感觉到。”哈里皱着眉,“如果他们崛起了,势必会再起挑起战争,那样的话安德,研究院,调查局,我,你们全都要玩完。”

    “证据呢?”解夫文并没有完全相信哈里的话。

    哈里划开面板,推到解夫文的面前“难道这不是吗?”

    解夫文望着面板,上面正是对a642爆炸案件的报道,他抬起头“你的意思是,这场爆炸也是他们所为?”

    “显而易见——”哈里说着,从椅子中站起身,“我比你们调查局关注的更早,在爆炸发生后我立刻就让我在华亚的线人对那片区域展开了调查,而最终让我确定的是他发给我的这份从华亚治安局中调出的档案。”

    哈里将文件发给两人“你们自己看吧。”

    哈里发给两人的档案是一份协议,甲方正是这次因爆炸而几乎被完全摧毁的a类组织q0,而乙方那一栏则是空白,协议的内容大部分都和武器定制与供给有关,而且大部分都具有极强的杀伤性和破坏力。

    解夫文扫了一眼“怎么只有甲方?”

    “当然有乙方,这是一份已经生效的协议。”哈里走上前,调出协议的构成面板,将源代码输入其中——面板突然发出一阵警告声,接着整个协议变成了一团色块交杂斑驳的马赛克。

    “这是源文件损坏了?”妮娜通过罗伯特了解过这种情况。

    “嗯,很明显是人为破坏的,虽然不知道破坏者是谁,但华亚的治安局也绝对脱不了干系。”哈里斩钉截铁的道,“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不可能坐视不理,将自己多年的心血这么轻易的送出去。”

    “大体了解了。”解夫文看了一眼时间,“这场谈话的内容我会转告给我们局长的,至于是否合作还要看我们局长的意思。”

    “非常感谢。”哈里伸出手与解夫文相握,“留下来享用完晚餐再走吗?”

    “我不用了,我这把年纪了晚上总是没什么胃口。”解夫文摇着拐杖拒绝了。

    “妮娜小姐呢?”

    “今天算了,还有工作要处理。”妮娜走到哈里的边上,轻声道,“但是我们可以改日再约哦~”

    哈里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期待那一天。”

    5时34分

    “那么二位再见了。”莱莎向两人轻轻鞠了一躬,转身回到了研究院中。

    “呵呵呵你不会真喜欢那家伙吧?”解夫文苍老的脸上绽开搞怪的笑容。

    “怎么会呢。”妮娜白了这老头一眼,“还不是为了调查局。”

    就在此时,罗伯特的影像从妮娜的通讯面板中弹出“你们谈话的内容我已经记录下来了,接下来我会把记录发给里昂,再由里昂转告局长。”

    “嗯,但是记得告诉里昂”

    “什么?”

    “有关小哈里口中‘他们’的事情先不要告诉小叶,我们尚不能判断真假,更要防止打草惊蛇。现在以调查为重,等他们从华亚回来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