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公输神器 > 第一七四章 “玛 雅”
?    ()10月12日9:00整,远航船队在国王约瑟和上万东月民众的欢送下驶出亚特港,开始了返回东方大陆的航程。 .sp>    从8月20日于玛雅岛出发到10月12日离开亚特港,船队已经过了五十一天,航程一万三千多公里。

    万里航程中收获颇丰云豆岛,黄叶岛,双足岛,泥煤岛等诸多岛屿将陈国的疆域从内陆拓展到天南海北跨越洲际。钢铁厂,橡胶厂,造船厂,“赤崖”铁矿等工业厂矿的建立也让陈国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

    当然,船队也经历了对月湾战斗,霍尔姆湾战斗,有惨烈的也有完胜的。这些都将成为每一个人的宝贵经历。

    在船队驶出亚特港不久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赛拉的母亲赛若与其他多名海妖在海上向蓝色号发出呼唤,请求公输国王归还赛拉的残躯。

    海妖们表示正是赛拉的头颅让她们得以摆脱梅德韦的控制。她们同时承诺半年后即可让赛拉的孩子出生,到时可以把孩子送还给孩子的父亲。

    公输孟启当然不希望路焜每日面对着赛拉的残躯以泪洗面,经过耐心劝解路焜终于同意就赛拉和她腹中的孩子交给赛若。在路焜手里就只剩下两颗碧绿的翡翠心,还有心里的“碧波仙子”。

    现在公输孟启终于确定星灵矿石落入到梅德韦和维克多手中,他们甚至能够压榨出赛拉记忆深处的东西。这真是最坏的结果。

    可惜他却无暇去追回,并且玛雅也禁止他使用武力向西洲人追索星灵矿石。因为玛雅相信西洲人会以更先进的方式去炼化星灵,更文明地使用星灵的灵力,让塞蓝星球出现跨越式发展。

    公输孟启无法认同玛雅的观点。以掠夺和盗窃得到的东西很难洗清罪恶的根本,放纵的神器很可能成为凶器。

    因为他俩的分歧,回程由此而变得相当的乏味,远航船队几乎未做任何停留一味地向东航行。

    船队唯一要做的两件事情就是每越过一个时区便将计时提前一小时;每发现一座岛屿便立上一块公输集团的石碑。 .sp>    飞沙岛,阿良岛,三角岛,吴越岛,这些分布在北纬20°附近的无名岛屿都被远航船队测定方位给予命名,纳入公输集团囊中。

    公输孟启的这一做法也被玛雅诟病,说他的占有过于强烈。星际矿工们虽然也标注命名新发现的区域,但他们从来不会把这些区域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公输孟启则回应要想屹立于雪山之巅把每一片雪花都掌控在手中就必须对每一片雪花打上烙印。

    玛雅恨恨地骂他——奴隶主。

    公输孟启笑道,那我也是你的奴隶。你才是真正的公输家主。

    玛雅对他的冷笑话毫无反应,表情更加冰冷。

    他俩的冷战连巫念和田点点都插不上话,因为两人的骨子里都是相当的执著,尤其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绝不会轻易改变。

    一个月后即11月11日中午,远航船队终于在玛雅岛以西100公里的海域分道扬镳玛雅独自率蓝色号在“海安号”和“海定号”的护卫下向东回归玛雅岛;公输孟启则率领大队人马乘蓝星号携“海宁号”和“海静号”北上岱国滨城。

    首次环球航行算不上完美,获得了《蒸汽机结构及原理图》也失去了星灵矿石;建立起摩南岛基地,但和玛雅闹得很不愉快。

    总之,这是一次喜忧参半的行程,而且颇为漫长以致巫念从梦里醒来时显得非常疲惫和惆怅。

    “怎么啦?”田点点握着巫念的手问。

    巫念看看身边躺着的公输孟启,微微摇头说

    “没事,就是感觉有点郁闷。你知道我可不喜欢把事情憋在心里,可这家伙倒好从西洲回来的途中一直和玛雅家主冷战。即使分别的时候也没个积极的表现。”

    田点点也瞅着公输孟启瘪瘪嘴,她当时也在旁边很清楚状况,可惜真插不上嘴啊。.sp>    巫念拿过一个枕头让自己靠得舒服点,继续说

    “这两人心里应该都窝着火吧。就连‘小姑’堵在滨城质问他‘为何带回个东桑嫂嫂’也被他劈头盖脑地凶回去啦。”

    田点点一听这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由得笑出声来

    “呵呵——那时他可凶啦,疾风暴雨似的。估计‘小姑’压根就没想到会遭遇如此情况,立马吃瘪仅抛下句‘我要休了公输世祯’就落荒而逃。”

    “可她到现在也没休了大哥。倒是大哥和公输静香生了俩胖小子。唉——女人啊,真的挺难……”巫念发出长长的叹息。

    田点点看着她凝视了半晌岔开话题说

    “都快中午啦,这次该写个啥字呢?我都快抓破脑袋呢。”

    巫念努力瞪了瞪眼,睡得太久眼皮好像变得愈发沉重。她果断地说道

    “两个字——‘玛雅’!”

    “玛雅?”田点点疑惑的重复了遍。

    “对!就是‘玛雅’。她现在可是帝国的核心,‘小姑’都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要在摩南岛建玛雅神庙呢。”

    田点点想了下,露出一丝苦笑。心道现在只怕也就这个名字才镇得住场啦。

    “嗯,不错。辛苦你们啦……”

    “你说什么?”巫念噌地坐起来望着田点点。

    田点点一脸茫然望着巫念,问

    “我没说话啊,明明是你在说‘嗯,不错。辛苦你们啦……’。对啦,你为什么要说‘你们’。”

    巫念腾地跳了起来,大声道

    “这话不是我说的!”她四下张望,后殿的这个房间不是谁都可以进得来的,安神医也早就出去了。

    田点点也跟着站起身来,和巫念一样四下张望。她们俩都听到同一句话,肯定不可能是幻听。

    “二位夫人啊,难道为夫的声音你们都听不出来吗……”

    “啊——”田点点和巫念同时尖叫,叫声中两分惊诧七分惊喜更有一分是心酸。

    然后两人猛地扑到床上

    “混蛋!说你醒啦多久,却闷声不响害得别人担心!”

    “你说你是不是一直在装睡,只有装睡的人才叫不醒!”

    “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知不知道每个人都操碎了心……”

    “你骗我们……”

    “你骗我们……”

    可怜公输孟启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被二位帝后摁在床上狂虐。

    “天!你们俩疯啦吗!”沈织柔和严如碧听到二位帝后的尖叫声冲进来却瞧见她俩在——狂虐帝君!

    “你们先出去,等我们教训完啦再叫你们!”巫念和田点点同时对沈织柔和严如碧下驱逐令。

    沈、严二人看到已经坐起来的公输帝君衣衫不整正冲她俩挤眉弄眼呢。

    妈呀——

    沈、严二人吓得扭头就跑。

    “他醒啦!”

    “他真的醒啦吗!”

    沈、严二人相互狠狠地掐了下,然后疼得呲牙咧嘴地傻笑。

    安道然远远地看见后,像猫一样悄悄地转身准备溜走,这个时候可千万别惹这二位。以前就沈织柔一个克星,现在严如碧也算上啦。

    “山羊胡子——你站住!”沈织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完啦,完啦。安道然心中暗暗叫苦,已不敢再挪动脚步否则沈织柔的千羽飘真的可能勒断他几块肋骨。

    “你说,陛下什么时候醒来的?”

    “就这一两天……”

    “到底是一天还是两天!”

    “两天。”

    “很好。去吩咐亢厨子做最好的。”

    “额!”安道然如释重负跑得比兔子还快,然后“砰”摔得绿豆眼骨碌碌转了大半天。跤是自己摔的,但沈织柔肯定是源头,这就是天生的克星。

    “老实说,你什么时候醒的!或者根本就是装的!”巫念和田点点也在审问公输孟启。

    “就这一两天……”

    “到底是一天还是两天!”

    “两天。准确地说是一天半,就是在你们俩决定写‘元’字之后。”

    “你确定?”

    “嗯,因为点点用金针刺了我的脖子。”

    田点点又摸出两根金针来,得意地说

    “那是刺的风府穴,要不再来一下,让你更清醒些。”

    公输孟启连忙惊叫

    “不用,不用啦!老婆……”

    巫念横了他一眼,看样子不像是假装的。一脸严肃地追问道

    “那你为何还要继续假装?”

    公输孟启挠挠头,说

    “那时还确实有点儿晕乎乎的,感觉有必要再把思绪整理下。我应该是昏迷了一个多月吧。”

    “整整三十七天。不,算上今天是第三十八天!”田点点拿着金针比划道。

    巫念忽然正色道

    “好啦,别扯多了。说正事,你想了一整天应该清楚目前的情况吧,帝国的处境非常危急。”

    公输孟启点点头

    “所以,‘玛雅’这两个字还得写。只有让玛雅家主亲自参与到战争中来,从而摒弃她想跨越战争直接跃进高级文明的观念,我们才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田点点反复了好几次才把他这句拗口的话捋顺,搞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巫念沉思半晌,幽幽道

    “你真是个残忍的家伙,非得把她拉下水。那你呢?还继续装睡?”

    “当然不!我们要一起战斗!”公输孟启将二位夫人紧紧搂住。夸赞道

    “二位夫人确实高明!从多出‘点点’的‘念’字开始,到‘玛雅’二字压轴收官,能得三位媳妇如此贤德睿智,为夫这一辈子真乃三生有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