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雄的异界奇妙物语 > 第三百六十二章:终点亦是起点
    “……你是想通过各种暗示将某种极度荒谬的理论塞进我的脑子里吗?”大雄和雨飞燕对视了将近十五秒,才将视线再度转向高高在上的虚无皇帝,冷声说道,“还是说,这又是身为‘神明’的又一种隐喻手法?类似于‘神明永远与你同在’之类的?”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虚无皇帝的语气中带着一抹极淡的无奈,“你明明已经理解我在说什么了,却又在潜意识中否定,而原因只是你不愿意相信我。可是你要想想,我就是你,而且我马上就要离开这条时间线了,这个时候我欺骗自己又会有什么好处。”

    “这……不可能!”在短暂的失神后,大雄无比坚定地摇了摇头,“雨飞燕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每一个步骤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她的原型分明是出木衫送给我的一份简易学习程序,经过女神泉水的三次洗礼,然后又用进化退化光线枪升级到人类历史中的最高水平,最后再用升级灯脱胎换骨。这中间完没有牵扯到静香,她的诞生和静香也没有任何关系!在选择交互界面形象的时候我将她弄成了静香的形象,仅此而已。”

    “唉……和现在的你解释整个过程,实在有些复杂。”虚无皇帝平静地说道,“这样吧,我尽量说,你尽量听,能理解多少那就是你的事了。”

    这个疑似静香的女孩就在大雄身后悬浮着,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这样丰富的表情显然是她之前不具备的。

    想到这里,大雄感到明显的心慌。

    “首先,万物皆是信息,包括你我都未能脱离这个大前提,请把这个观点牢牢塞进你的脑子里。上至星云,下至尘埃,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逃过信息资讯覆盖的大网,即便是一些物质世界中不可视的东西,比如心灵、精神、灵魂……所有一切,都因为信息的区别而存在着。”虚无皇帝指了指大雄身后的雨飞燕,继续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说道,“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将静香‘分解’成了一个个最小的基础信息单元,以背景辐射的形式‘烙印’在宇宙的信息中,与其融为一体。”

    “因为我知道,一百五十年前的我会采取‘层层萃取’的方法提纯宇宙信息浓度,从而创造出一个宇宙通用的能量导向智能ai。正如你所言,每一个步骤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只不过现在的你并不知道每一个步骤意味着什么,而加冕为皇的我……则能稍微窥探一二。最后一步,你选择用升级灯来对ai的性质进行脱胎换骨的升级那一步其实就是‘升华’,强行将物质世界所能达到的极限再往后推了一步,逼出了宇宙中最最纯粹的信息交互系统。”

    “走到这一步后,原本被我平均‘分摊’在宇宙信息里的静香自然又被你重新聚合起来,成了雨飞燕的一部分。”

    听到这里,大雄依旧无法理解其中的原理和手法,对现在的他来说这有些过于复杂了。

    但他已然信了七成。

    “为什么……要这么做?”大雄的心情有点儿复杂,看着静静站在身后的静香,他开始高速回想这几个月来的相处时间里自己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做什么奇怪的事。

    “我自己也想帮助你啊,这需要什么特定的理由吗?”雨飞燕……应该说是源静香,对大雄露出了一贯平和而又温暖的笑。她似乎很中意现在这个“蓝发”的形象设定和身上的白色海军提督服,并不打算将其换掉。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小武他们选择进入生命方舟沉睡……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还没玩够呢。”她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大雄说他要来一百五十年前的世界做一些‘安排’,于是我就顺势跟来喽,我也想亲眼看看……一百五十年前的大雄是什么样的,结果和我预料的差不多。”

    大雄先是一怔,脑海中飞速划过一些不起眼的细节。

    不管是在异世界还是在本宇宙,当自己和其他女性接触时,燕的态度总是表现得很奇怪、很提防……和02见面,和小翼见面,还有那次被她邀请去极乐土的时候……燕就像突然被人赋予了强烈的情感一样,对自己百般刁难,甚至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守夜人计划”来限制自己的视觉!当时他还以为是燕的情感模拟系统太接近真人了,因此没怎么在意,现在回首再看……

    大雄不禁庆幸自己没热血上头,做出什么不雅的举动来。

    “所以,大部分时候你表现得像一个完没有感情的智能系统,那也是一种……表演吗?”

    “嗯

    。”静香满意地点点头,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笑了,“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演技还算挺逼真的吧?其实也不能完算是‘演技’哦,毕竟,‘雨飞燕’这个系统最初是由小衫的初级智能学习系统升华而来的,不管再怎么脱胎换骨,原初的那部分始终无法被彻底磨灭……人工智能的‘绝对理性’依旧会压制我的个人情感,因此大部分时候我都不怎么需要强行演出,顺其自然就行了。”

    “是吗,这些都无所谓了,我明白……”大雄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稍一考量,他就已经洞穿了雨飞燕此时站出来的真实意图,脸上的笑容不禁有些僵住了,“你……也要走了啊。”

    “倒不如说,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间点。”静香的神情显得非常淡然,她来自一百五十年后的世界,早已见识过太多太多分别,其坚韧的心境远非现在的大雄可以比拟,“没有关系的,你看……”

    她握住大雄的双手,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等你活过一百五十年后,不就相当于又见到我了吗?”

    “哪儿能这么算……”大雄苦笑着摇了摇头,坦白道,“我知道你必须得走,而且理由估计还特别充分。但是……现在主神空间也没了,不会再有从天而降的光束罩住我,连你也要离开……总感觉这段时间的冒险就像做梦一样不真实。等你走了之后,甚至都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一切真的发生过。”

    “当然有了。”静香轻轻地伸出手,最后一次帮大雄理正鬓发,动作亲昵到没有任何生疏的成分,就像家人一样自然,“这些冒险的经历都铭刻在我的白矮星点列阵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地平线基地就是我给你留下的宝物,里面有无数的结晶等待你去发掘。它们会一直保护你,为你坚实的后盾,就像我在你身边时做的那样……”

    “如果二位不介意……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虚无皇帝以微妙的语气打断了静香和大雄的交流,也不知道站在他的视角看自己的妻子和过去的自己交流是个什么心情,“你准备好了吗?”

    “呼……”大雄长出了一口气,迅速将脑海中那些负面的情绪排出去,十分老练地整理好了思路,点头道,“说吧。”

    “2050年4月20日,将是一个跨时代的日子。”虚无皇帝以预言一般的笃定语气宣判道,“体人类……包括你,脑海中会响起同一个声音,一个温和醇厚的男声,那个声音宣告了‘超能力者’的存在。它在所有人类的脑海中同时响起,自行编译成5651种不同的语言,反复播放了三遍,然后又同时结束。这样的铁证比什么科学研究都有效、都有说服力,一夜之间……世上的所有人都确信了一件事。”

    “超能力者,是存在的,而且大规模地存在着。他们就隐藏在人群中,一直装作普通人生活着。”

    “人类社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剧变,各国的政府不得不公开承认这一事实,并且根据这一事实大规模更新政策,其中大部分都是很久之前就做好的预案……毕竟出了这样的事,再一昧地向群众隐瞒已经没有意义了,不如公开一部分先前的研究成果,还能稳住人心。”(在这个宇宙,一些国力发达的国家对超能力者早有研究,只不过在2050年被迫公开了而已)

    “世界的各个角落,超能力者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增幅,其数量比先前政府预估的要多了将近五倍。甚至可以这么说……超能力者已经多到足以构成‘犯罪集团’和‘警察’这两个群体的地步了。”

    “神话的时代即将来临,怪物们仿佛从远古的传说中接连醒来,从深海里、深山里、天空上纷至沓来,涌入人类的世界,挤压着人类的生存空间。以往无所不能的人类被挤入了大陆之中,失去了海洋和极地,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得不顺应时代而发生巨大的变化。”

    “嚯……听上去有点像是x战警的剧本呢。”大雄倒也没怎么惊奇,因为说到底所我的“能力者大战”最多也就是在地球上小打小闹,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世界局势再怎么变化和他的关系都不大。

    下一刻,虚无皇帝的话差点没让他吐出来。

    “以此为掩护,火劫在地球上诞生了。”

    “咳!!!”

    大雄一阵猛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说……什么?火劫?是‘那个’火劫吗?”

    “是的,那个火劫,强大到促使五

    新神和混沌十二帝不得不联起手来的那个……火劫。”

    虚无皇帝以沉静的语气来描述他这一百五十年间的老对手,“我不能告诉你是谁,因为那样会改写时间线上的因果关系,但我可以帮你明确一点……自2050年4月20日之后,火劫就已经在地球上了。他潜伏在超能力者中,就像超能力者潜伏在人群中……每一天他的记忆和力量都在不断苏醒,每一天,他都会比前一天更靠近‘终末之火’。而你,一百五十年前的野比大雄……你要想办法找到他,然后毁掉他!”

    他终于露出了微笑,“就像我已经做到的那样。”

    “箜!!”

    钥匙合上锁扣的声音,大雄已经听了无数次了,他突然醒悟到这应该是最后一次。

    流光闪过,大雄的手上多了一本书。

    这是一本黑色封面的老旧书目,这层漆黑色的书皮摸上去很有质感,像是某种非常具有韧性的真皮材料。仔细看去,黑色的书皮上浮现着无数颗细小的亮点,宛若星辰。大雄不可置信地将其平举起来,像摇骰子那样摇晃两下,封皮里面的白色光点竟然跟着晃动起来!

    他不禁怀疑,这层书皮会不会是某个宇宙的切面?里面的星辰难道都是真的?

    翻开书面,古朴的页面上看不到一个字。但是这本书永远无法翻到头,每次接近结尾时,书的中部就会平白多出几百页来,于是这本书就越来越厚、越来越厚……一开始它还差不多只是《解忧杂货铺》那种厚度,等大雄翻了几十秒还没翻到头后,它就变成了《英汉字典大》这么厚。

    无穷无尽。“这是……”

    “说好了要兑换给你的……算是你唯一能从我这里拿走的‘实物’吧。”虚无皇帝沉声说道,“这是《宇宙沙之书》。掌握用法之后,你可以用它在多元宇宙和平行宇宙之间自由穿行。”

    虚无皇帝和静香身上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金色光芒,整座大殿开始晃动起来,边角处已然碎裂,仿佛要化作泡沫一般散去。神圣的光辉从穹顶处洒落,冥冥之中,有人吹响了最后一支圣歌。

    万物众生……恭送虚无皇帝。

    “我该怎么做?”大雄有些怅然地问道。

    “去中国。去寻找尹喜的后代,把他们从茫茫人海中找出来,然后好好保护他们……”虚无皇帝的身体已然融入强光之中,仿佛金火铸印,再也无法看清,“在即将到来的下一个时代中,尹喜后人有着非凡的意义。不管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火劫’。”

    大雄暗暗记下了尹喜后人的设定,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我……真的能成功吗?”

    “呵……”虚无皇帝的身体完消散了,唯独剩下一点点声音还在大殿之中回荡,经久不衰、余音绕梁。

    “野比大雄……你在未来会遇到很多很多困难,有时,甚至还会遇上难以翻身的痛苦。但你每一次都挺了过来,就这样,一次一次地坚持下去……最后你会发现……璀璨而又无人会受伤的理想世界,终于在你手中……”

    下一秒,主神空间轰然崩塌。

    大雄感觉脑仁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从沉睡中悠然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柔软的草坪上。睁开双目,阳光和煦、苍穹碧蓝,温和的风送来熟悉的香草气味,泥土的湿气恰到好处。千年杉树那宽大蓬勃的枝叶就悬在头顶上,丛丛簇簇,它们投下的庇荫让人有种很舒适的感觉。蒲公英的种子在天空中优哉游哉地飞行着,轻柔的茸毛在风中飘舞,像是在同他招手。

    金色的阳光从中穿落而下,被枝丫剪得零零落落,成了一块一块破碎的光斑。

    这里是后山,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若不是那本黑色的沙之书还在手上,大雄不禁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一场荒诞而又不真实的梦。

    “哈,结束了呢……”

    站在山头,城镇的样貌一览无余,大大小小的房屋紧挨着,烟火气息扑面而来。他有些释然地笑了笑,抱紧怀中的沙之书,朝自己家走去,步伐不紧不慢,一点都不像是去拯救世界的。

    倒像是……哆啦a梦还在的那段时间里放学后一个人回家的样子,轻松、悠闲,而又充满了期待。

    有太多事值得他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