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独仙行 > 第2217章 直面尊者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217章?  ?  直面尊者

    这声音落在耳中,如同催命锣鼓骤敲,火玄子大惊失色下,亡魂皆冒,却周身一紧,似乎身置一片精铁浇筑的空间。

    天地随即一颤下,头顶多出一张漆黑手掌,道道秩序神链从指间飞出,纵横交错,一股令其绝望的压迫侵蚀至魂魄,火玄子尖叫着,修炼无数岁月,能够成就大罗金仙,所经过的生死瞬间不知道凡几。

    “拼了……”

    火光骤闪,火玄子身上的铠甲发出耀目光华,丝丝规则之力扭曲着,空间一阵急速收缩,随即猛地一颤下,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

    那副铠甲竟直接爆炸开来,一个数丈之巨的漆黑孔洞在虚空中诡异地浮现,狂暴的空间之力撕扯着一切靠近的万物。

    只是下一刻,那张漆黑巨手径直落下,看似随意的一抹,黑洞湮灭,扭曲的空间如同布帛般被抹平,爆炸产生的震荡也在巨手下烟消云散了。

    “哦,壮士断腕么……”

    姚泽有些意外地眉头一挑,对方倒是位人物,眼看难以幸免,当即自爆了铠甲,连同肉  身都一同放弃。

    他的目光随意扫过,左手蓦地一扬,掌心间那枚诡异的眼珠再次一闪,“嗤”的一声爆鸣,一道粗如手臂的血色光柱就狠狠击在空处。

    十余丈外,血光一闪,一个寸许高的小人正惊慌失措地踉跄跌出,身上包裹着一面血色小旗,正是火玄子的元婴,一对小眼有着滔天的恨意。

    “小辈,你等着吧,天地虽大,绝无你的藏身之地!”

    火玄子咬牙切齿地狠声道,周身血光暴闪下,再次没入虚空中。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姚泽怎么可能会任其离开,他的右手朝着前方一抓,掌中已然多出一杆数丈长的黑色长枪,刚想掷出,脸色却突然狂变,袍袖一抖,所有的宝物都化作一道流光没入手中,他的身形却同时暴闪而退,五道碑影也早已闪烁飞出,围着四周急速旋转,竟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可笑,人家连五成实力都没有显露,你就已经失去了肉  身,还大言不惭的……”

    一道诡异的声音突然在空中响起,而数十丈外,血光一闪,火玄子就再次显现飞出,只不过空中凭空多出一张大手,一把将其抓在掌中。

    “谁?该死,你知道我是谁吗?赶紧放开我,不然火麟家族的怒火你能够承受吗?”

    任火玄子如何挣扎,却连头都无法从掌中露出。

    目睹这一切,姚泽的面上无比紧张,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笼罩了天地,终于,虚空中多出一道身影。

    “是你?怎么可能!?”

    下一刻,姚泽却似见鬼了般,失声惊呼起来。

    来人身着血色长袍,脑袋光秃秃的,面容阴鸷,而令人一眼难忘的却是那对猩红眼睛,瞳仁狭长,如同一条隐匿在黑暗中的毒蛇,随时暴起伤人。

    竟是血蛟灵洞的血风!

    后期尊者!

    可自己明明亲眼所见,对方和申屠尊者、魅族族长一同被困在那座诡异的峰顶,难道此人已经脱险?

    一时间姚泽如坠冰窟,寒意弥漫周身。

    “不对,你这是一道投影……”

    对方的身躯明显有些虚幻,和之前大摩学院中云老施展的时空投影有些相似,显然并不是真身来此,他心中又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这样一位大人物,即便施展的一片投影,威能也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此人怎么能够找到自己的?

    血风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只不过此人双眸诡异,笑起来更平添几分阴森。

    “小友真令我惊叹,可惜老夫的时间不多,不然真想小友攀谈一二……不若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血风摇晃下手掌,可怜那火玄子终于露出了脑袋,此时如同一只小羔羊般,脸上堆着谄笑。

    “血风大人,小的是火麟家族的火玄子啊,上次还奉老祖之命,给您送去一瓶济阳露……”

    话还没说完,血风双掌一合,随意地搓动下,一道火苗闪烁下,溃散开来。

    堂堂一位大罗金仙,就这样如云烟般散去。

    姚泽嘴角一扯,并没有开口,知道对方还有话要说。

    “你看,灭杀了火麟家族的人,之后的恩怨就和小友无关了,这是老夫送给你的见面礼……而且从此以后,血蛟灵洞和你也不会再有任何仇隙,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小友能够从荒山之巅从容离开,肯定有着非凡的手段,如果你能够将老夫本体带出来,除了仇隙不再,之后老夫还欠你一个大人情,如何?”

    “荒山之巅?”

    姚泽瞳孔蓦地一缩,忍不住倒抽口凉气。

    自己之前所去的山峰竟是荒山!?

    他沉默不语,对方的神情有些阴沉了。

    “你质疑老夫的承诺?”血风阴测测地道。

    “那倒不会,前辈身为天下有数高人之一,言行随心,自不会妄语,可在下小小的真仙修士,如何能够帮得了前辈?”姚泽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脸上带着苦笑。

    “不必废话!老夫这次显形最多只有三十个呼吸的时间,现在所剩无几,如果你不答应,眼下只能新仇旧恨一起算了。”血风脸上明显露出不耐。

    “那前辈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锁定在下的?”

    这个问题十分关键,如果以后总会冷不丁地冒出一位大人物,自己只怕再无宁日了。

    “老夫是被一丝因果牵扯过来的……最后十息时间,如果你不同意,老夫只能先送你归西!”

    血风眉头一皱,猩红的目中露出焦急,口中冷冷地开始计数。

    “八、七、六……”

    在对方计数的同时,一股萧杀气息在空中蔓延,以此人之威,即便是道投影来此,灭杀自己也只在举手之间。

    “三!”

    血风的脸上已经毫不掩饰杀机了,而此时姚泽终于开口。

    “好,在下可以告诉你……此事绝无可能!”

    话音未落,他的掌中早已多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银色兽皮,法力微转,一道银芒就将手掌包裹。

    “哼哼……小辈,这种心机你还是收起来吧,在老夫面前,一息时间都可以将你灭杀三次!”

    似早有所料,血风狞笑着,单手扬起,就要发出雷霆一击。

    就在此时,姚泽掌中的银芒突然大放,将四周的空间都照耀的如同白昼,一块银色兽皮漂浮在那里,上面符文密布,阵纹交错,同时一股古老气息席卷横扫。

    所过之处,密麻的规则之力交错闪烁,这一刻,天地间似乎都停滞下来。

    “食空兽!你竟有此物?”

    此时血风周身一紧,竟无法动弹,不过他一眼就看出了那张兽皮符咒的古怪,忍不住勃然色变。

    以其后期尊者的威能,这样的符咒自然无法威胁分毫,可惜此时他只是一道投影降临,能够有本体的六七成实力就不错了,竭力挣扎下,四周的空间随同一起扭曲,眼见就要成片的坍塌。

    “小辈,老夫不会给你留下轮回的可能……”

    此人狠狠地盯了过来,面容扭曲,只是下一瞬,脸上却露出愕然,随即大叫一声,“气死老夫!”

    吼声未落,血光诡异地一闪,那人竟溃散开来,如同云烟被撕扯,转眼就无影无踪了。

    姚泽心中一松,急忙一把抓住了那张银色兽皮,却面露苦笑。

    兽皮上灵光全散,显然已经毁去。

    这符咒乃当初和波遥一起去对付飞陀时,此女送给自己的宝贝,一旦激发,会将对手困束三息时间。

    三息时间,足以改变修士的生死!

    之后一直都没舍得使用,今天却在这里救了自己的性命。

    血风所言并不虚,一息时间足以灭杀自己,只不过对方的时空投影也有时间限制,一直耗到最后一刻,此人想置自己于死地,也有心无力了。

    “小子,气死本石了,如果不是你一直没有示意,本石一定会砸死他!一道投影而已,还这么猖狂……”大摩石终于嚎叫一声,在空中飞舞着。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在后期尊者面前,这货肯定不够看,只能事后吹嘘一番了。

    “话说,此人所说的受一丝因果牵扯什么意思?”他对于这个十分在意。

    “很简单啊,那人能够投影至此,被一丝因果之力引导而来,这一切自然有人暗中  操  控的。”大摩石不以为然道。

    “竟有此事?难道是谁施展了因果法则?”

    一时间姚泽有些发怔,三千大道,时间、空间为本源,而轮回为尊,只不过因果法则同样神秘无比,而且不止一人曾经告诫自己,轮回圣殿一旦现世,因果道场势必不会坐视不理。

    轮回、因果,自远古时期就开始,双方早已势同水火……

    “因果道场派人出山,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啊?”

    姚泽脸上变幻不定,心潮起伏。

    半响,他才轻吐了口气,“算了,该来的躲不掉,大不了水来土掩就是。”

    “就是,你小子现在实力也算不凡了,刚刚连轮回法则都没有动用,就轻松灭掉那位大罗金仙,眼下你最要紧的是提升修为,一旦晋级大罗金仙,在尊者面前,即便打不过,也可以跑的。”大摩石安慰道。

    姚泽稍微振作下,心中微动,一道狰狞凶兽就漂浮在身前,暴虐的气息蔓延开来,随着身形一纵,径直坐在了巨蚊身上。

    那蚊兽欢喜地发出一声嘶鸣,双翼一振,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而这片山谷彻底安静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推荐trendnntsize:15xlor:396dd4addg:0 nt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