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被玩坏了的游戏 > 第八章 军人的意义
    希之缘作为与梦之邦同一时期出现的林中城,其城主韩义飞也是罗启文的心腹。“韩叔叔,我实在想不明白我爸爸为何会如此器重那个毛头小子,林中城是家父和您经营这么多年的成果,岂能拱手让给一个外人。”罗振喝着酒,不忿道。韩义飞微微摇头,自顾饮下一杯,说道“你还太年轻,林中城比之地表如沧海一粟,你只值这个价吗?”

    “我也知道,林中城战略一旦开始,这弹丸之地算不了什么,但是流言四起我这心里着实不是滋味。”罗振叹声道。

    “流言攻心,你要明白这是有些人的手段。”韩义飞起身,他看着罗振说道,“你父亲对林中城战略的看重是你无法想象的。”

    罗振闻言深锁眉头,“多谢韩叔叔提点。”

    “报告!”

    卫兵看向韩义飞,“城主,罗城主急召罗振回城。”

    “可知何事?”罗振问道。

    “听说是某个小孙儿冲撞了他。”卫兵退下。

    “父亲脾气向来平和,这点小事用得着生这么大的气。”罗振不解。

    韩义飞淡淡道“你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他是要给你们敲敲警钟了。”

    韩义飞自地表就跟着罗启文,即是上下级,又情同兄弟,罗启文平时确实很随和,但是遇到正事的时候就像换了个人。

    “韩叔叔,还望赐教。”罗振谦卑道,他排行老三,今年刚过四十岁,他也深知林中城战略对父亲的重要性。

    韩义飞沉思片刻,说道“无条件服从即可。”

    看着罗振离开,韩义飞叹了口气,三十年前他坚信罗启文的林中城战略是对的,与之共同来到地表拼搏,那个时候太难了,异人还没有放弃对人类的最后绝杀,地表的每一天都很凶险。

    三十年如过眼云烟,其中酸楚又有几人明白,眼下到了关键时刻,林中城战略的开展意味着人类开始夺回属于自己的领地,这是历史性的时刻。

    “兵法云敌疲我扰,敌退我进,异人既然累了,那就该我们动手了。”韩义飞自语道。

    第二天,召昭如约来到罗启文家中,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他并不在意,直奔正堂。

    步入正堂,看到四个人并排跪立,他们的眼神各不相同,其中一个正欲起身被罗振拉住。

    “四位伯伯此时必定怨恨我,正如外界传言我一个外人岂有资格继承这偌大城池。”召昭并排站立,“这点你们大可放心,我要的是和平。”

    “好大的口气啊,哼!”四人当中排在最末的胖子冷哼一声,他叫罗华,排行老四。

    “四伯纸醉金迷,常驻温柔之乡岂会懂得何为大丈夫。”召昭语气冷傲,神色鄙夷。

    罗华一跃而起,怒视召昭,他的确是四兄弟当中实力最差的,罗启文那么大本事都没能让他达到s级基因,此时又被召昭嘲讽,已然怒火攻心。

    “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自视甚高,但又一无是处。”召昭这句话让他彻底疯狂。

    其他人脸色也不好看,罗华再差劲也是亲兄弟,在他们眼里并不认可召昭,就像他们从不认可罗云曦一样。

    罗华势大力沉一拳砸向召昭,在召昭眼里,一个连s级基因都没达到的人,动作和龟速没有差别。

    闪身避开正面,立掌挑其后肘,骨头错位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作为兄弟你自幼便嫉妒你的五弟,背地里中伤他,犯了错也都推到他的头上。”召昭言语间将罗华双手双脚的关节卸掉,看着他伏地挣扎的样子,召昭冷言道。

    “一个做哥哥的倒像是个弟弟。”召昭说着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刚刚直起身子的罗华又被打在地上。

    “这一巴掌是替云曦的父亲抽的,抽你以大欺小,无兄无弟!”召昭看着趴在地上叫骂的罗华说道。

    “有本事你杀了我,杀了我!”罗华关节被卸掉,基因的自愈能力无法起到作用,而他又锦衣玉食根本不会自己复位,挣扎着直起身子是他最后的尊严。

    召昭并不着急,在罗华刚刚起身时再次一个耳光,“云曦父亲失踪,所有人都在努力搜寻,唯独你带着人在丛林中瞎转悠,还恬不知耻的说迷路,这一耳光就打你个不知轻重。”

    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罗华,召昭扫视三位伯伯,他们面色阴沉,并无动作,召昭说的这些事情他们也很清楚。

    “云曦的父亲是你们当中天赋最高的,而且是唯一一个凭借自身实力达到s级基因的,嫉妒让你们产生怨恨。”召昭很早之前就调查过云曦的父亲,试图找到一些线索。

    “作为兄长,放任自己的子女去欺辱云曦母女,以至于云曦的母亲郁郁而终,亲情在你们眼里竟如此的一文不值!”召昭的话让他们无法反驳,即便他们没有做,但他们没有阻止。

    起初他们只是以为是孩子间的矛盾,根本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这件事他们认。

    “你以为你是谁?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们!”老二罗战赫然起身,怒斥召昭。

    相比于罗华,另外三个都有属于自己的林中城,规模虽不及梦之邦,但有罗启文的支持也是也属于一线城市。

    “二伯终于看不下去了,以你的性格能忍这么久已经超出我的意料了。”召昭看着罗战,“出手吧。”

    召昭故意挑衅,他是从杀戮中走出来的,故而他很善战。基因的差别让召昭无所顾忌,s级基因和他还有天壤之别。

    召昭此次就是要打碎他们的傲气,根本不给其机会,只是一个照面便将罗战击倒,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没有用。

    “这些天你们每天宴请那么多s级基因的人做客,称兄道弟、溜须拍马,他们难道就不是外人了吗?我毕竟也算你们半个亲人,云曦更是你们的亲侄女!”召昭看着挣扎不起的罗战,厉声道。

    “真正的亲人你们漠不关心,真正的外人你们却掏心掏肺。”召昭冷笑道,“多么可笑!”

    “你跨越了s级?”大伯罗军沉默了良久说道,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如此看重召昭了。

    同时召昭的话也一直在他脑海萦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他对待罗云曦的态度变得冷漠起来,或许是那种氛围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

    甚至现在还有人说罗云曦是个妖女,克死了亲生父母,一个孩子承受了太多本不该她承受的东西,他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这一切。

    他承认父亲对老五的器重让他眼红,他也承认老五的消失让他松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大哥很失败,之前所有自我安慰的理由都无法让他原谅自己。

    他的脑海里涌现出那个幼小的身影,无论他怎么回忆,老五在他的脑海里只有小时候。

    “去去去,找你四哥玩去。”罗军与罗虎相差近二十岁,然而罗虎就像是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

    “四哥不带我玩。”罗虎总是委屈巴巴的样子。

    “他又欺负你了吧,坐那吧,我这还有事呢,别吵我啊。”罗军笑看着端坐着的罗虎。

    “真不错,这字写的是越来越漂亮了,看来没少用功。”罗军看着认真书写的罗虎夸赞道。

    “嗯,我每天都在练习呢,以后一定可以帮到哥哥的。”罗虎坚定的点了点头。

    “小虎,这个时代只靠文笔是不行的,我们都是国家的军人,武力才是根本,从今天开始我会抽空教你的。”罗军郑重的将手里的木剑递给只有他一半高的罗虎。

    “我一定会成为像大哥一样厉害的人。”罗虎双手捧住,坚定的眼神至今仍在罗军记忆中。

    罗虎是孤独的,他没有伙伴,但他很开心,只为大哥的一句夸赞,他坚定的做好大哥交给他的每一件事,因为大哥最疼他。

    “大哥,我基因达到s级了,大哥,我终于成为像你一样厉害的人了。”罗虎兴奋的跑到罗军面前紧紧抱住了他。

    他的神色在这一刻阴暗下来,有一根刺扎进了他的心里,罗虎的优秀让他不安。

    从那时起,他拼命的逼迫自己做到最好,但是罗虎每次都比他还要好,直到罗虎失踪。

    他竟然没有丝毫伤心,反倒有些安心,他时常会梦到罗虎小时候,梦中惊醒的他便会安慰自己他没有错。

    直到此时此刻,他终于意识到那个人是他的兄弟,是他的亲弟弟。

    “大哥,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想我吗?”

    罗军突然想到罗虎失踪前去找过自己,当时他只是敷衍了事,分别时说过这句话。

    “啊~”罗军在这一刻崩溃了,以罗虎缜密的心思不可能察觉不到他的想法。

    “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罗军涕泪横流,负罪感让他喘不过气来。

    罗启文暗中看着所有的一切,此时的他闭着眼睛,任由泪水滑落,他这个做父亲的同样有错。

    召昭望着忙前忙后的罗云曦,她一身素衣,短发也被披肩长发取代,她不敢去看召昭,从她知道召昭要参加诛神之战那一刻,她一直处于恐惧之中。

    她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家,再也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发呆,再也不用哭着等待天明,召昭是她全部的依靠,只要召昭在她身边她就会很安心。

    然而她的丈夫即将面临一场最凶险的战斗,而她却无法阻止,她想过去找爷爷让召昭不要去,但是她走到一半便迈不动步子。

    她很清楚召昭的梦想,她不能阻止。

    “云曦。”召昭轻声喊道,这一声呼喊让罗云曦抽泣起来,她终究没那么坚强。

    “我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不会倒在这里。”召昭将其拥入怀中。

    “那她呢?”罗云曦良久说道,“她是你最爱的人。”

    召昭愣住了,不由笑了出来,轻轻的弹了弹罗云曦的鼻尖,他将罗云曦脖子上的玉牌拿在手里,“这就是我给你的承诺。”

    敲门声打破了二人世界,来人是麒麟军统帅战博,此时的他身着便衣,壮硕的身材比召昭更甚。

    “没有打扰到你吧。”战博平和道,“能否出去走走。”

    二人来到城外的一处空地,身后留下长长的脚印,冬天的风有时很凶猛,有时很温和,面前的雪地上几根枯草被微风吹动,缓缓滑行。

    “你对此次战斗有何看法?”战博挺立身姿,他看着眼前黑暗中的雪地说道。

    关于战博白天的答谢召昭不得其解,现在的问题他有些迟疑,这个战略是他曾对刘志恢提出过,其根本在于分散地下城的矛盾。

    然而从诛神计划开始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事情的发展便出现了偏差,召昭沉声说道“黑夜之后必然是光明,有些人不在乎长短。”

    青龙军一千人,这里面混迹了太多为了镀一层金而被安排进来的人,其他的队伍也有这种现象,他们都很清楚诛神之战是不存在胜利的可能,只要参加就是巨大的荣誉。

    这份荣誉可以让他们以后的路增添更多的筹码,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让召昭觉得诛神之战或将流于形式。

    战博看着召昭凝重的神色,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当兵?”

    “生来就是……”召昭顺口答道,然而此刻他的眉宇骤然紧锁,一直以来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是军人,生来就是。

    战博看着召昭此时的神态笑了起来,说道“几乎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就好像没人去考虑我们为什么是人一样。”

    “人的寿命太长了,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位置太少,新的思想难以与旧思想抗争。”战博淡淡的说道,“五大城的掌权者五十年来更换的屈指可数,以他们的基因再过百年依旧可以活的好好的,然而这百年的统治思想还是一样,否定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

    “即便我知道我练兵过于严苛,但我依旧坚持。”战博叹了口气,“因为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同时我也在想,如果有人提出了更好的办法,我是接受还是否定,否定别人代价最小。”

    召昭认真的思索着,战博的话让他越想越感到无力,否定五大城的制度,重新制定新的制度。

    召昭深吸一口气,就算知道了问题所在,换掉所有的掌权者,然后呢?新的制度是什么?有没有把握实施下去?新的难道就比旧的好?

    “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战博此时看似玩笑的问道,然而召昭的心却难以平静。

    他看着战博的眼睛,如同有着摄人心魄的能力,但是他真的感兴趣,于是说道“你想从哪里入手?”

    “林中城!”战博直言道,“罗将军在林中城战略上有绝对的话语权,而你又是他最看重的人,加上第六营的实力,你只要点头,就成功了一半。”

    “说回我刚才的话,军人二字不该这么廉价,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无所顾忌的说他是军人。”战博是孤傲的,他也有傲气的资本。

    “你觉得什么是军人?”召昭问道。

    战博坚毅的看着远方,良久他赫然转身正对召昭,说道“我会让你们看到的,这便是麒麟军此次出战的意义!”

    看着战博,回想着麒麟军亡灵山的一千座血碑,一股寒意席卷全身,召昭第一次觉得他竟然可以在一个人面前如此的渺小。

    视死如归的精神铸造了今日杀气腾腾的麒麟军,一支让观者屏息的军队,它的名声很快便能传遍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