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轮沙漏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垃圾
    那个美妇模样的二级女巫洒下一把种子,念动咒语,种子就立刻生根发芽,长成一根根有树苗粗细的金针菇模样物体,粗一数有二十来根。

    雨一淋,风一吹,这些被种植出来的诡异植物,姑且称之为植物吧,在头顶菌盖处,就露睁开了发着绿光的眼睛,张开了满口獠牙的嘴巴,发出了“嘤嘤嘤……”的叫声。

    “把你们的种子寄生在他们身上,我的宝贝们。”二级女巫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指着眼前一干夏普家族的属民,发出高潮版的尖叫声,道。

    “嘤嘤嘤……”这些诡异植物回以女巫更尖锐的叫声,然后,把嘴巴张到几乎要占据了整个菌盖的位置,然后一吐,漫天都是黄绒绒的丝线。

    这些丝线都是这些菌怪的子体,一旦生物体吸入体内,就会被其寄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走全身的精血,长成新的菌怪,拥有再度分化寄生的能力,简直是让人烦不胜烦,是这个女巫的杀手锏。

    黄绒绒的丝线在空中飘飘洒洒,眼看着就要落到那些失去反抗能力的夏普家族属民身上,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狂风。

    狂风似乎有自己的意识,别的不吹,而是将空中所有的黄绒绒丝线都吹在了一块,卷成了一团,然后从空中落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足足有二米以上,面貌俊美的男子手上。

    犹如小巨人一般的俊美男子,看了看手中的风团,里面的黄绒绒丝线竟然发出了“嘤嘤嘤”的哭泣声,就像婴儿哭泣一样,让人心疼,也让人心烦。

    这俊美男子却是神秘一笑,空气之中没有魔力的波动,虚空之中的水汽聚拢而来,将风团变成了水球。

    男子将水球一抛,上抛的过程之中就变成了冰球,落到了地上,就碎成了冰渣。

    地面裂开出一道道幽深的裂缝,冰渣就掉了进去,而地面又重新合拢。

    一切都是这样自然而然,在场的二级巫师,三级巫师们,在整个过程之中,也没有感应到魔力的波动。

    这让这帮血肉傀儡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阴沉严肃起来。

    他们默默地看着犹如小巨人的俊美男子,小巨人般的俊美男子也平静地看着他们。

    很快,这种沉默就被血肉傀儡师那个三级巫师弟子打破,“威廉?”

    他从俊美男子的眼角之中依稀认出了威廉的模样。

    毫无疑问,这个长相俊美的小巨人,就是移植了波塞冬血脉之后大变样的威廉了。

    没等他说话,这帮血肉傀儡们的攻击就迎面而来。

    二十只菌怪对着威廉吐出了更密集的黄绒绒的寄生菌丝。

    另外两个二级巫师,一个释放出来带着黑色闪电的赤红大火球,朝着威廉射了过去,沿途的空气都被烧出了焦味。

    一个做出无声的尖叫,无形的精神尖叫就以他为中心,扩散了出去。

    而血肉傀儡师那个三级巫师弟子,则是两眼发出了苍白色的光线,对准了威廉的身体。

    这是尸骨林体系里,一门很有名也很歹毒的巫术,叫做衰老射线,凡是被这衰老射线射中的巫师或者其他生物,都会被剥夺寿命,被剥夺寿命的多少,取决于照射的时间。

    至于暗中的血肉傀儡师,两条手臂也自动断开,掌心露出獠牙大嘴,五根手指做腿,隐藏在各式攻击之中,朝着威廉所在悄悄遁来。

    一般的巫师面对着应接不暇的攻击早就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了,尤其是他的身后就是夏普家族的属民,他一躲的话,这些攻击就会落到夏普家族的属民身上。

    血肉傀儡师当然不会觉得威廉会很重视他身后这些普通人,只是给威廉添做干扰罢了。

    威廉如果躲的话,他后面这些夏普家族的属民一定是死无全尸。

    可惜威廉不一般。

    或者说,移植了波塞冬血脉,身上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威廉,不一般。

    他的敏捷在神血的刺激下,高达20多点,敏捷并不仅仅代表他的移动速度,还有他的神经反应速度。

    对于他来说,世界好像是慢了下来,在他集中精神的时候,世界就像一帧帧的电影画面。

    从他的视线里看,血肉傀儡师以及他的血肉傀儡们,释放出巫术之后,就好像被施加二十倍的慢放键。

    他们的一举一动,在威廉眼里都是一清二楚,包括掩藏在各种攻击之中,在地下爬行悄悄靠近的那只丑陋的手,也包括半空之中,每一根黄绒绒的菌丝的位置。

    威廉是游刃有余的那种感觉。

    他嘴角微微一翘,眼神之中就闪过蔑视的光芒,他举起自己的手,深有感触地说道,“其实,成为了一个神血后裔之后,我才发现,这才是我喜欢的战斗方式。”

    威廉脚下先是一顿,顿时地面动摇,虽然没有露出裂缝,但突然而来的地震,也让几个猝不及防的巫师一时失去了平衡。

    威廉张开了嘴巴对着发出精神尖叫的二级巫师一吼,惊天动地的叫声就直冲他而去,将他的精神尖叫溃散于无形,并且还让他陷入了意识混乱之中。

    与此同时,威廉的脚下,瞬间也聚满了水汽,形成了一朵云。

    云尾被一团风卷托着。

    威廉就站在云朵上面。

    “嗖”的一声,云朵就带着威廉空中急速地翻起了跟斗,卷起了庞大的气流,空中遍布的菌丝,还有带着闪电的火球,血肉傀儡师的两只断臂,都被卷入了气流之中,连带着失去平衡的的几个二级巫师,另一个三级巫师,都被卷入其中。

    一道道光亮浮现。

    是几个巫师遇到了危险,瞬间就激发了恒定的天赋防御巫术,一时之间,色彩各异。

    而这个时候的威廉,一路直破,快如闪电,眨眼间就来到了风暴之中,那个血肉傀儡女巫师的面前。

    血肉傀儡女巫师早已激发了她的天赋防御巫术——翡翠之晶!

    那是一道翡翠般的菱形晶体,坚固,结实,将她笼罩在其中。

    而她就像一位水晶美人。

    只是这个美人,看到瞬间就出现在她面前的威廉,脸上还挂着惊慌的表情。

    威廉二话不说,只是抡起了拳头,半秒之中,就轰出了几十拳。

    电光火石之间,几十道带着蓝光,黄光,以及青光的拳头,接连不断地轰击在巫术翡翠之晶上。

    只听得咔擦一声,血肉傀儡女巫师脑子都没转过来,能够抵挡二级巫师全力一击的翡翠之晶,就在威廉带着不同权柄之力的拳头轰击之下,轰然破碎开。

    没有阻碍的拳头没有一丝停顿,直接轰击在血肉傀儡女巫师身上。

    裂地,风暴,海洋——不同的权柄之力作用在女巫师的肉体上,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血肉傀儡女巫师的肉体,就被轰击成碎渣,就连意识,都被权柄之力直接湮灭。

    而这时候,时间才刚过去不到一秒。

    其余几个巫师,还被卷在风暴之中没有反应过来。

    威廉站在云朵之上,头发因为高速运动而变得挺立,眼神冷冽,打了一个响指。

    气流风暴顿时收拢,将半空之中的黄绒绒菌丝聚成一枚风团,飞到威廉手上。

    而其余两个巫师,则是跌落到了地上。

    因为各自都激发了天赋防御巫术,所以都没有摔伤。

    只是他们各自的巫术都被威廉带偏了方向。

    血肉傀儡师的三级巫师弟子释放出来的“衰老射线”,射到了另一个二级巫师身上,瞬间让他的脸上多出了几道皱纹。

    而这个二级巫师释放出来的“暗雷火球”,则是在这个三级巫师傀儡身上炸开。

    血肉傀儡师的这个三级巫师弟子傀儡,激发出来的天赋防御巫术是一副犹如钻石版的贴身骨甲,肩膀,手肘,膝盖处都有锋利的尖刺,可谓是攻守兼备。

    “暗雷火球”落到他身上,产生的连锁闪电伤害,以及高温爆炸冲击波,直接轰出了一个方圆五十的深坑,深坑内,寸草不留。

    二级巫师血肉傀儡,直接被掀翻撞飞,身上的“强化版多重法师护甲”也直接被轰碎,身上多了几道深深的伤痕,却不流血,也不见骨头,一脸萎靡状。

    被掀飞的还不仅仅是这个二级巫师傀儡。

    另一个陷入意识混乱的二级巫师,没有施展出天赋防御巫术,结果在这个爆炸冲击之中,身体直接被炸成了两截,成为了第二个领便当的二级巫师血肉傀儡。

    还有本尊血肉傀儡师暗地里偷偷放出来的两条手臂,在遇到威廉制造出来的气流风暴的时候,两只手臂的五指立刻生出了肉芽,紧紧扣住了底下的土地,才没有被风暴卷起。

    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暗雷火球”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就直接把两根血肉之臂给掀翻撞飞。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是四面八方散开的。

    在要撞上夏普家族那些属民的时候,一道无形的风之屏障就自动形成,将所有的夏普属民也护在里面。

    冲击波在风之屏障上荡漾开来,最后还是无法突破威廉用权柄之力布下的风之屏障,所有的夏普家族属民都安然无恙。

    面对两个三级巫师,三个二级巫师的攻击,威廉能做到这一点,另外还反杀了两个二级巫师,这份战绩真是可怕,完全是控翻全场。

    而这个时候,“暗雷火球”爆炸的中心,浓雾散开,露出了三级巫师血肉傀儡灰头灰脸的样子。

    “苍白骨甲”到底是三级的巫术,区区一个二级巫师“暗雷火球”还无法破开他的防御,只是让他有些狼狈而已。

    三级巫师这个血肉傀儡刚要从深坑里爬出来,“嗖”的一声让那个,脚踏云朵的威廉就落到了他面前,手脚并施,带着厚重权柄之力的拳头和腿力落在他身上,直接将苍白骨甲打出了丝丝的裂缝,并且将他打飞的同时,又是嗖的一声,威廉又脚踏云朵,飞到了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二级巫师血肉傀儡面前。

    他就是施展了二级巫术“暗雷火球”的那个,也是目前唯一存活的二级巫师血肉傀儡。

    威廉手一舒展开,那个封着无数菌丝的风团,就飞到了他手里。威廉抓开这个还活着的二级巫师的嘴巴,直接把这个风团塞进他的食道里。

    “啊!”这个二级巫师顿时痛得眼框欲裂。

    下一秒,风团在他肚子里炸开,连带着将他的身体也炸成了无数份。

    这些血肉落到了地上,就被威廉发动了裂地之神波塞冬的权柄之力,顿时,大地地动山摇,裂开了缝隙,将所有的血肉,以及那些跌落在地上各处的菌怪也吞噬。

    “嘤嘤嘤……”

    大地合拢上她的双腿,香裙下面传来阵阵菌怪的怪叫声,最后消失在永恒的地下黑暗森林里面。

    威廉抬头回望,被他刚才打飞的三级血肉傀儡,正一副摇晃的样子,那是被他突然施展的地震震得失去平衡的样子。

    威廉也不墨迹,砰的一声,又直冲这个三级巫师实力的血肉傀儡面前,裂地的权柄笼罩在他的拳头之上,瞬间又是打出了几十拳,打得狂风呼啸,音波炸响,一拳不漏地落到了这个血肉傀儡身上。

    砰啪啪……一阵无比激烈密集的爆裂之声。

    连带着裂地的权柄作用在这个三级巫师实力的血肉傀儡身上的苍白骨甲上。

    防御力堪比钻石一般的苍白骨甲,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横,当场解体。

    没有了苍白骨甲的防护,带着裂地权柄的拳头砸在血肉傀儡的肉身上,顷刻间就像五分分尸一样,分割成了七零八碎的肉块。

    而这个时间,还没过去一秒。

    这个拥有三级巫师实力的血肉傀儡,还未从失地的平衡恢复过来,就被威廉接连不断的攻击给杀死了。

    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而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也是罪恶源头的那一个了。

    开着灵光视觉的威廉,环顾四周,开始寻找血肉傀儡师的下落,当然,还有他放出来的那两只恶心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