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仙无常有 > 第一千一十四章 大结局
    云草想了一会,最后告诉夜芜她希望她们一家能在梦中再团圆一次。虽然她从小就没了娘,但因着云树又当爹又当娘。虽则也不常在一起,但只要云树在,她就感觉家还在。可如今云树也不在了,她忽然感觉心底那个属于家的地方消失了。

    夜芜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她下意识想了一下,发现自己早不记得自己的爹娘,连着自己的年岁她都忘了。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就是,只要她自己还活着就好。

    云草的要求简直不要太容易,夜芜生怕她后悔一般,当即施法。

    很快她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又回到了齐云山。落云河边上的云英花又开了,红灿灿的,将河水都映红了。云草穿过河,跑到了自家小院前。

    小院里,云树正坐在树下喝酒。厨房里,夏花正在灶间忙碌。

    见云草傻楞楞的站在院外,云树朝厨房里大喊了一声“花儿,快出来,你看谁回来了。”

    “是阿云回来了吗?那我可得多做一个菜。”夏花说着从窗户里探出了头。

    “娘。”云草笑咪咪的喊了一句,上前挽住了夏花的胳膊,将头靠在她肩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夏花早已不在,可是每一次在她的梦里,夏花都像是从来都在一样。

    “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腻着你娘。”云树有些酸的看着前面的娘俩。

    “再大,阿云也是我的女儿。便是白发苍苍,只要我还在,她就可以跟我撒娇,我们娘俩乐意。”夏花搂着女儿的肩膀道。

    “老爹,阿云也永远是你的女儿。”云草回过头道。

    “知道,知道,谁还能说你不是我的女儿,我不过是羡慕你们娘俩感情更好。”云树很是受用的道。

    到了厨房,夏花又开始炒菜,时不时回头问云草在外如何,云草只说好,并不提其中艰辛…

    就和所有普通人过的日子一般,云草梦里的这一日平平无奇,过得也快极了。曾几何时,她住在村人家中,见到的父母子女无不是这么相处的。当时是羡慕,如今亦有些羡慕。可如果你让她选,她还是会选择做一个修士。山川明月,河湖星斗,亦是她之所愿。

    云草才醒,夜芜就一脸你吃了大亏的道“你可是浪费了个大好机会?我原以为你会借机窥探大道什么的,那知道你竟跟个没长大的幼崽一样,还在念着你爹娘呢。不过,若以你神种的身份论起来,确实还是个幼崽。”

    云草没在意她的嘲笑,反而出言问到“前辈,成了仙以后,又或者是成了神魔,就非要抛弃人性吗?”

    “这我哪知道?反正明慧没抛,我抛了。她死了,我活着。但是大道三千,又不是只有这一条道,约莫是这条道好走一些。哎,我一个魔女,你问我什么大道。”夜芜说完露出了个厌弃的眼神。

    “我得走了,也不知为甚,每次一见着你,我就感觉明慧还在。别人可不敢如此与我说话,都怕我怕的要死。还真是让人苦恼,毕竟我有时候也想与人说说话。我又不是明慧需要守静,一坐就几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絮絮叨叨的说完,明慧就站了起来,转身要走。

    云草原还想问两句,见她如此,只好送她出去。

    云草的伤是在又三年后才好全的,好了后,她才又开始闭关。一是修炼《明尘经》,二是尝试着炼化那棵九妙道果,开始尝试悟出一条属于她的道。

    虽则先前她也悟过道,但那都是前人的道。更准确的说,那是在参道。

    悟道的过程,比修炼还要困难。云草将她这么些年的事从头到尾想了数遍,却依然没有头续。先前她所遵循的自然之道,虽则与她性情相近,可是因着一些事,她也做了一些改变,甚至还有些犹疑。如今,她却是要找出一条真正属于她的道来。

    到九重天后的经历,让她清楚的认识到,顺其自然并不是万能的。人有所愿,事有所违。若要事随人愿,只有成为规则的制造者。如此,方能真正超脱事外,走自己的道。否则,便是找着了道,别人也可以毁了你的道,让你无道可走。这样想着,她心里慢慢的有了个模糊雏形。若不是魏无忧尚未醒来,她便又想着出外游历了,正好九重天比玄明界还大的多,所见也是先前未见的。不过,她并不放心让魏无忧一个人待在留春山,所以她开始坐而生天。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云草开始尝试在心里幻想出一个个世界来,通过各种可能来推演出一种又一种可能出现的结果。等她终于摸着门的时候,魏无忧醒了。

    近百年过去,魏无忧终于醒了。许是在屋里躺的太久,他的脸苍白如雪,身上更是皮包骨,瞧着像是个干瘪的老头。见着云草进来,他抬手用干枯的手掌遮住了脸。

    云草见他如此,原本有些内疚的脸没崩住,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竟不知道,这人竟如此在意自己的脸。她拿开他的手,仔细瞅了瞅,这才道“嗯,是有些丑。”

    “阿云,你会嫌弃我吗?”

    “你竟是这样想我的?”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原就是看中了我的脸,这才看中了我的人。”

    “你这一觉睡的,怎的还移了性情,你以前可不这样。何况,等你修为恢复,不又跟从前一样。”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我又没说反悔。”

    “阿云,你总是这样。你从不向我撒娇,山不就我,那只好我来就山了。”

    “原来如此。所以,你这是侍宠而娇吗?”

    “我心口疼。”

    “好好好,你如今这般就很好。”

    魏无忧眼中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指着窗外的阳光道“我要看落花雨?”

    “留春山可没花树给你折腾,龙炎也不在,没人愿意为你做这缺德事。花生在树上好好的,没得受你瞎折腾。”

    “哎呦,我心口疼。”魏无忧假装歪在了椅子上。

    “装的还挺像。罢了,谁让你这是因着我才受的罪,我就做回缺德事,以后可不干。你且等着,我这就去找棵快要花谢的树来。”云草摇着头走出了门。临到门口,她忍不住转过头去看魏无忧,就见他正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一如当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