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第八章:夜晚
    “你是卖军火的?”叶若零看着满墙的稀有甚至违禁枪支,问道。

    “战争时期的时候是的,之后就不干啦。”诺瓦耸耸肩,“现在主要做人体改造和机械改装,顺便卖卖老古董,你想买嘛?便宜一点卖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叶若零看到了一把市面上很少见的麻醉枪,但在看了诺瓦一眼之后打消了这个想法“算了,之后有机会再说吧。”

    “也行。”诺瓦从沙发中站起来,机械臂使劲往门板上一敲,生锈的不规则门框立刻向后倒去,随着一阵机械的连锁反应,一个同样看起来岌岌可危的梯子从上方落下来,停在三人面前,“往上面一直走有个旅馆,一直是我的仿生人在管理,你们不用登记,直接随便找一间空房住就可以了。”

    “一间?”叶若零皱眉。

    “怎么?还有不满啊?”诺瓦发出牛一般的哼哼声,吹的八字胡上下颤抖,“在我们地下市场想要找到一家旅馆简直是难上加难,有人想要住都没得住,只能谁大家,你看看住里面的哪个不是有点小钱或者权的?我是看在里昂的面子上才暂时收留你们的,赶快走赶快走。”

    诺瓦不耐烦的驱赶着他们。寄人篱下的两人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暂时上了阁楼去。

    说是阁楼,其实只是向上了一层,与诺瓦店铺截然相反的是,这里的环境相当整洁,虽然装饰风格略显粗俗,但已经达到了正常旅店的标准。

    “请问是叶若零先生与兰朔雪女士吗?”一个身材火辣的女性走过来,她的脖子上,绿色的提示灯平稳的散着光,“请问是要情侣套房吗?”

    “不用,正常的双人间。”叶若零干脆的拒绝了,“这里的设施都是齐全的吗?”

    “正常旅馆的设施这里都有哦,当然,没有的,这里也有”她向叶若零靠了过来,眼看手就要触到叶若零的身体时,手腕却被一把抓住。

    “抱歉小姐,如果你觉得身体有哪里不适的话,可以让其他客人满足你。”叶若零冰冷的盯着她的眼睛,他知道眼前这个仿生人是诺瓦故意设定成这样的,估计也是为了从那些住店的蠢蛋们身上捞上一笔。

    在看到仿生人神态的变化后,叶若零松开了她的手腕,语气重新变得平和起来“麻烦帮我们开下权限,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仿生人终归是仿生人,在正常情况下,始终要遵循机器人三定律。在感受到叶若零强烈的抗拒的情感后,眼前的仿生人收敛了许多,她带领两人来到房间,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便离开了。

    叶若零看着仿生人的身影消失在过道尽头,将门轻轻关上,开启了面板的信号屏蔽模式“你先洗澡吧,我和里昂联络。”

    “嗯。”兰朔雪轻轻点点头,走进了浴室。

    果然。

    叶若零看着兰朔雪瘦小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的身上还是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是因为以前的经历吗?”叶若零摇了摇头,建立了与里昂的特殊联络路径。

    “已经到了?”里昂通过注意到了叶若零位置的变化,“感觉怎么样啊?地下市场。”

    “还没仔细看,等事情处理完了再说。”

    “也行。妮娜他们已经从暗系统研究院回来了,和我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里昂说着调了一份哈里的档案到叶若零的面前,“暗系统研究院现任院长哈里·切拉诺特·霍金斯有和我们合作的意向。”

    “合作?”

    “对。暗系统研究院除了从事对暗系统的研究外,还有从前任院长老哈里就开始的对社会历史学的探索,据我所知,老哈里和你的父亲叶知勰曾经关系不错,在社会历史学这一块也颇有建树,选择他们作为合作对象也许是不错的选择。”里昂中肯的回答道。

    “老哈里现在还活着吗?”

    “还健在,现在应该是住在安德的边缘别墅区。”里昂简短的停顿了一下,向叶若零确认道,“这一切还得看身为局长的你的看法。”

    “暂时不要和他们合作,先保持这样良好的关系,等我回去之后再议。”叶若零仍以谨慎为上,“我想先见下老哈里。”

    “那这边我先保留着,接下来的才是今天的正题,有关异化生物芯片的。”里昂把先前的面板调出来,“我仔细筛查了一下,还是之前发给你的那个组织拥有这种芯片的可能性比较大,他们是在华亚有一定势力的c类组织,与这次总部因受到波及而被摧毁的b类组织q0也有些联系。”

    “名字呢?”

    “熵。”

    “知道了,你安排一下吧。我明天中午过去和他们的领导人谈谈。”

    他们说话的时候,兰朔雪已经洗完了澡,此时的她更增添了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只是依旧能从她的举止间感受到对周遭事物的强烈抗拒,使得这种美感被轻易的击碎了。

    “明天的计划确定了吗?”兰朔雪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问道。

    “差不多了。”叶若零简短的与里昂又交谈了几句,挂断了通讯,“我去洗漱,你早点休息。”

    等到叶若零洗漱完毕的时候,兰朔雪似乎已经睡着了,蜷缩成一团,安静的像一只小猫。

    叶若零解开饮料机的权限,从中取出一杯热咖啡,又放了三块糖,一边小口的抿着,一边走到窗边,将灯轻轻关上。

    当灯彻底暗下来的时候,夜晚的世界才更加清晰,合成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几乎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但光却很清晰的投过窗,映入叶若零的瞳孔。

    在地下是看不到光的,因为有穹顶的阻挡,他在苏醒后常常会想念在格兰特时的夜晚,只要抬头就会看到的满天繁星,以及身边的

    那张熟悉的脸一闪而过,激起了无数回忆的同时带来的是在如此机械的生活中未曾有过的痛苦,不过他未曾因此而哭泣,那些已经在多年的沉睡中消逝殆尽,他或许已不再恐惧战争,但心中渴求和平的执念却随着时间的沉淀愈发的强烈。

    在思绪万千后,叶若零将窗户调为不透明,屋内只剩下一团混沌的黑暗。

    该睡了。

    叶若零闭上双眼。

    他总会将回忆留在过去,把希望留给明天。

    如果没有那一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