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笙箫鸣 > 第六十一章 密归皇宫
    皇宫深处草木丛生,虎兽低吼,绿树青山透着令人窒息的压力,丝丝云雾荡在缠绕的古树之间,颇显朦胧。

    夕阳犹在天际,此处却是昏沉至极,淡淡的湿泞叫人浑身不舒服。御林军被叫去充当城卫军,守护未央湖的宫宴,皇宫处处空荡。这里,却依旧森严。一批批巡逻队隔三差五便会路过,细看其服饰,竟是专护皇上安危的禁军。

    又是一队禁军离开,一株古树后的草微微动了下,凭空伸出一只着桃鞋的脚,紧而是腿、身、手、脸——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咕噜咕噜转,敏锐地打量周边。

    确认安全。夜离笙清眸两眨,唇角勾起满意的笑容。玉手徐徐抬起,伴着浅浅的蓝光萦绕,交缠、加深。随着双手的变幻,蓝光迅速凝实。

    螓首微颔,修指虚空一点,蓝光窜出,停在了半空,徐徐交融、扩张,最终形成一扇泛着波光的虚门。

    双手一拍,大功告成,她狡黠地一笑,抬脚跨进了微波轻荡的门。

    神魂微微一荡,眼前已是另一番景象,黑夜弥漫,无星辰,却有光。树木丛生的山岭比外界要险峻许多,却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无力感,仿佛白云,一触便没了踪迹。

    “小狐狸?”清越的声音回映在空荡的山崖,夜离笙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久久不见回语,她唇角一掀,笑意盈盈地耸肩,“小狐狸不在,那一谷琼酿可就归我喽!”

    “小丫头,你敢动琼酿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雄厚的声音中夹着愠怒,亦携着些无奈。

    夜离笙眼睛两眨,笑得愈发浓了,回首便看到了那个醉醺醺的老大叔。要妖界,狐族!听好看哥哥说狐族还挺厉害的,怎么会待在天宇护宫大阵呢?

    “外面都在为你庆生,你倒好,跑到老狐狸这儿撒野来了!”他仿佛来不及坐下,随便摊在地上,斜倚着石头,迫不及待地抬手灌了口酒。

    “你也知道今日是我生辰啊!”夜离笙也学他那般躺下,顺手抢过酒壶,轻车熟路地倒了口,“小气鬼,连口琼酿都不送!”

    “你不是喝了口吗?”大叔貌近中年,却风华不减,披散的长发透着慵懒的美。轻笑了声,他侧手夺酒,斜昵夜离笙,蓦然一窒,浑浊的眼珠刹那清澈,倒映着一枚精致的簪子。

    “这是,梦羽兰伤?”他匆匆将乱发拦到耳后,瞬间酒醒。

    夜离笙并不回答,清眸一眨,脑袋一歪,摇络相撞,碰出清脆的声音。

    老狐狸愣了许久,方颤微微地伸出手,指尖触到梦兰,又迅速缩回,抬眼看向夜离笙“你见到他了?”

    “她?”夜离笙眉尖轻挑,眸子里闪着疑惑,嘴唇微微晃动,声音轻若蚊蝇,几不可查,“静姨吗?”

    “静姨?”

    夜离笙一顿,嗔怒地瞪向老狐狸“你又用妖术读我的心!”

    “读心术是蜉蝣族的,老狐狸那是耳朵敏锐!”老狐狸琢磨着夜离笙先前的话,转而成了了然,“看来她什么也没说啊!”

    “说什么呀?”

    老大叔缓缓靠在石头上,抢过酒壶,眼里又成了朦胧,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灌了口酒,含糊不清地开口“你不去凑热闹,跑我这儿干什么?”

    夜离笙暗暗白了他一眼,知道他不说,索性不追究了“我来问你个事儿,知道骨冷魂清吗?”

    “什么骨什么清?”他的声音越来越弱,酒壶一倾,酒都撒出来了,他却仿若未觉。

    “你到底知不知道啊?”眼看他要睡过去了,夜离笙一咬牙,扯着他的袖子使劲摇了几下。

    “你别急别急!我在想!”老狐狸心疼地拉了拉衣服,瞪了眼夜离笙,“我又不是万事通,这种奇怪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我怎么知道?骨冷魂清……没听过呀!”

    “是一种毒药,你再想想!”夜离笙咬唇,不死心地推了推他。

    “毒?”老狐狸撇嘴,“你为什么不问你静姨呢?世上比她还懂毒的人可没几个!”

    “静姨也不知道啊!你不是号称天上地下无所不知吗?”夜离笙小嘴一翘,轻轻一哼,这骗人鬼,再也不信他了!

    “无所不知也有个限啊!”他含糊地低估了句,“静丫头都不知道,估计不是凡物,妖界也定然没有,若是在神仙冥三界还有迹可循,若是在魔界,那就麻烦了!”

    “为什么?”

    “七千年前六界大战,最后五界联合,诛杀魔尊,魔尊陨落时魔界烬燃,泱泱紫火不知烧了多久,无数的神奇宝物也在那火中化为灰烬啊!若你找的是那什么骨什么清是七千年前之物,那……难咯!”老狐狸幽幽一叹,无限惋惜。

    “真的,没办法吗?”夜离笙喃喃轻语,眸色暗了些许。

    “傻丫头,别想这些了!那些神物太虚渺,倒不如一杯琼酿来的妙!”老狐狸一笑,挑眉盯着酒,忽又看向夜离笙,“你身上内灵贯通不错嘛!就是有些虚浮,回头找你静姨调解一下!”

    “为什么你能看出我的灵力,而我看不出你的?”

    “大叔我修炼了将近万年,天生就是纯灵,自然与你这混灵不同,只有你彻底将内力化为灵力,才可能真正感受到万物之灵!”老狐狸悠悠灌了口酒,斜睨着她,“不过你这进步速度之快也令我震惊,竟将寒气引为己用,助你的人是静丫头?还是夜临衍?当初教过他两招,如今也应蕴出灵力了吧!”

    “都不是!”夜离笙微微摇头,唇角噙着笑,甚是清甜。是好看哥哥吧!冰室中他助她疗伤,她感觉到了。

    “怎么可能?你的身体天生排斥他力,除了亲人谁还可以?”老狐狸瞬间坐起,“快让我看看!”

    说话间他已抬手,刹那间微波迭起,肉眼可见的黄光从四面涌来,在他手上凝聚流转,又注入夜离笙体内。

    时不过几,老狐狸猛地一顿,进入夜离笙体内的灵力尽数还了出来。似有所料,他不慌不忙的转手,卸了冲力。正当他舒了口气时,突然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出,体内灵力四蹿,倾刻间冲断两条经脉。

    “君老,君老你怎么样?“夜离笙察觉有异,匆匆扶住老狐狸。

    “我没事儿,你先回去,我自己疗伤,此处灵力不稳,会伤到你!”老狐狸眉头紧皱,一手推开夜离笙,一手已凝聚灵力。

    “好!”深知自己帮不上忙,夜离笙轻轻点头,担忧地看了看君老,选择离开。

    天地重归宁静,淡黄色的光波环在他周身,徐徐萦绕,起起伏伏中从仓促到稳定,老狐狸的眉头也渐渐舒展。

    终于,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缓缓睁开眼睛,望向夜离笙离开的方向,轻声呢喃“为小丫头引寒气的灵力圣洁华丽、恐怖霸道,莫非是……”他瞳眸骤缩,迸出忌惮的光芒,“邢箫?”没错,这世上除了邢箫没有比这更圣洁的灵力!

    “可后面伤我的灵力又是什么?”老狐狸眉头紧皱,百思不得其解,“我上万年修为轻易被伤?我还感受不到它是何气息?还有,小丫头怎么会和邢箫那个魔头扯上关系?”

    苍茫夜色下,老狐狸仰头灌了口酒,蹙眉不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