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法塔林传奇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米卡尔渡口
?    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认为,沙赞罗曼诺夫对马主们发出的召集令的最终结果令人印象深刻。 .上千顶帐篷点缀在米卡尔渡口周围的平原上。空气中弥漫着马肉和木炭火盆的味道。

    即使这股香味配合上牛粪燃烧的味道,也让有些饥饿的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想要流口水。周围还有一些明显是牧人的骑兵正在宰杀羊群,还有几个年轻的男孩正在给死羊放血,把血集中在放满香料,切碎内脏和散碎肉沫的大盆里。

    几个年迈的老人则在那里用水清理羊的肠子,把盆里的羊血、香料、碎内脏和肉沫灌进里面。太棒了,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心想,伏特加配烤羊腿和血肠。他终于能好好吃上一顿大餐了。

    在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远处是一座巨大的帐篷,那是沙赞旅行时的宫殿。旁边不远处这有一个较小一点的蓝色帐篷,上面绘有巨大的雪花图案。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认出那是冰雪神女教会的纹章。他没想到冰雪女神教会也能这么快赶来。

    巨大的会盟旗帜屹立在帐篷前面的空地上,比帐篷顶还要高一倍。上面那面巨大的旗帜在几里外就可以看见。旁边则是属于沙赞的纹章旗帜,还有属于冰雪女神教会最高领导人冰雪女王的旗帜。这也是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完没有预料到的,他相信任何人都猜不到冰雪女王会前往这里。

    除此之外,那面巨大的旗帜旁边还有三面相对较小一些的旗帜,这是卡斯勒夫最大的几个领主的旗帜。 .在他们的旗帜周围已经插满了几十面小一些的旗帜,这些是已经来到的马主们的旗帜。

    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对身边的侍从彼得罗夫指了指那边,彼得罗夫立刻就明白了自己领主的意思,带着属于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旗帜跑向那里,然后把旗帜也狠狠地插在那群旗子中间。

    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猜测沙赞罗曼诺夫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结了这么多军队,一定是把卡斯勒夫的兵员洗劫一空了。当然,或许也有冰雪女王的功劳,马主们中的一部分一直是冰雪女神的坚定信徒。

    现在光是在沙赞行宫那里周围就有五千多名骑兵,还有大约同样数量的人正在散布在周围,还有从远方赶来。这里几乎距离了所有卡斯勒夫的骑手,穿着锁子甲或者鱼鳞甲的重骑兵、弓骑兵、翼骑兵、枪骑兵、轻骑兵。当他骑马穿过人群时,他向许多老战友大喊大叫,并向更多的人挥手致意。

    伏尔加格勒伯爵马克西米兰-特拉斯克在东部大草原与兽人的一千多场战斗中取得了胜利,脖子上挂着兽人的耳朵花环就是明证。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小冲突,但是他手下的士兵都可以称之为身经百战的精锐。

    他左边的一声怒吼把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的注意力引导了斯坦尼斯拉夫-莱斯基身上。.尽管已经六十多岁了,老独眼看上去仍然很健壮。他骑着一匹骏马,在马鞍上坐的笔直,骑马时的气势足以使在他身边慢跑的二十个孙子感到羞愧,他们的旗帜上还飘扬着灰狼的标志。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挥着手对他喊道:“今晚我们在我的帐篷里喝伏特加!”

    在他的对面是他的老对手卡明斯基,伊万曾经多次和他在边界问题上发生争执。现在卡明斯基和他一样无家可归。尽管如此,在这里看到他还是很高兴的,尽管他身边的骑手人数和伊万的一样少。但人们到底能期待什么呢?像他自己一样,卡明斯基一直在邪神大军前进的道路上不停骚扰他们。

    伊万骑马穿过帐篷。柔软的雪在他的马蹄下融化了。它下面的地面坚硬的像铁。在他的手下面前,伊万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温特公爵正在召集他的白色军队保卫卡斯勒夫。

    事实上,他很担心。大雪使得卡斯勒夫人的军队像其他人的军队一样难以调动和维持。也许那些邪恶战士能够使用魔法来养活自己。但伊万知道他的同胞们不能。不过现在再担心也没有意义了。他需要向他的统治者报告他所看到的一切。

    一个马夫等在最大的黄色帐篷外面,牵过他的马,伊万被允许后大步走进帐篷。屋里很冷,但不像在雪里那么冷,但也远没有大多数人预料的那么暖和。这和伊万在帐篷里看到冰雪女王有关,不过伊万认为这也是一个好兆头。当冰雪女王施展她强大的魔法时,她周围的空气就会不可避免地变冷了。

    伊万把皮衣裹得更紧了,大步走过铺满地毯的地板,朝远处的宝座走去。穿着毛皮大衣的大个子男人让开,让他过去。在几次心跳之后,他抬头看了看他的君主,又看了正坐在宝座不远处的冰雪女王。

    她个子很高,比他还高,她的皮肤苍白得可以看到她脸上的青筋。她的眼睛是一种令人吃惊的冷蓝色,但她的嘴唇和头发则是火红色的。她的指甲很长,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华丽的长袍遮住了她丰满、性感的身材。当她开口说话时,声音低沉、沙哑、令人激动:“你好,伊万-彼得诺维奇-莫戈罗瓦。你从北方带来了什么消息?”

    伊万没想到对方会直接越过沙赞来问话,他再次把目光转向沙赞罗曼诺夫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他可以说话。

    伊万恭恭敬敬地跟她打招呼,告诉她他的旅程,尽管他说话的时候也知道他说的话很少会让她感到惊讶。冰雪女王有她自己的方式知道卡斯勒夫发生了什么。据说,在她放在冰雪女神神殿内殿宝座旁边的那个巨大的绿松石球里,她能看到最远的地方。

    他讲完话以后,就象一个受人信赖的仆人向主任说话那样,公开而坦率地对向沙赞问道。“可是马尔努斯帝国的人呢,陛下?我们古老的盟友呢?”

    “皇帝召集他的军队来对付这支邪恶大军。”沙赞罗曼诺夫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是一种能够安稳人心的男中音。“但从奥莱多夫到卡斯勒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不能指望在春天之前见到他。司提芬-罗斯伯爵正带着狼神的侍卫从勃兰登堡赶来,我们希望能早点见到他们。世界之脊山脉的矮人们也承诺会提供援助,尽管每年的这个时候,通过山峰的道路都很艰难,谁知道救援什么时候才能从那个险峻的地区到来呢?”

    这和伊万所预料的很像。在这么晚的季节发动进攻,那支邪神的大军获得了一定的优势。如果他们在春天发动攻击,就像任何人类军队一样,那么卡斯勒夫的盟友就会来帮助她。现在看来,在冬天结束之前,他们不太可能有太大的帮助。但伊万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也许有了他们的飞艇,矮人们就能更快地到达这里。”

    “也许。自从它离开布拉格以后,我们就再没有听到过它的消息。我们只能希望它没有出什么岔子。”沙赞罗曼诺夫淡淡地说道。

    伊凡虔诚地祈祷,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布拉格?”

    “后天,我的冰雪法师团需要花一天准备他们的魔法。而——”冰雪女王朝着沙赞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沙赞还要等更远一些地区的马主赶来。”冰雪女王顿了顿,“尽管一想到我们到那里会发现什么,我的心就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