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轮沙漏 > 第六百六十章 我改变主意了
    在黑域,一座浮岛,一个巫师家族,最核心的不是巫师数量,而是魔力之泉。

    而夏普家族的魔力之泉,在威廉升华血脉的时候,就已经变得干枯了。

    整个纳维亚浮岛经过这次激烈的战斗,破损严重,就像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外表可能与常人无异,但已经走入生命的尾声了。

    表现在外的就是整座浮岛,会出现各种异常的天灾和地质活动,最后走向崩灭。

    这一点,大地已经告诉了威廉答案。

    很明显,纳维亚浮岛已经不适合整个夏普家族居住了。

    他们需要一个新的居住地。

    而对于一个连正式巫师都没有的巫师家族,带着为数不少的属民,在黑域里,就是一块流动的腊肉。

    是谁都想要来咬伤那么一口,不仅仅是黑域里的巫盗。

    威廉带着拖家带口的夏普家族,坐上体积庞大的独角鲸浮舟,在黑域里航行的时候,前后不到十天的时间,就遇上了十三批巫盗的侵袭。

    这些利欲熏天的巫盗都是被独角鲸浮舟上的人口大量吸引,很快就发现这个独角鲸浮舟上的人口,都是在附近地带都是比较有名的夏普家族。

    在巫师的集市里,这批出过不少巫师学徒的人口能卖出不少的价钱。

    有的是巫师资质衰退的家族,愿意出不低的价格,买上这么一批人口,无论来作为家族繁衍的工具,还是用来实验一些特殊的血腥巫术,都有不错的效果,算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跟着这些巫盗又发现在独角鲸浮舟各处巡逻的都是巫师学徒,一个正式巫师波动的巫师都没有。

    在仔细确认几次之后,发现不是陷阱之后,这些巫盗就疯狂了,按耐不住内心的贪欲,冲了上来人,然后……

    然后就遇上了风暴,船毁人亡,尸体成了虚空猎犬的食物。

    而威廉,在独角鲸浮舟里最底处的船舱里,一动都不动,静心冥想。

    带着这么上万人,行动速度实在快不上来。

    大概过去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夏普家族巫师学徒控制下的独角鲸浮舟,才来到了智慧与求知高塔总部的附近。

    而这时,耗费了大量魔石,威廉的魔力,以及权柄之力,才恢复到全盛的状态——

    力量2034,体质2188,敏捷2153,精神4896,魔力4896,权柄之力113

    相较于半个月前,威廉的各项属性又有了微弱的提升,包括精神力在内,又提升了5点。

    威廉明白,这是他身体内的海神波塞冬血脉,还在缓慢改造他的身体素质。

    虽然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这一过程不会再出现之前那种暴增的提升,只会潜移默化,一点点提升,直到威廉的身体彻底适应体内这一阶段的波塞冬血脉。

    这无疑是一件对威廉有益的好事,不是吗?

    威廉找了一座浮岛,将独角鲸浮舟停靠好,然后留下变异的虚空猎犬守护这一班人的安危,自身就回到了千塔之林里。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威廉还没有得健忘症,一些事情是刻骨铭心啊。

    所以,一进入千塔之林里,威廉没有丝毫犹豫,无视了“智慧与求知高塔”定下的禁空令,一脚蹬在地上,人就像出膛的炮弹,带起一波螺旋的气浪,朝着巴哈特三级大巫师的双子塔飞去。

    三级大巫师的精神气势,毫无掩饰地释放出来。

    整个“智慧与求知高塔”内的巫师感应到这一股陌生的大巫师气势之后,心脏像是揪住了一样,咚咚咚跳个不停。

    实力越是弱小的,表现越是不堪。

    三级巫师以下的,也只有那位指示之塔的执塔者“苏”才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他就站在自己的指示之塔里,一边透过塔尖的窗户查看外面的情况,一边通过指示之塔的塔灵对其他的巫师塔下命令。

    很快,一座座巫师之塔就相继亮了起来。

    不同的颜色,五彩纷纷,光彩照人。

    所有的颜色交融在一起,竟汇成了一道遮天蔽日的极光,将整个“智慧与求知高塔”笼罩。

    这是以“智慧与求知高塔”内的上千座巫师塔作为根基而设立的魔阵,形成的极光攻守兼备,一般的二级巫师被极光扫过,就彻底化为飞灰,就连一般的三级巫师都不敢触碰它的锋芒。

    威廉也是智慧与求知高塔内部的执塔者之一,虽然是半路出家,一直得不到高层真正的信任,但他在智慧与求知高塔里也呆了很长时间。

    魔镜更是将可以搜集的资料都拷贝了一份,所以威廉也清楚这门守护巫阵的厉害。

    虽然不一定能将他怎么样,但到底碍手碍脚不好。

    所以就在极光巫阵启动将要完成之际,在半空之中急速飞行的威廉,做出了反应。

    他手一挥,经过魔纹加固地基的巫师塔地面,就开始震荡了起来。

    裂地带来的脉动冲击并没有全面铺开。

    这些虽然带来了打击的广度,却失去了打击的强度。

    所以威廉选择了几家关键但又防御相对薄弱的巫师塔,重点执行了脉动冲击。

    “咔擦咔咔咔……”

    接连不断的裂缝响声在巫师塔塔身身上浮现。

    没等这几座巫师之塔里的巫师反映给过来,裂地之神的权柄之力猛地爆发。

    “砰、砰、嘣、嘣……”的声音不断。

    这五座处于关键位置的巫师塔,直接被拦腰炸成两截,塔基都被炸得七零八碎。

    受此影响,整个极光巫阵先是一顿,已经成型的极光闪了一下,旋即溃散开来,复化为各种颜色,不复之前的威力。

    从双子塔里飞出来的两名大巫师——学者模样的巴哈特大巫师,还有白胡子垂到肚脐的弗兰特斯大巫师。

    两个大巫师望着双脚踏在无形的风上,用金色眼睛看着他们的威廉,脸色阴沉如水。

    智慧与求知高塔耗费了数百年时间布置的巫阵,第一次被人给这样强硬破解了,让他们两人心里愤怒不已。

    “外来者,你是谁?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将会给你带来永远的懊悔!”虽然心里已经是怒火冲天了,但是巴哈特大巫师还是保持了学者的风范,冷冷地冲着威廉质问道。

    当然,威廉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巴哈特大巫师还愿意保持克制的原因。

    他一说话,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响应他的语言,化为无形的压力,朝着威廉压了过去。

    白胡子垂到肚脐的弗兰斯特大巫师,也同样把目光望了过来。

    三位三级大巫师的气场相冲,压得整个智慧与求知高塔内部的所有巫师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威廉眉角一挑,巴哈特大巫师的小伎俩对他来说,就如清风扑面一般。

    他嘴角一扬,似笑非笑地对巴哈特大巫师说道,“哈哈,我是谁?我尊敬的导师大人,您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导师?你是?”巴哈特大巫师闻言就是一惊,看着威廉的脸孔,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出来威廉的身份。

    不过也不怪他,威廉自从移植了波塞冬血脉之后,连气息都变得跟以往有了很大不同。

    一米八的身高变成了两米三,哦,不,现在又高了10厘米,已经是两米五了,外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俊美无双,金色的双眼充满了威严。

    这是一具接近完美的身躯。

    这是看到威廉现在这幅模样的人,心里都会生出的心里感受。

    就算是敌对方的巴哈特大巫师,眼眸深处也是闪过了一丝惊艳。

    这还是容貌上的改变。

    实力上的变化更是夸张。

    试问这种情况之下,巴哈特大巫师又怎么会认出他来呢?

    “真是让我心寒呀,我尊敬的导师大人!不过过去了这么短的时间,您就忘记了我的存在。”威廉面带讥讽地说道。

    “让我给您一点提醒吧。”威廉“好心”地说道,“在四十七年战争之后,我花费贡献点,向您请教一些知识上的奥妙,而您,更是十分好心地送给我一份效果突出的水晶柱。”

    “现在,你还记得吗?巴哈特大巫师!”威廉的声音里,已经充满了肃杀的寒意。

    “是你,威廉?不可能!你的力量怎么进步得这么快?”

    四十七年战争的确过去没有多久。

    而在这场争夺资源的战争之中,大放异彩的威廉,巴哈特大巫师自然没有那么快就忘记掉。

    听威廉说起水晶柱,巴哈特大巫师就知道不好,心里的手脚他心知肚明,所以他二话不说,心中就默念起巫咒起来。

    魔力的波动浮现。

    一只充满了绝对理智的巨大银色眼瞳,就浮现在巴哈特大巫师的身后。

    银色眼瞳里带有无数的像小蝌蚪一般的魔纹在不停游动。

    威廉的眼睛情不自禁就望了上去,顿时就有一种天地旋转的感觉,周边景物不见,只剩下一片虚空的空白,眼前只有孤独的自己,还有绝对理智的巨大银瞳。

    忽然,从威廉的身上,无数的银色锁链就生了出来,将威廉的双手双脚,还有头颅就紧紧束缚住,让威廉动弹不得,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威廉却是笑了。

    “理智锁链!这是《真理之瞳》这门高级冥想法,附带的天赋巫术吗?巴哈特导师。”

    说着,威廉的眼神就变冷,身上的权柄之力冒出,缠绕在他身上的银色锁链,就被他一根根崩断。

    虚无的空间像玻璃一般破碎,威廉的意志又回归了现实。

    巴哈特大巫师已经是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他拿出了魔杖,第二个攻击的强力巫术已经快要成形。

    而另一边,白胡子垂到肚脐的弗兰斯特大巫师,也同仇敌忾地发动自己最强力的巫术,准备一起合攻威廉。

    在威廉的灵光视觉之下,巴哈特大巫师是一名三级液化大巫师,而另一个老学究模样的弗兰斯特大巫师,则是一名三级气化大巫师,而且他的年龄比巴哈特大巫师还要大好几百年。

    面对两位大巫师的联手,威廉虽说是三级晶化巫师,外加继承了波塞冬权柄之力的血裔,但他的表情也是十分地凝重。

    只见他望了一眼弗兰斯特大巫师,心道,“我诅咒你,立刻睡着。”

    命运之河的虚影在他眼眸之中浮现,魔力顿时消耗了一部分,然后……当着巴哈特大巫师的面,在这场战斗的关键时刻,弗兰斯特大巫师打了一个哈欠。

    巴哈特大巫师懵了,“……”

    他眼角余光看向弗兰斯特大巫师,弗兰斯特的眼角都开始眯上,此时巴哈特大巫师的内心是吐血的。

    刚好他手中的巫术也准备完毕,立刻就对着威廉释放了出来,“真理之界!”

    顷刻间,在威廉的前后左右,都出现了一枚巨大的银色眼瞳。

    刚一出现,威廉就发现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凝固起来,连简单的移动都成了问题。

    四枚银色眼瞳又发出重重光环,相互交错,形成了一个绝对的区域,将威廉困在其中。

    这个绝对的区域里,各系能量粒子都被排斥一空,还隔绝了外界的交流,让威廉无法撬动巫术的力量。

    “这就是《真理之瞳》这门高级冥想法一路修行到最后,可以通过秘法而修成的复合强力巫术吗?”威廉心里不慌不忙,若有所思地想着。

    而绝对的区域外面,巴哈特大巫师飞到弗兰斯特大巫师面前。

    此时的弗兰斯特大巫师困意连天,变得迷迷糊糊了,看到巴哈特大巫师过来,心里一松,就再也抵挡不住睡魔的侵扰,眼睛彻底闭上,就此睡了过去,还发出嘹亮的呼噜声,吹得白胡子一直在空中飘。

    我……我打架,你睡觉?

    对着弗兰斯特大巫师施展了一个飞行咒托着他的身子之后,巴哈特大巫师的脸色异常阴沉。

    用屁股想都知道,睡觉不是弗兰斯特大巫师的本意,肯定是威廉动的手脚。

    这种无迹可寻的诡异攻击方式,让巴哈特大巫师不由想起之前遭受的噩梦,现在看来,毫无疑问是威廉动的手脚。

    他望向威廉,心里的贪欲大起,“威廉,你已经困在我的巫术真实之界里面了,身为你的导师,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把……”

    “砰!”威廉的手里冒出浓郁的权柄之力光芒,一把撕开了光环,踩着风走到巴哈特大巫师面前,问,“导师,你再说一遍。”

    话音刚落,威廉的拳头又如闪电般挥出。

    巴哈特大巫师的眼角只看到一道残影,然后就感觉到了身上的防御巫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拳轰破,落到了他的头颅上。

    “啪”的一声,巴哈特大巫师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开了。

    “不好意思,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