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深渊归途 > 69 落幕——属于我们的时代与结末
    陆凝掐好时间走上电梯,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暂停表剩下的时间全部用在倒计时增速上,而对于外部的人来说,这四分钟的冷却时间只要片刻就能度过。

    大门缓缓打开,脱离点依然被那一片绿光包围着,不过陆凝一瞥之间发现地上整齐地摆放了很多东西,全都是已经离开的人获得的武器。海伦娜的一对双枪,司方乐的一副金色护腕,真由理那里一张闭合的血盆大口,萨缪安娜的一枚彩光流转的棱镜……

    武器并没有绑定一说,所以每个人离开前都留下了身上所有的东西,为殿后的能增加哪怕一分生机也是机会。

    “哼……”

    陆凝摇摇头,还是笑了笑,从地上拿起几件武器,然后按下了暂停表的按钮。

    作为停止时间的人,她只要通过触碰就能自由决定让哪些事物进入暂停的时间当中,六个脱离点的倒计时很快就在停止的时间内继续流动了,而陆凝就站在这里,也必须站在这里等着倒计时的结束。

    她拿出了最后一张剧本。

    “可惜只能写下三个名字……”

    这些道具的杀伤力面对“脑髓”已经被削减到无了,最大的功效是用来临时自保,毕竟幸存者们依然受到剧本的影响。除此之外,陆凝最关心的还是时暝和段云岫从各个角度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在全局思考能力上她确实还有所不足,可是这不妨碍她在关乎自己个人目标的问题上过度敏锐。

    “时暝……五阶吗?可是不同阶级的人无法参与场景是基本规则,就连蔷薇十字的资料当中也不存在能够突破这项规则的记录,时暝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在五阶的真实身份又是哪个?”

    陆凝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有一点她很清楚,五阶对三阶并没有特别的好恶,也不需要刻意针对某个人。她或许可以将这当作是是一个闲来无事的提示。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便是这个场景中的游客质量过高了。

    从短短几次会面和了解中,陆凝已经知道了大部分游客的实力水平。像季长皓和他的那些学生的水平即便在三阶的一些场景里也足以作为中坚战斗力来参与了,而这个场景里他们却只能是被保护的对象。萨缪安娜、罗莎、付骏年等人也属于实力很强的游客,可是在大多数时间都只能当个打手。

    一般来说很难会出现如此集中的状态,蔷薇十字的过往统计里得到的结论是游客素质在常规情况下集散地都会进行平均分配,绝对不至于让一群混子分到一起,也很少会让实力极强的扎堆。

    思考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陆凝刚刚有了点灵感,就发现自己的“时间”已经快要耗尽了,而脱离点的冷却也即将归零。

    “很好。”

    陆凝给自己留了一点时间,解除时停之后马上乘着电梯来到了春之花园。门一开,她就准备走出去宣布可以走下一批人的好消息了。

    可是在开口之前,她就发觉了气氛的不对。

    外面是一片死寂,进入走廊后她能看到鸿上凛子靠在墙上的背影,还有匆匆赶回来的仲甫粗重的喘息声。

    ——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念头在陆凝的脑海里一闪而逝,随即她便明白了什么。随着脚步继续迈出两步,她看到了栗北阳木。这个有点乐天有时还会冒冒傻气却无比可靠的队友,还带着一脸鼓舞大家的笑容,却永远不会收回去了。

    时暝免疫时停。

    换句话说,时停期间,她的五分钟依然在继续倒计时着。

    而跪坐在栗北阳木身边的逢代此时看起来更像一个人偶,那个平淡却令人安心的表情已经化为了一片空洞,或许每个人都早有准备,但死亡到来的时候,却依然会猝不及防到击垮内心的全部防线。

    “陆凝。”仲甫扭头,看到了陆凝,神色间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他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

    “现在上面的脱离点解锁了。”陆凝咬着牙,强迫自己说出了冷酷的话语,“这里有四个人,加上程雾泠和莱万斯卡,我们六个,可以现在就走。”

    鸿上凛子猛然转身,她的目光有点难以置信,理智告诉她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但情感上怎么可能接受?至于栗北逢代对这句话根本半点反应都没有,依然木然地注视着兄长的笑容。

    “一个失败了一半的计划。”仲甫微微摇头,“或许是我们犯了太多错误,也可能是我们从一开始的想法就出了问题。”

    “不要废话了!带上人上楼,脱离点……”

    话音未落,地面轰然震动了起来,众人纷纷撑着墙面试图稳住自己的身体,陆凝连忙闭上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正在旋转的星空。

    “单敛眉的倒计时时间也到了!”陆凝当即意识到大事不妙,随着花园的位置变换和传送混乱,身后的电梯将不会再通往脱离点,逃生通道已经被封堵了。

    “你应该能看到脱离点的相对位置吧!”仲甫喊道。

    “你以为那里位置不会变吗?”陆凝自然早就利用之前人员脱离的方法定位了脱离点在花园内的位置,可是空间的混乱已经让她失去了定位的可能,除非有人还能进入脱离点内!

    “先试试电梯!”仲甫冲进了电梯井内,至少中央电梯没有冷却这个特性还是存在着的,他进去了不到一分钟就跑了出来。

    “原先脱离点的位置连接到冬之花园里,另外四个按钮也不去脱离点了,现在我们这里对应的是原本秋之花园的按钮!”

    “那怎么办?我们现在怎么找到脱离的位置?”

    “红娘!”

    陆凝一声呼喊,银色的丝线在花园内开始扩散,破解迷宫的最直接办法就是把整张迷宫的地图画出来,为此陆凝让红娘将丝线尽量延展向花园的每一个角落,透过丝线的感知,她至少能拿到一份地图。

    很快,一团丝线就开始在陆凝面前缠绕聚集,扭成一个奇怪的立体图形。

    四个花园已经不再是平面排列在一起了,而是形成了立体的角度。陆凝甚至无法判断上下左右,最关键的是这张立体地图中并没有一个多出来的区域,也就是说红娘也丢失了脱离点的位置。

    陆凝捧起地图,她知道兜里还有一张剧本,但是这张地图透露出的信息令她感到了一丝不对,普通的门或许打开就会走到对面,而对于空间传送来说,一个门口可以对应好几个“外面”,或许通往脱离点的电梯门已经不存在了。

    剧本无法使人做出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例如陆凝就算写出自己在冬之花园大杀四方,消灭了自己以外的一切生命,她也无法借此打败时暝,因为那根本做不到。

    “虚噬,在周围打洞,全部打出来。”仲甫指挥着虚噬开始在周围的墙壁上凿出亚空间,而鸿上凛子却已经无计可施了,她看到陆凝看着地图陷入了沉思就知道这已经不在计划之内。

    “怎么回事?”

    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洞,程雾泠从上面跳下。她看了一眼栗北阳木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幸,随后看了陆凝手里的地图一眼“你这里也找不出脱离点?”

    “看来你也没能找到。”陆凝看了她一眼,她知道程雾泠在花园里布置百目鬼很久了,通过监视的眼球弄明白位置变化不算很难,只是她能打开亚空间回来和众人汇合,却也无法找到脱离点的位置。

    “莱万斯卡那里怎么样了?”

    “他很强,段云岫一时奈何不了他,不过他也没办法伤到段云岫。地震发生的时候他直接让我回来等着了,说……陆凝知道该怎么做。”

    “什么?”陆凝瞪大了眼睛,“这可不在之前商议的环节当中!”

    “是没有商议。”程雾泠依然保持着处变不惊的态度,“我们从来不靠一个计划走完全程,而是通过不断变化来补足所缺少的条件。陆凝,在死中求活这件事上你永远能找到唯一的生路——我已经没有手段了,明白吗?”

    她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凝才真正感觉到了最后的危机。

    或许是因为知道程雾泠、莱万斯卡等人无论是武力还是智谋上的水平,陆凝下意识地就只考虑起了自己的事情,并将之作为了这个场景里主要的目标。如今虽然说成功了,可她也忽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潜意识中的“保护伞”早已撤去,每个人都会走到极限,程雾泠也不例外。

    “……感觉自己之前还是个孩子。”陆凝扶了一下额头,“逢代……能拜托你吗?”

    “当然。”程雾泠点点头,走向了那一边。在心理上的造诣她毫无疑问也是登峰造极的,用于刑罚自然得心应手,劝慰别人也同样没什么问题。

    陆凝深呼吸了一口气。

    “找不到。”仲甫扭过头,“好几个方向都找过了,我怀疑脱离点大概是被送到什么虚空中去了。”

    “节约一点力气,准备好虚噬,我会在下次标注出方位。”

    “什么?”仲甫眉头一皱,“你有办法定位了?”

    “偶然间的结果,造成了必然的结局,等会还有一次空间变动,三分钟一次毕竟比五分钟一次要短。当我说出方位和距离后,你们一定要快。”陆凝微微合上双目。

    “……那么我就相信你。”仲甫微微点头,收好了虚噬。

    三分钟再次过去,空间发生了剧烈的震动,而陆凝靠着墙,对此一切恍若未觉,她知道单敛眉绝对不会袭击过来,毕竟她们本来就没有多少要战斗的意图。

    “这样下去又要到五分钟了!”鸿上凛子焦急地说,“这里只有我能死!陆!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着下次的死亡。”陆凝手指一转,笔记本出现在手中,她翻开最后一页,开始填写最终的因果命运。

    时间立刻

    地点莱万斯卡和段云岫交手处

    人物莱万斯卡

    事件无伤而猝死

    “死”字的最后一勾挑上的瞬间,身后的仲甫猛地抢过了剧本。

    “你在干什么!”仲甫喊道。

    “六分之一修正为百分之百。”陆凝将笔丢掉,时间正好,五分钟恰好在她最后一个字写下的时候到来了。

    “莱万斯卡死了,谁还能拦着段云岫!我们的情况还不够糟糕吗?”

    陆凝不理他,闭上了眼睛。三颗明亮的星,那是脑髓。五颗聚集在一起的细小星星,是这里的五个人,而除此之外,星空中缓缓浮现了一颗新的光点,和陆凝等人差不多明亮,但却是陆凝要抓住的唯一希望。

    “那个方向。”陆凝抬起手臂,“亚空间掘进二百米,立刻!”

    仲甫还没反应过来,但程雾泠已经闪电般出手,她对陆凝的信任从来不会有所迟疑,就如同相信自己一样。亚空间的空洞被一团能量体迅速蛀开,而片刻之后,仲甫也跟着派出了自己的虚噬,两人一同开始高速挖掘起来,不到三十秒,亚空间隧道就已经搭建完成了。

    “走!”

    陆凝一个字都不多说了,第一个冲入了隧道当中。

    黑暗在周围流转,仿佛看不到尽头一般,但实际上很快,陆凝就看到了熟悉的绿色光芒,还有一名微微张开双臂,正在微笑的金发男子。

    “欢迎回家,我的队员们。”

    “莱万斯卡!”

    第二个跑过来的鸿上凛子震惊地看着他“你不是说存档位置设在这里很可能遭到连携射击浪费吗?”

    “好姑娘,万一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我也得准备一个能够迅速逃亡的计划不是吗?”

    莱万斯卡冲着鸿上凛子挤了挤眼睛,接着看向陆凝。

    “很高兴你听懂了我的暗示。”

    “你可以直接明示。”陆凝有些不悦地看着他,“程雾泠可不会附加详细解答。”

    “我把这个叫做成长。”莱万斯卡摆出一个道歉的手势,而后面,程雾泠和仲甫也把栗北逢代带回了脱离点。

    “她怎么样?”莱万斯卡的神情一秒转为了严肃,关切地问起逢代的情况。

    “至少心还没死。”程雾泠拉着逢代来到脱离点前,抓着她的手腕强行给她划了钥匙,然后将人塞进了脱离点里。

    “之后大家再好好聊聊吧。”仲甫也走进了一个脱离点。

    “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陆凝在一个空的点位旁刷了钥匙,走上去,一层半透明的玻璃罩将她完全笼罩在其中。声音被隔绝了,莱万斯卡、鸿上凛子和程雾泠也各自走进了一个点位中。

    这时,电梯门骤然打开了。

    陆凝看到了那被拖延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的第一发全花园能量箭,不过那耀眼的白光此时也只是送行的烟火而已。

    视线中的一切被光芒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