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零和螺旋 > 序章:零的开始
    2150年1月25日

    蒙德里安,格兰特所属

    随着骇人的炮火声逐渐淡去,变为朦胧的轰响,群山环绕着的火焰似乎也已远去,埋没在纷飞的雪中。雪花飞溅,向两边散去,两辆地面车一前一后的飞快驶过这片山谷。

    “只要过了这段,后面的路就好走了。”开车的男人紧紧盯着仪表盘,注意着车后的情况。他凝神半晌,许久微微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前面同样保持高速行驶的地面车,继续说道,“看来他们没有追上来吗,呵倒也是,基地里面给他们留了不少好东西,够他们搬上个一天了。”

    车里的氛围也因此变得轻松了许多,原本许多紧绷的神经在此时稍稍放松了一些,黑发黑瞳的少年环顾周围的人——这些都是格兰特实验室的研究员,他们似乎是组织重点保护的对象,也是这次大逃亡中唯一逃出来的一批人。而他作为其中一人的儿子,也侥幸坐上了这两车,才得以在铺天盖地的裂变弹中生还。

    尚还年幼的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放松了一些,划开面板,打算与前面的地面车中的某一个人联络。

    伴随着轻微的因为电波干扰而产生的峰鸣声,面板被接通了,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翠绿色双瞳的女孩的脸出现在屏幕中。

    “安,听我爸的朋友说,马上我们就能离开了。”少年没有什么表情的,如同作报告一般向女生汇报他方才听到的消息。

    “真的吗?”名为安的女孩长舒了一口气,“哎,我都累死啦,终于可以离开这破地方了。”

    “嗯。”他回应了一声,“啊说起来”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将话题引向了另外一个领域,似乎这样就能让他暂时忘记之前在格兰特发生的一切。

    但是逃避终归是逃避。

    当两人正愉快的交谈的时候,少年突然感觉到地面车的视镜前闪过了一道微小的光芒,起初他认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感觉到心中猛然间涌起的恶寒,这才将目光完全聚焦到那一处。

    他立刻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他试图提醒安,提醒周围的人,提醒他的父亲。但是火光已经将前面的地面车吞噬,耀眼的火焰比声音甚至更下一步到达,下一秒,才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将周围一切全部卷开的冲击波。

    少年的身体瞬间被掀翻到墙上,他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发觉视线突然昏暗起来,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离他是那么的遥远他看到研究员们如同提线木偶般扭曲在空中的身体,听到男人女人野兽似的尖叫与怒吼,感觉到车子正向下坠去,向一边翻去,最终,他眼中的所有彻底被黑暗席卷,定格在意识最后一刻的,是安在面板屏幕中的微笑。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即便最后他的父亲带着他还有几人成功逃脱,那一幕还是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让一颗本就因战争染上寒霜的心脏彻底的冻结,凝固,并伴随着这个少年沉睡在冬眠舱中,直到战争结束。

    2177年6月22日

    沉睡可以让人忘记过去,时间可以淡化人的痛苦,这句话确实没错。

    在不知多少个日夜的沉睡中,叶若零感受不到外界的变化,没有了战争的喧嚣,死亡的吵闹,离别的低吟,他的心虽没有解冻,但回忆却因此被悄然封藏,他没有忘记,只是缺乏一个再度开启的时刻。他在等待,在黑暗中望着黑暗,走过许许多多的梦境,又回到现实的冰冷。

    “你该醒来了。”

    这样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叶若零发觉自己似乎已脱离了沉睡的状态,只是身体依然被束缚着,眼前的景物是模糊的,好像有一个深色的盖板以及一块完全透明的玻璃,它们阻隔了他与外界的联系,而此刻,屏障被彻底解除了。

    “呼——!”

    如同从梦境中惊醒,叶若零不由自主的猛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新鲜的空气从鼻腔流入肺部,又缓缓排出。

    这样美妙的循环让他终于感受到了活着。

    “恭喜你再一次活过来,叶先生。”站在控制面板旁的高瘦男人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如同上个世纪的早被淘汰的人工智能,“虽然目前您的身体年龄比我小一些,但实际上,你的出生日期比我早了十二年,所以我姑且打算叫您先生,并用敬语称呼您。”

    男人的语速相当的快,但咬字十分清楚。

    “嗯咳咳,咳”叶若零清了清嗓子,看着束缚在自己腿部的钢环向两边退开,这才抬起自己的脚,努力让它们重新被血液灌满。

    “您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虽然冬眠舱的营养液让您的四肢不至于萎缩,但太久没有活动可能会让您感到些许不适应,如果感到四肢发麻属于正常情况,请不用担心。”男人继续念叨着,仿佛之前就已经背好了台词,而现在只是又重新复述了一遍。

    “我知道了。”叶若零环顾四周,看着周围摆放整齐的器具与光洁的超合金墙壁,道,“我睡了多长时间?”

    “粗略的概括的话,是二十七年。冬眠的技术现在尚不成熟,所以您的身体还是在沉睡期间成长了一些,现在您身体的真实年龄是二十岁。”男人说道,“顺带一提,我叫里昂,是您的父亲吩咐我在战争结束后唤醒您。”

    “嗯。”叶若零深吸了一口气,在犹豫了一番后,终于将双脚探出,再一次站在了地面上。地球上的重力是如此的陌生,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向前摔去,好在里昂在一旁扶住了他。叶若零感受着自身的重力,连连向前跨了两步才最终让自己有了自主行走的能力,“我爸父亲呢?”

    “已经于2175年因辐射而导致的大面积细胞坏死而去世了。”

    叶若零抬头看了一眼里昂,里昂推了一下黑框眼睛,灰色的瞳孔微微触动“对于您的父亲,我深表遗憾。”

    “没什么。”叶若零理顺自己的头发,由于在沉睡期间头发也在生长,现在已完全可以遮盖他的眼睛,不过他也没有要剪的意思,而是将其向两边拨开,“2048计划还在进行吗?”

    “嗯。”里昂点点头,“关于2048计划的内容我会马上详细地告知您,不过计划没必要现在就重启,我的意思是在这之后您可以花点休息一下,在安德逛一逛,熟悉一下现在的情况,等完全恢复时再到我发给您的地址报道。”

    叶若零的父亲,叶知勰,曾经是格兰特实验室的最高研究员,在年轻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计划,名为“2048计划”。

    “2048计划”基于一门新兴的学科,社会历史学——能够通过对人类社会过去与当下的分析推演出未来的发展,根据社会历史学预测的内容,人类将在2048年内的某一时刻彻底灭亡,也就是说每时每刻都有可能是人类的末路。为了防止这一情况的发生,叶知勰才提出了这一计划,不过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晓,因为其正确性暂且不谈,任何一个有生命的存在都有可能成为导致人类灭亡的因素。

    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不过其代价也是明显的,因为其提出者已经为其奉献了自己的一生,而他的儿子将成为他的继承人。

    等到里昂将完整的前因后果告诉叶若零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两人站在这栋建筑物的门口,做短暂的告别。

    “那么我们就在此别过吧。”里昂对叶若零道,“希望您来到调查局时是最佳状态。”

    “”叶若零的思绪被里昂的道别打断,他微微愣神,然后抬起头回答道,“嗯,啊另外,你可以不用用敬语称呼我,毕竟按身体年龄来算,你比我大上不少。”

    说完,叶若零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检测到您正在离开安德冬眠舱收集间,您现在要去哪儿?”面板自带的人工智能在叶若零离开的下一秒弹出来,顺带展开了一张安德的地图。

    “带我去最近的空轨站。”叶若零说完,面板立刻导航出了一段最短的路径。

    收集间所处的位置是安德的东南角,属于较为偏僻的地区,要想进入内核区必须通过空轨,叶若零跟着导航,穿过人相对较少的快速通道,没过多久便来到了空轨站。

    空轨站台高度在30米左右,需要乘坐电梯才能来到搭乘区,每个人的面板会在进入站台时自动连接上中枢网络,以获取乘客的个人与行程信息。到了站台,人便开始多了起来,各式的服装交杂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人工智能,仿生人的数量甚至比人数还要多,这是战争时所有人都奢望的景象。

    此时正值正午。太阳透过顶部的玻璃照射入空轨封闭的圆筒轨道中,再经过层层发射照亮站台的阴影,然而站台内的温度却是恒定的,不光是因为站台内部的温度调节装置,更是因为安德本身就是一座封闭的科学之都——在安德的外圈笼罩着一个巨大的穹顶,所有的天气变化,昼夜交替都通过它来完成。

    叶若零跟随人流进入胶囊状的车厢中,这种城市内的空轨车厢往往长度较短,但制动效果也更好。当叶若零坐下的时候,安全带自动从两侧延展出,固定住他的身体,他喜欢观察周围的习惯让他的视线落在了左侧一个由一对父母与一个孩子组成的家庭上孩子正高兴的同母亲说着话,而父亲则一脸的疲倦,看起来随时都会昏睡过去的样子。看父亲的装束,他应该是安德某个研究所的研究员。

    叶若零不禁在心中暗自嘲讽,无论哪个时代,普通人永远是受害者,尤其是战争的时候。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是全人类都没有想到的,起初只是因为一个恐怖组织的建立,随后大大小小的组织开始在各个国家内部出现,到2100年,已有518个组织建立起来,国际社会的秩序因此而动荡不安,但一切均还在可控范围内,直到一种名为“陨星能”的拥有巨大潜力的新能源的出现,为了保有自己在未来的国际地位,战争从起初的冷战阶段进入了彻底的混战阶段,国家开始分裂,大型组织抢夺小型组织的能源,而小型组织为使自己生存下来不得不向其他的大型组织求助,其中就有包括方舟,宙斯与煌在内的超大型组织,这种状况愈演愈烈,到了2167年,以方舟为首的各个组织为了结束战争,组成联合军,向众掠夺者宣战,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最终,2177年,最后一个掠夺者组织被剿灭,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

    第三次世界大战共历时27年(21502177),涉及553个国家与组织,102亿人,其中有117亿人死亡,是人类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破坏性最强的战争。

    看似这场战争给人类以血的教训,但只要人类社会尚还存在,利益纷争就不会停止,战争结束后,是胜利方对于失败方,强大方对于弱小方的剥削,打着维护世界和平的旗号,卡斯托克体系因此诞生。

    虽然安德是无组织控制的中立城市,卡斯托克体系对其影响相对较小,但是这里也不见得有多么太平。

    想到这里时,空轨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再一次顺着人流走出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已经完全不同了这里是安德的内环,正中的高数百米的建筑正是世界树公园,灰色的躯干分成四条扭曲盘旋,在顶部分散开来,形似一棵参天古树,实际上这是安德的中枢,相当于人体的心脏,其周围是一圈人工修剪的绿化带,旁边则分布着相对重要的研究院或基础设施。而叶若零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调查局。

    调查局位于双子大厦与暗系统研究院的中间,是一颇具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其色调只有黑白两色,在最外面的位置有着调查局的标志一颗眼睛后延伸出无数线条,扭曲成如同螺旋一般的图案,眼睛与螺旋的颜色均是白色,与合成黑曜石的底板形成鲜明对比。

    叶若零缓缓叹了口气,走进了调查局的大门,留下那只眼睛默默凝视着不知何处。

    “我还以为你会更晚些来的。”里昂就坐在门口的柜台处,看来是听到了他的话,不再用敬语了。

    “安德这城市我已经大致熟悉过了,”叶若零说完又补充道,“用终端。”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里昂的语气中难得的发生了变化。

    “冬眠后遗症缓解的基本差不多了。”叶若零靠着柜台,“基地呢?”

    “在上面,毕竟我们调查局明面上还是作为社会历史学的研究机构存在的。”里昂站起来,示意旁边站着的一个仿生人接替一下他。

    叶若零跟着里昂来到走廊尽头,看到已经有另外一个男人等候在那里了,他有着比里昂更短些的短发,留着小胡子,身材健壮,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

    “啊,来了啊。”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我叫罗伯特·尤尔达,在调查局和里昂一样担任观测员一职。”

    “嗯,你好。”叶若零朝他点点头,进入电梯中,鉴于调查局的人应该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便没有再自我介绍了。

    罗伯特对于叶若零略显冷淡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反应,跟着进入电梯后与一旁的里昂交谈起来“说起来,今天还有一个新人要来吧?”

    “是的。”里昂扶了一下眼睛,“已经到了。”

    电梯来到4层后,门缓缓打开。

    “这里就是我们的总部了。”里昂介绍道。

    穿过一小段走廊,可以看到左侧许多显示着无人的封闭工作间,右侧则是相对宽阔的一片区域,在正中有着一个宽大的屏幕,下方除了密密麻麻的控制台外还有几台独立终端。

    在可视范围内,一共有五人,电梯的提示音让他们将视线投了过来。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率先发话的是一个有着棕色齐肩短发,身着黑色束身衣与红色外套,身材凹凸有致的女性,她看到叶若零的到来,眼睛一亮,舔了舔嘴唇,继续道,“还是个小帅哥呀,嗯嗯,比起叶知勰那老头,我还是更喜欢这个小朋友。”

    “你收敛点吧,大姐,再这样下去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男朋友啦。”旁边一个金发碧眼,穿着相当前卫的男性接话道。

    “嗯?”女性转过头,额头上肉眼可见的青筋暴起,“你说什么?”

    “没,没啥,夸大姐您啊——!”男生还没来得及解释已经被从后面锁住了喉咙,“哦哦哦”

    望着扭成一团的两人,里昂淡定的向叶若零介绍道“那边那个身材很好的是妮娜·喀拉纳什,是调查员,另外那个被女人碰一下就兴奋的要死的变态叫加里·摩根,也是调查员,同时也担任技术师的职位。”

    “那是机械手吗?”叶若零注意到了加里的右手。

    “嗯。”里昂肯定道,“那是他自己装上去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邀请他来这里的原因。”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真好,真好。”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慢慢走过来,身上的黑色风衣将他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他用蔚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叶若零,若有所思之余,嘴角轻轻的动了一下,道,“不要因为亲人的离去而感到悲伤,不要因为见过了死亡就深陷绝望”他说完有意停顿下来,似乎是在观察叶若零的表情变化,“不过看起来,你并不是那类人,你似乎比他们还要再疯狂一些。”

    “谁不是呢。”叶若零望着比自己略矮一些的老人,“大家都是疯子,就没必要再比个高下了吧?”

    “哼哼。”老人似是用鼻子发出了嗤笑的声音,“挺好的。我叫解夫文,是这里的技术师。”

    罗伯特微笑着道“解师傅的技术可好了,我们这边的核心硬件都是由他管理的。”

    “说好话就免了吧。”解夫文咧了咧嘴,“我这把年纪了,什么话没听过。”

    罗伯特听解夫文如此说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尴尬的挠了挠头。

    “还有一个调查员还在外执行任务。”里昂没有在意这不太友好的气氛,继续对叶若零道,“之后会把她介绍给你的。”

    “嗯。”叶若零答应了一声,视线落在了剩余那个没有被介绍,也没有上前试图介绍自己的人的身上。

    这是一个有着黑色长发,深蓝色瞳孔,长相精致的女生,她扎着低马尾,穿着一套束身的黑蓝双色的制服,从棱角分明的高帮鞋延出的黑色裤袜勾勒出腿部优美的曲线。

    总而言之,她的穿着相当保守,似乎不想把身体的任何一处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中。

    当叶若零看过去的时候,女生的头也转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就这样交汇在了一起。他看着那双美丽的眸子,突然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太熟悉那种感觉了——死一般的冰冷,那是只有经历过完全的绝望的人才会拥有的东西,只是这个女生将这种几乎要凝成实体的绝望当作了自己的剑与盾牌,与她周围的所有事物不停的对抗。

    “那边那个就是新人了吧?”罗伯特注意到了叶若零视线的变化,也看了过去,“那”他看向里昂,似乎是为了确认什么。

    “嗯。”里昂点点头,提高音量对众人道,“好了,都安静一下吧。”

    他看着解夫文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妮娜放下了手中的加里之后,才继续道,“迎新活动什么的我们就直接跳过了,因为现在我们多了两名成员,所以要安排一下职位。首先是兰朔雪”里昂望着兰朔雪,然后打开终端,看了一眼自己的面板,“根据你的综合信息你将被安排为调查员,有问题吗?”

    “没有。”兰朔雪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她的声音很清楚,却异常冰冷。

    里昂走到终端前,把兰朔雪的档案录入到终端中,过了一会从中抽出一张卡片“这张卡片是你的通行证,使用具有调查局权限的任何物品都需要它,你的终端上也有一份,如果遗失可以用终端的暂时替代。”

    在等兰朔雪把一些其他信息确认完毕后,里昂转过头,调出另一份档案“接下来是叶若零根据前局长叶知勰的要求,现在我正式将我的代理局长一位交给叶若零,在担任局长一位后你将拥有以下档案中列出的所有权限。”

    叶若零眨了眨眼,虽说他知道父亲会让自己加入调查局,但让自己担任局长这个决定他是从未考虑过的,感受到周围众人投来的视线,他点了点头,接受了那份档案。

    “我知道你对你父亲的这项决定感到不理解,但我想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罗伯特在一旁拍了拍叶若零的肩膀道,“不过在担任局长前,你还差一个权限。”

    “什么?”叶若零一边问着,一边注意到在档案中有一栏是未解锁的。

    “那是成员档案,那一项必须要通过考核才能够解锁。”里昂解释道。

    “考核?”

    “对。”里昂从控制台中调出一张地图投放在屏幕中,“每一个加入的成员都需要先完成一项难度为b级的任务。”他指着屏幕中一小块区域道

    “今晚在宙斯东面海域,第21区,有一场违禁武器贸易,打击程度b,保密程度c,执行调查员叶若零,兰朔雪,协助调查员妮娜·喀拉纳什,任务于2177年6月22日4时30分开始,预计抵达时间为2177年6月22日7时30分,你们还有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