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呈祥录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怎敢强掳
?    分明是男人的对话声,可船边站着的又都是姑娘家。 .sp>    统共才一个男人,他又是和谁在说话呢?

    思来想去没有结果,林曦月对如今的处境更是茫然。

    些微光亮从缝隙中照进,隐约显露出周边黑暗的景象。

    她悄声寻到门口位置,侧耳贴在门上,细听外面的动静。

    远处隐有靡靡丝竹音传来,加之鼻尖若有似无的香味,此处怕正是云兮楼。

    回想起在连云码头被抓时的情况,难不成那人误以为她是楼里私逃的姑娘,所以才抓了她?

    若真是误会,还得尽快解释清楚才是。

    正当林曦月张嘴准备唤人之时,外面忽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有一女子压低了的嗓音传来:“人都安排好了吗?”

    门外,芸娘避开四处搜寻的禁卫军,朝手下人低声问道。

    “已经安排好了,在隔壁屋里关着呢。”

    “把人给看好了,一定不能露馅。”她沉声警告,神色格外凝重。

    “小的明白,她们都是今日新进的,绝不会有问题。”

    听得这话,芸娘才稍稍放心,“带我去看看。”

    “是。”应答声落下,只听“咯吱”一声,有房门被打开。

    林曦月微惊,转身便想躲,可接下来仍旧昏黑的屋子却让她意识到,外面之人进的并非是自己所在的屋子。.sp>    心中紧张莫名,静听片刻,才知晓其中缘由。

    断断续续的低泣声在右侧位置响起,夹杂着尖锐的叱骂声,来人应是去了隔壁屋子。

    正如林曦月所料,隔壁暗屋,房门半开,光亮照入,隐约能看到不少人影。

    暗屋角落处脏污裙摆晃动,伴随着女子的低泣与瑟缩。

    芸娘缓步迈入,精亮的眼神扫过屋内一张张生嫩的面孔,紧张的神色稍有松缓。

    “待会儿会有贵人过来,把人给看好了,千万不能出岔子。”芸娘沉声警告,眼里满是寒意。

    未料到今日陆琮会过来,且还带了禁军。不知是他发现了什么?还是巧合而已?

    芸娘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交代好手下人后,快步返回前楼。

    暗屋内,林曦月靠在墙板边,忍不住在心中喃喃,贵人?不知是哪位?她又可否有求救的可能?

    环顾四周,处处被封死,除了一扇从外面被锁着的房门,便没了其它出入口。

    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此处应是云兮楼专门用来看管那些“不听话”的姑娘的暗屋。

    林曦月低叹一声,忍不住感叹自己运气“太好”!

    外面静了约莫半刻钟,纷繁的嘈杂声再次响起。.s动静,来人似是不少。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等到门外附近位置时才停下。

    一时无人出声,四周静的可怕。

    林曦月屏息静听,仿佛能听到外面之人的呼吸声。她心中微悸,莫名生出一丝熟悉之感。

    “人呢?”低沉嘶哑的男声仿如在耳旁响起,让她浑身为之一怔……

    行廊上,魏忠现听得陆琮的问话声,遂抬眼朝芸娘看去。

    接受到示意,芸娘不着痕迹颔首回应,随后上前委身行礼,朝陆琮恭敬道:“三少,人就在屋里,您随我来。”

    门开光亮入,昏黑的屋子里一下子敞亮起来。

    一眼扫去,里面的情况清晰可见。近十来位女子挨坐在一堆,听得门口的声响,她们连连后退,脸上俱是恐惧害怕之色。

    陆琮将视线从她们脸上一一扫过,然而却并未见到自己找寻的人儿。

    “人都在这儿了吗?”压抑住心里的失望与慌乱,陆琮面上倒是沉稳无常。

    芸娘不明其中深意,只得小心翼翼解释道:“今日送进楼里的姑娘都在这儿了,不知三少可有满意的?”

    陆琮半垂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冷冷问道:“她们都是哪儿来的?”

    “她们是……京外送过来的,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姑娘,被家里人卖……送到我们楼里,也能混口饭吃。”这些姑娘来路正常,芸娘倒不必担心陆琮能查出什么。

    “走的水路?”

    芸娘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懂他是何意。

    站在旁侧的魏忠现随即应声,“是水路,船就停在连云码头呢。”

    “魏大人倒是清楚。”陆琮抬眼看向他,眼里满是深意。

    魏忠现脸色一僵,随后轻笑着解释:“皇恩浩荡,下官受命掌管连云码头,自是对此处的人员往来十分清楚。”

    陆琮似笑非笑,对此既不赞同,也未反驳,只将视线收回,抬手示意离开。

    看着陆琮转身,后面的魏忠现和芸娘对视一眼,皆是松了口气。

    幸好他没察觉出什么,否则真要搜查起楼来,麻烦可就大了。

    正在此时,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尽头响起,禁卫军听到动静,纷纷上前抽刀护守。

    “是林公子和韩二公子。”恩铭认出来人。

    陆琮黑眸微闪,道了一声:“退下。”

    禁卫军纷纷退回,不再阻拦。

    “人呢?”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声,来人朝陆琮直冲而去。

    “不在这里。”陆琮低声回答。

    听得这话,来人瘫坐在地,脸上满是痛苦焦灼之色,喉间更隐有哽咽之声。

    这一场面落在魏忠现眼里,却是让他觉得万分奇怪。京中权贵甚多,他虽说不能认,但和宫中往来密切的主子,他都混了个脸熟。

    可眼前这人,他却是不曾见过。不过,对于后面的那位韩二公子,他倒是知晓不少。

    能让韩二公子跟随,让三少回话,这人难不成有何特殊身份?魏忠现不由得在心里猜想。

    “三少,不知你们在寻何人?下官可否能帮上忙?”他故作关切模样,上前问道。

    陆琮瞥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回避,直接讲明其中缘由,“林公子的妹妹在连云码头不见了,先前有人看到云兮楼的马车在岸边带了人离开……”

    “原来如此,下官还奇怪三少您来云兮楼为何还要带上禁卫军呢,原来是在寻人。”魏忠现恍然大悟,随后连忙转向芸娘问道:“老实回答,林姑娘可在你们楼里?”

    芸娘听得质问,大喊冤枉,“贱妾怎敢强掳良人家的好姑娘,自是没有的。”

    “如此才像话。”魏忠现脸色缓和下来。

    “人既然是在连云码头丢的,下官必有责任要将人找回来。三少,林公子,下官这就派人去寻林姑娘。”他说着便要动身。

    然就在此时,猛地拍打声在耳边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只见身后的门板被敲的“砰砰”震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