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被玩坏了的游戏 > 第七章 林中城战略
    召昭眉头紧锁,他摇了摇头,说道“林中城计划一旦开始,恐怕会更加消磨人们的意志,同时一旦异人选择清剿,再想退守就很麻烦。”罗启文点点头,说道“地表新人的出现已经让地下城陷入两难境地,一直固守即便熬的过异人,地表新人便成为最大的敌人,到那时有没有必胜的把握呢?”召昭保持沉默的同时也在认真回想,罗启文所有的话突出一个重点,地下城不打没把握的仗,更不能冒险,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而他本身也得知地下城已经达到人员饱和,如若在地下继续扩张就必须使用特制能源,这是战备物资,无论是异人还是人类都异常珍惜,这是翻盘最大的筹码。

    失去机甲,便失去了攻击力,人类不可能自废武功,故而此次五方会谈提出了林中城战略。

    这是对异人的一次试探,人类一旦大举入驻地表,异人定然不会放任,至于异人会采取什么手段,这一点难以猜测。

    “林中城的构想是你最早提出来的,一旦实施你便是这次战略行动的总指挥,你不会没有考虑过异人会采取什么样的的行动吧。”召昭问道。“权利?对我早已没有诱惑,作为一个老兵,我和你一样都希望这天下太平,只不过我年纪大了,少了鲁莽,多了些耐心。”罗启文看向窗外的山林,风吹花落,山林中枯叶飘飞,“一代新人换旧人,这天地告诉我们的是轮回,我考虑的再多也抵不过轮回更转,我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

    “你是地下城曾经的制度下成长起来的,精神太过紧绷。”罗启文缓了口气,召昭这样的性格在地下城并不少见,只是他的太极端,“放轻松点,节奏缓下来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

    罗启文很清楚现在的召昭正处于进退两难的阶段,这个时候的人最容易被灌输新的思想,而他也确实是为了召昭考虑,他把召昭作为林中城战略中最重要的一环。

    “说说你的婚事吧。”罗启文让人端来酒菜,示意召昭坐下。

    罗启文亲自给召昭斟满,他举起酒杯,看着神色迟疑的召昭说道“不喝酒?”

    召昭微微的点了点头,但他的手已经伸向了酒杯,他一饮而尽,烈酒的辛辣感自舌头传到喉咙,再至胃里,他瞬间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好喝。”召昭喊了一声,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六年来他活的很累,眼角滑落的眼泪让他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此时罗云曦赶了回来,看着召昭的样子急迫的想要阻止,但被罗启文制止,二人看着召昭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爷爷,他根本不喝酒。”罗云曦急得有些哽咽,连忙去搀扶召昭。

    罗启文喝掉手里的酒,酒杯重重的按到桌子上,沉声道“曦儿,今天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他一直清醒着,你觉得你和他的婚姻会是什么样。”

    罗云曦愣住了,她白净的面孔此时神色剧烈变化,良久之后,说道“我喜欢他就够了。”

    “放肆!”罗启文一掌拍在桌面上,愤怒的盯着罗云曦,他深吸一口气,声音压的很低,“曦儿,你错过今天,怕是会错过一生,好自为之吧。”

    罗云曦的闺房当中,看着躺在床上的召昭,她神情复杂,她不想用这种方式来抓住召昭,但是罗启文的话并没有错,召昭对她根本没有男女之情。

    “你是谁啊,不知道这处断崖是老娘的地方吗?”五年前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城外的一处断崖,那里很偏僻,少有人去。

    罗云曦喜欢一个人坐到山崖边,一坐就是一整天,这里会让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召昭并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看着远处的风景,罗云曦虽然生气,但这个地方是她心里的净土,她克制自己不能动怒。

    就这样,他们两个一言不发的坐了一整天,直到夕阳西下,她才起身离开,并且告诫召昭,这个地方属于她,下次再来绝不客气。

    第二天一早,罗云曦再次来到断崖,依旧看到召昭坐在那里,气急败坏的朝着召昭丢石头。

    “你把老娘的话当耳旁风是吧,还是故意跟老娘作对!行!谁怕谁!”两人开始了这处断崖的主权争夺战,从日出到日落,再从日落到日出,整整三天不吃不喝的鏖战。

    罗云曦困得左右摇摆,“你是石头变得吗?一动不动。”

    “我不和你这块石头生气,我大发慈悲,那一边就划给你了,别越界啊。”罗云曦摇摇晃晃的走了,等她在家睡醒已经过了两天,她迫不及待的再次来到那处断崖。

    然而这里却空空如也,她的领土没有人占领了,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失落感让她不时看向原来召昭所在的位置。

    罗云曦将脸贴在召昭的胸口,感受着呼吸的起伏,从那处断崖相遇,召昭便成为了她最大的牵挂,一个像是石头的男人。

    这不是她第一次靠在召昭怀里,但是这是最近的一次,炙热的胸膛如同火焰一般将她点燃,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她越来越害怕,她害怕召昭因此恨她,但她更害怕失去召昭,自幼活在孤独当中,她时常觉得她是夜空当中一颗没人注意到的星星。

    而召昭的出现让她不再孤独,至少在那处断崖让她有了期盼,有一颗星星会时常出现在她身边,那是属于她的星星。

    “就这么陪着我,好吗?”罗云曦伏在召昭怀里喃喃道,脸上尽是满足。

    “雪儿,不要离开我,雪儿。”召昭突然的梦话让罗云曦连忙站好,但是她的眼角开始流泪。

    她静静地站着,任由泪水划过脸颊,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的褪去衣物,背后暗紫色的黑莲显得那么刺眼,她爬到召昭身上用她的双唇与召昭相吻。

    “我不能没有你。”罗云曦哽咽着。

    一个月后,梦之邦迎来一次盛会,城主的孙女罗云曦与召昭的婚礼隆重举行。

    这场婚礼之盛大让罗启文的儿子以及其他孙子们都很嫉妒,他们并不知道召昭有什么好,而且罗云曦一个叛徒的女儿怎么就值得如此对待。

    整个华东地区所有林中城的城主尽皆厚礼相贺,甚至于其他地区也专门派人前来,地下城方面刘志恢代表青龙出席。

    席间,召昭与罗云曦敬酒至刘志恢身侧,刘志恢身材精瘦,面部棱角分明,一身军装下如同一柄利剑。

    刘志恢一饮而尽,道了声谢谢,二人对视便知何意。

    “她还好吧。”召昭问道,刘梦遥毕竟是她带出来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也让他心有歉意。

    “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放心吧。”刘志恢拍了拍召昭的肩膀,然后看向罗云曦,“曦儿,以后受了委屈尽管跟叔叔说。”

    夜幕降临,召昭与罗云曦回到家中,喜庆的装饰下二人静坐在床边,罗云曦挽着召昭的手臂,靠在他的肩上,脸上虽有疲惫,但更多的是满足。

    急促的扣门声打破二人的甜蜜,召昭开门并没有看到人,只见地上放着一个木盒。

    “谁啊?”罗云曦走近问道,一身精巧的嫁衣让她褪去不少稚嫩,更添些许沉稳。

    “应该是他们。”召昭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精美的白玉牌,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图文,其中一个是紧挨着的两颗心。

    召昭把它戴到罗云曦的脖子上,郑重的说道“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泰山之巅,八道身影悍然矗立,夜色将他们笼罩,月色在他们身上洒下微光。

    “遥,我将带你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熟悉属于召昭的任务,你来接替他。”

    “十天就行,林中城计划对召昭而言有着巨大风险,他需要我们。”刘梦遥冷言道。

    一道道黑影隐于黑暗,陆智义走到刘梦遥身侧,叹了口气说道“我从没见过召昭睡过觉,你有的玩了。”

    召昭躺在床上,多年来他很少躺在床上,快节奏的生活中都是空闲时随地眯一会,这种习惯不是短时间能够改变的。

    他看着罗云曦跳动的眼皮,捏了捏她的鼻子,“睡不着就别装了,出去走走吧。”

    召昭对罗云曦是有感情的,那年他身受重伤,不知在丛林里爬了多久,那时他脑子里只想着爬回断崖,因为他知道那里会有人等他。

    走在城外的山路上,二人聊着往事,最近三年,召昭去断崖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他每次去都能遇见罗云曦。

    “傻瓜,你可以留点字就好,每天都在那里等。”召昭很清楚那不是巧合。

    罗云曦傻傻的笑了笑,在山路上跑了起来,二人再次来到那处断崖,彼此依靠着坐在那里。

    “你知道吗?等待让我认识到我竟然可以那么的卑微,更让我知道你有多么重要。”罗云曦依靠在召昭的肩膀上,平淡的语气下是她多年来的坚守,她仰着脸望着召昭,“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城主府,召昭一早便在客厅等着,今天有一个重要会议,是关于华东地区全面建设林中城的具体方案研讨。

    这是五方会谈后又一次高级别人员聚集的会议,而且也是第一次在地表召开,对于安全工作,这一个月来经过了严密的部署,s级基因就有近万人隐藏于城中各个角落,而且他们携带的还是特级能源。

    上午九点会议正式开始,罗启文作为林中城的创始人坐于主位,其他人依次坐好,召昭并未入座,而是站在罗启文身侧。

    “会议开始前先介绍一下,召昭,我的孙女婿,昨天大家也都见过。”罗启文看向召昭,“给各位长辈问个好。”

    召昭小迈一步,拱手作揖,他的目光环视众人,在座的每一个他都看过详细的资料,罗启文告诉他,这些大大小小的城主对林中城战略皆是心怀鬼胎。

    林中城一旦大范围出现,势必对他们的利益产生巨大冲击,但是在大势面前没有人敢表现出来,这便是林中城战略的第一道阻碍。

    “各位前辈,再次感谢各位昨日参加晚辈的婚礼,今天晚辈只是旁听,向各位前辈多多学习。”召昭尽显谦逊之态。

    会议首先谈的是小规模城市的归属问题,这件事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异常,根据五方会谈的指示,林中城的建立以原先城市为中心进行扩张。

    小城看似不起眼,但其代表着拥有周边区域的使用权,实力的强弱最直观的表现便是规模,小城归属的争夺极为激烈。

    罗启文深谙官场之道,会议的掌控游刃有余,倒是召昭内心复杂,他之前真的是太天真了,他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些人身上,地下城看似一体,果真是一盘散沙。

    会议持续到下午结束,走出会场时太阳已经逐渐西沉,看着散去的人流,罗启文对召昭说道“现在是越平静越可怕,异人现在依旧没有任何行动。”

    召昭还在回想今天的会议情形,听到罗启文的话,回过神说道“我现在更担心我们自身,异人再可怕就摆在那里,我们自身的凶险却防不胜防。”

    罗启文看着召昭的神态,大笑起来,“人心叵测固然没错,但你也没必要杞人忧天的陷入这类思考,因为这就是人啊,万年以来不曾改变。”

    罗启文拍了拍召昭的肩膀,“我知道你喜欢抓人心思,这没错,而且你也非常成功,第六营我还是了解几个的,典型的个例是适用的,但是整体可不是这么玩的。”

    召昭蹙眉,问道“整体怎么办?”

    “造势,借势,顺势。”罗启文正色道,“人有从众心理,从强心理,甚至于迫不得已。如同此次会议,我能掌控的人不过三四成,但我已经占据着主动,让所有人心甘情愿听我的根本不可能,我只需要让他们不得不听我的。”

    “召昭,我要把你培养成统御一方的帅,而非阵前厮杀的将。”罗启文凝视着召昭,“我们与异人必有一战,一旦开战便是全面战争。”

    召昭的名字通过这些天的会议已经在林中城打响,对其议论甚多,能让罗启文如此看重,他们也很好奇这个召昭是何方神圣。

    “爷爷,现在很多人都在传你要将这梦之邦传于那个召昭,你可别忘了罗云曦是叛徒的女儿。”一名少年大步冲进罗启文的房间,愤愤不平。

    罗启文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一旁的妇人连忙拦住少年,数十年的夫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丈夫,刚才的话让罗启文动了杀念。

    “奶奶,你给评评理,一个外人,爷爷竟然如此偏袒,尤其是罗云曦那个妖女,做了那么多坏事,爷爷从不责怪,倒是我们要求的那么严格,凭什么。”少年看着奶奶,胆子更大了些。

    “混账!”罗启文一声厉喝,其神色让少年闭上了嘴巴。

    将少年送走,妇人回到屋里,她看到罗启文的眼角带泪,她缓步走到其身后,将他拥入怀中柔声说道“启文,我知道你又想虎儿了,我也想。”

    “来人。”罗启文沉声说道,院里护卫闻声赶来。

    “命令罗军,罗战,罗振,罗华去正堂跪着。”罗启文声音低沉,透着威压。

    “城主,罗振今天刚被您派去希之缘商谈……”

    “召回来!”罗启文言道。

    “你何必动这么大的怒气,他还是个孩子。”妇人很少看到罗启文现在的神色。

    “三十年,我坚持了三十年,我就是要告诉他们我是对的,现在终于开始了。”罗启文缓缓的站起身,一股寒意让背后的妇人恐慌,“我绝不允许任何人阻碍我,哪怕是亲生儿子也可杀!”

    妇人在惊恐中流着眼泪,她知道罗启文会这么做,“一个虎儿还不够吗?”

    “纪云瑶,你是上过战场的,你更是一名军人,战场上每一秒都在死人,哪一个不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罗启文转身看着哭成泪人的妻子,伸手为其拭去眼泪,“林中城是重要的一步,如果失败,战争只会持续更久,死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