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呈祥录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只是误会?
?    看着陆琮满脸笑意的模样,陈师忍不住疑声问道:“你与那要引荐之人是什么关系?”

    (改)平日里可不曾看到他如此开怀的模样,而且究竟是什么人,能让陆琮出面为他引荐。.sp>    听得老师的疑问,陆琮脸上笑意未减,出声介绍道:“他姓林,名睿泽,是黎城人。”

    “说起我和他的关系……”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一句,幽深的眸子里现出一丝柔意,随后暗含深意地说道:“我与林家姑娘关系匪浅。”

    “哦……嗯?什么?”陈师先是点头,可随后反应过来,立马瞪大了眼,摸着胡子的手没有控制住,他惊得手中使劲捏紧,将自己给扯痛了。

    不过,这点痛他也不甚在意,他更在意的是什么时候出了个林家姑娘?

    “林家姑娘?你中意之人?”陈师试探着问道,心中仍是不大相信。

    可当陆琮笑着没有否认之时,他忍不住低叹一声,颇有些失望道:“我还想着你能瞧上湉湉这丫头,看来是不成咯。”

    “老师,湉湉本就对我无意,您可不要乱说。”陆琮颇为无奈。

    陈湉湉,陈师嫡孙女,年岁十五,性格机敏跳脱,时常来监学看望陈师。.sp>    陆琮因老师的缘故,和她也算是相熟,只不过因性格差异太大,也算不上是交好。

    “你怎知道湉湉对你无意,我看她时常偷瞄你,指不定就是念着你呢!”陈师出声辩解道。

    陆琮闻此更是无奈,陈湉湉那哪里是念着他,明明是怕他怕得不行。每次他一过来,她便寻借口早早离开,老师唤她她都不肯回头。

    “老师,这样的话,您今后可不要再说了。”陆琮出声提醒。尽管他行得正坐得端,和其他女子并无纠葛,可万一这样的话落在林睿泽耳中,那可就不得了了。

    见陆琮认了真,陈师也不再调侃,不过他对林睿泽和陆琮心中的那位林家姑娘倒是起了不少兴趣。

    “爷爷。”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黄莺般的叫声。

    陆琮和陈师对视一眼,心中皆念,说曹操曹操到。来人正是陈师嫡孙女陈湉湉。

    陈湉湉欢快地直接推门走入,只是她嘴里下一声“爷爷”还没唤出口,便注意到了另一人的存在。

    等看清那人是陆三少,她脸上的欢意顿时收敛,随后颇有些紧张地低头,福礼道:“陆公子。 .s

    陆琮将视线投向老师,给了他一个“你看如此”的神情,才出声回道:“陈姑娘多礼了。”

    既然事情谈好了,陈湉湉又过来寻老师,陆琮也不久留,转身和老师告辞:“老师,改日我再带人过来。”

    “好,你先去吧。”陈师和他摆摆手,心中仍是无奈。湉湉对陆琮的态度,他方才自是注意到了,感情这事,还真是勉强不来。

    陆琮虽好,或许真不适合湉湉。湉湉对他无意也好,嫁个自己欢喜的寻常男子,一生活得无忧无虑,亦是极好的。

    “爷爷,想什么呢?”等不见陆琮的身影后,陈湉湉唤着爷爷,却不见他回答。

    “嗯?湉湉,你说什么?”陈师回过神来,看着跳脱活泼的湉湉,露出慈祥的笑容。

    陈湉湉扯了扯爷爷的胡子,噘嘴朝陆琮离去的方向示意:“他过来作甚?”

    “无事,给我送酒罢了。”陈师将自己胡子从孙女手里救出,轻抚了抚,见手里没有掉下胡须,才略松一口气。湉湉最喜折腾他的胡子,若不是他小心翼翼护着,如今只怕被扯得不剩两根了。

    “送酒?”陈湉湉轻嗅味道,随后低头看到了桌上摆着的酒坛,“爷爷,酒可不能多喝。”

    “爷爷知道。”陈师轻笑两声,随后眼珠一转,不甘心地试探着问道:“湉湉,你觉得润之如何?”

    “他!”陈湉湉一想起陆琮就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可怕得很!”

    “嗯?”陈师不解,“怎么就可怕了呢?”

    “爷爷,近日禁卫军在京中到处捉人,我听说这都是他指派的呢!”想到陆琮身着墨黑长袍的阴冷模样,陈湉湉就不想与此人多来往。

    “这……他指派禁卫军抓的都是坏人,你怕什么。”陈师闻此颇为无奈。

    “哎呦,爷爷我们不提他好不好,我今日是过来看您的。”陈湉湉撒着娇,不愿多谈。

    陈师无法,顿时弃了心中最后留存的一丝念想。他不得不承认,陆琮真不适合湉湉。

    爷孙两笑谈一阵,陈湉湉起身想要出去走走。

    疼爱的孙女开口,陈师自是依她。

    陈湉湉走出课屋,明媚的双眼微眨,随后快步朝前面走去。当她走了不远时,前面迎面走来两三少年。

    看到中间之人,她轻抿红唇,心中似有小鹿在狂跳。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她垂眸缓步往前走去,等到男子的衣摆显现在眼里时,陈湉湉这才站定抬头看去。

    “沈公子、胡公子……”她先是唤了旁边两人,后凝视着中间之人,柔声唤道:“景平哥哥。”

    旁边两人对视一笑,随后识相离开。

    “陈姑娘,有事吗?”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陈湉湉看着眼前清俊的男子,忍不住微微红了脸,“无事,我就是想问问清越妹妹可还好?”

    “多谢你关心,清越不过是小风寒,多养几日就无事了。”清俊男子嘴角样子,笑得十分温柔。

    “无事就好,那……我明日能去府上看她吗?”陈湉湉几乎陷在他温柔的笑意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忍不住红着脸低声问道。

    清俊男子轻笑出声,“自是可以的,清越正愁不能出门,无人陪她呢。不过,她风寒未好,你若是过去,就怕……”

    “我身子好,不会染上的,景平哥哥,你放心。”陈湉湉立马为自己出声。

    “如此就好,那明日见。”清俊男子挥挥手,告辞离开。

    “嗯,景平哥哥,明日见。”陈湉湉眼神痴痴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带着激动与兴奋之色,心中对明日满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