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轮沙漏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吸魂女巫(求订阅推荐)
    没有踪影!

    威廉有些意外,在他的灵光视觉之下,血肉傀儡师的隐身效果应该是不起作用的。

    怎么会找不到他呢?

    威廉一愣,凝神一听,吹拂在整个纳维亚浮岛的轻风,就带来了他想要的信息。

    威廉一脸无语状,身子就急速升高,在半空之中,就看到在浮岛边缘,落荒而逃的血肉傀儡师。

    嗯,还有它那两只往别的方向逃跑的恶心手臂。

    而且就算是逃跑状态,血肉傀儡师也一样用巫术掩饰着自己的行踪。

    在这方面,威廉都要夸它一句“心思缜密”了,这是逃跑逃出了经验吗?

    眼看着血肉傀儡师就要逃上四翼灵骨马车,威廉却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他眼神一动,纳维亚浮岛边缘区域,原本还显得比较平静的风,像是吹响了集合号,一下子变急起来,风声凄厉逼人,风也越变越大,最后平地竟生成了一个直径五六十米的龙卷风。

    龙卷风以摧枯拉朽的气势肆虐着,几辆四翼灵骨马车上面光芒连闪,却还是毫无招架之力,就被旋转速度高达每小时上千公里的龙卷风给卷入其中,几下就被弄得之力破碎,灵光湮灭。

    血肉傀儡师就站在纳维亚浮岛的边缘,脚掌生出肉芽和一排排钩齿,勾住地面,让它可以在龙卷风前稳住身形。

    狂风侵袭,直接破坏了血肉傀儡师一直维持着的隐身巫术,吹掉了血肉傀儡师脸上那一层黑烟,露出了里面极其难看的脸色。

    它突然冲着龙卷风大喊道,“我可以跟你签下灵魂契约,成为你忠诚的仆从。”

    “我知道很多事情,我的财物,我的知识,我的权势,我的一切,都可以归你,只要你,给我一条生路。”

    “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

    “我知道你听得到,我也知道你一定清楚这其中的分量……”

    威廉的确听得到血肉傀儡师的话语,风会带来他想要的信息。

    威廉嘴巴微张,龙卷风上就出现了他的脸影。

    “抱歉,我不需要。”

    说着,威廉意念一动,地震的脉动波就精准地在血肉傀儡师的脚下爆发。

    “砰……”

    伴随着剧烈响起,血肉傀儡师就当场被炸飞了,因为有几门护身巫术护住身体的关系,所以血肉傀儡师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但是下一秒,龙卷风中的威廉脸影,嘴巴张开,做出吸扯的动作,顿时,一股庞大的吸力就迎面而来。

    身在半空之中的血肉傀儡师,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吸入其中,以惊人的速度旋转着。

    威廉用风暴之主的权柄制造出来的龙卷风,威能更不仅仅是如此。

    龙卷风里,风声如刀,密集的风刀刮在血肉傀儡师的身上。

    刚开始,血肉傀儡师还可以依靠自身的天赋防御巫术抵挡,但很快,仿佛无休无止的风刃攻击,磨掉了他身上的三级天赋防御巫术,直接攻击在它的肉身。

    血雾伴随着凄厉的求饶声在龙卷风响起,但很快,就更大的呼啸风声掩盖而住。

    堂堂尸骨林的三级巫师,就这样被卷在龙卷风被凌迟而死,死得惨不忍睹,肉身像破碎的玻璃一样零碎。

    “好像少了什么?”纳维亚浮岛夏普家族巫师驻地上空的威廉,在轻易杀死了血肉傀儡师之后,歪着头想着。

    “哦,那两只手呢?”威廉猛地想起来了,淡金色的眼睛就朝着另一方望去。

    很快,威廉就发现了它们的踪迹。

    只见血肉傀儡师的两只恶心变异手臂,地处一南一北,像死尸一样毫无生气地平躺在地,一动不动。

    似乎血肉傀儡师的主体灭亡之后,连带着这两只分裂出来的手臂也步入了死亡。

    但在威廉的灵光视觉之下,却不是如此,还可以看到两只手臂还保存着顽强的生机,以及……威廉熟悉的血肉傀儡师的灵魂波动。

    威廉摇摇头,这血肉傀儡师不知道该说是狡猾,还是胆小。

    早在分裂出手臂的时候,就有预谋地把自己的部分灵魂也给分割出去了。

    虽然威廉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也许是它尸骨林的冥想法特殊,也许是它本人的特殊本领。

    在常人眼里,可能就会觉得这两只手臂已经是死物了,然后随意处理,最后让血肉傀儡师金蝉脱壳成功,逃之夭夭。

    这种可能性非常高。

    但可惜,这次遇到的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是威廉。

    它的这种小伎俩,在威廉的灵光视觉之下,无所遁形。

    威廉望着地处不同位置的两只变异手臂,眼眸之中闪过戏虐的光芒,血脉之中关于裂地之神的权柄顷刻间就发作了起来。

    只见两只手臂所在的位置地面,就裂开了一道深深的地缝。

    两只好似死物的手臂就掉了下去。

    威廉敏锐的视觉可以看到血肉傀儡师的两只变异手臂,在将要掉入裂缝的时候,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

    然后两只手臂很是“巧合”地卡在了裂缝中间。

    半空中的威廉无声笑了,意念一动,两道深深的地缝就开始合拢,向中间挤压。

    血肉傀儡师的两只变异手臂果然就装不下去了,五根手指都变大变粗,瞬间长成了带着血肉吸盘的触手顶住了两边的裂缝合拢,掌心的獠牙嘴巴也发出了尖锐的叫声,朝着威廉发出了最恶毒的诅咒。

    然而这到底是弱者最后的倔强。

    连血肉傀儡师的本体都在威廉的波塞冬权柄之力支持不了多久,何况只是两只分裂出来,犹如无水之源的手臂呢?

    威廉只是略一用力,两边裂缝就以不可阻挡之势,朝着中间挤压合拢。

    血肉傀儡师的两只变异手臂只是阻挡了几秒,就被合拢的裂缝挤压成了肉泥,彻底埋葬在地底深渊之中,只留下最后疯狂的怨恨。

    “哦,对了,我好像还漏了什么东西?”在彻底灭杀了血肉傀儡师的身体之后,身在半空之中的威廉,还是蹙起了眉头,凝思苦想。

    一道灵光在他脑海之中像闪电一般划过。

    “是了,这家伙这么苟,就像他前世仙侠那些苟主,稳健得要死,保不准还留下了其他后手!我可不能阴沟里翻船了!”威廉心道。

    他无法确定血肉傀儡师还有什么后手留下,不过没关系,他除了是一名青铜贵族实力的波塞冬神血后裔,还是一名擅长诅咒的命运巫师。

    因为精神力拓容的关系,他的魔力还来不及凝练,只有500点的魔力,不过用来诅咒一个死去的三级巫师,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威廉变得幽深的意识海里,“命运诅咒术”的天赋巫术晶体微微一颤,命运之河就开始泛起了波澜。

    ………………………………………………………………………………………………

    黑域·尸骨林。

    尸骨林的总部建立在一座犹如山岳一般巨大的尸山上。

    这座尸山由无数种族的尸体糅合而成,山上怨气冲天,尸骨如林,幽灵横行,各种邪异之处数不胜数。

    其中,尸骨林最核心之处,则是位于尸山山坳之处的埋骨之地。

    尸骨林唯二的两位三级大巫师,——血肉傀儡师,还有吸魂女巫,他们都把自己的常驻之地设在这里。

    只是在巫师世界里,没有温情,没有信任。

    虽然这两位大巫师都是同一个组织的人,但他们的研究场所都是远远分开。

    像血肉傀儡师的血肉工坊就在埋骨之地的东边,,吸魂女巫的欢愉小屋就在埋骨之地的西边。

    有一种进水不犯河水的感觉。

    “啊……不!”

    这天,欢愉小屋里,吸魂女巫正享受着五个脸色苍白,容貌俊美的男巫的服侍,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突然传遍整个埋骨之地,也惊动了六之中的吸魂女巫。

    “怎么回事?”吸魂女巫猛地推开伏在她身下舔舐的男巫,动作之快,男学徒猝不及防之下,舌头被吸魂女巫下边的獠牙勾住,整条舌头竟被扯了下来,鲜血淋漓。

    男巫惨叫不休。

    吸魂女巫脸上却是闪过厌烦之色,对着惨叫着的男巫猛地一吸,整个灵魂都被吸魂女巫吸入了嘴里。

    男巫脸色瞬间变得青白,永远地安静下来。

    剩下的四个男巫们,一个个栗栗危惧的样子,噤若寒蝉。

    不过吸魂女巫却是一脸不在意,男巫嘛,就像麦种一样,春天播下种子,秋天就能收割一茬,多的是。

    她在意的是从血肉工坊传来的惨叫声。

    虽然她对那只像老鼠多过像一名大巫师的“同伴”从来没有好感,但不得不说,血肉傀儡师的存在,对维持整个尸骨林的威严,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而尸骨林的存在,反过来可以替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三级巫师获取各种珍稀的资源,让他们能在巫师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吸魂女巫是不愿意看到尸骨林衰落下去的。

    吸魂女巫脸色现出犹豫之色,沉吟了一下,赤裸妖娆的身体就披上了透明的薄纱,人瞬间幽灵化,往血肉傀儡师所在的血肉工坊飘去。

    一到血肉傀儡师的血肉工坊所在处,吸魂女巫就发现了不对劲。

    以往她不是没有来过这里。

    她过来的时候,虽然血肉工坊散发着腐蚀性的恶臭味,但是整座血肉工坊是活着的,是蠕动着的,通体粉红的,像刚切割下来的肉片一样。

    但现在,整座血肉工作,虽然同样散发着恶臭味,但是却不再蠕动,像是死了一样,通体变得惨白,还开始浮现一些黑色的斑点。

    不是像,而是真的死了一样。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吸魂女巫明白,血肉工坊对于血肉傀儡师来说,很重要。

    而现在,血肉工坊“死”了,是不是意味着血肉傀儡师,也遭遇了不测了?

    吸魂女巫的脸色一下子拉胯了下来。

    “不可能的,这个没有勇气的懦夫,连对付一个二级巫师都不敢亲自出手的人,居然这么突然就死了?不可能的!”吸魂女巫内心都不敢相信。

    但现实就是这样无情。

    没多久,查验了一番的吸魂女巫,不得不让自己接受一个事实。

    “血肉傀儡师真的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

    “蠢家伙!没用的废物!”确认了这个消息的吸魂女巫,气急败坏地咆哮着。

    她对着血肉工坊布下了结界,转身就回去了欢愉小屋。

    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的四个男宠巫师,给杀了。

    虽然还不知道血肉傀儡师是怎么死的,但是血肉傀儡师死亡的消息,还不能让外界知道。

    最起码现在不能让外界知道。

    尤其是死对头智慧与求知高塔的两个大巫师知道。

    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四个战战兢兢的男宠巫师,根本就没想到,只是听到了一声惨叫声,就断失了一条命,就连灵魂意识,都进入了吸魂女巫的嘴里。

    吸魂女巫要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放宽对尸骨林那几个临界二级巫师的管控,加大对他们的资源投入。

    尸骨林迫切需要一个新的三级巫师。

    因为资源始终是有限的,尸骨林有两个三级大巫师就足够了,之前两人都是有默契地压制整个尸骨林的二级临界巫师,但现在,必须得松一松了。

    而这一切,都必须悄然进行,不能让外界知道,更不能让尸骨林的内部人员知道。

    不然反噬之火,会来的特别快,特别猛!

    而最后一件要做的事情,才是调查血肉傀儡师的死因,弄明白它到底是因为禁忌巫术的研究而死掉,还是在外面被人埋伏反杀了,又或者是什么原因。

    只有知道了血肉傀儡师死因的吸魂女巫,才好决定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但这反而是最艰难的一件事情。

    血肉工坊里面,吸魂女巫没有找到血肉傀儡师的尸身。

    但传遍整个埋骨之地的惨叫声,又的确是血肉傀儡师的声音。

    这其中的谜团,就像浓厚的乌云,压在她的头顶上。

    而造成这一切的威廉,根本不知道他随手的一个动作,让一个三级大巫师夜不能寐。

    他还在纳维亚浮岛上,用海洋的权柄,唤来水的生机之力,疗养着夏普家族受伤的属民和巫师学徒。

    能得到一个青铜贵族神血后裔,三级命运大巫师这样的照顾,在整个黑域的历史,也是极其罕见的。

    威廉大战血肉傀儡师和它的血肉傀儡,虽然战斗过程是十分的酣畅淋漓,但消耗的权柄之力也不在少数。

    战斗过后,威廉统计了一下,消耗整整86份的权柄之力。

    好在血脉之中的权柄之力,是可以随着时间流逝而缓慢恢复的,跟魔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