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英烈园‘扫帚’6(1 / 2)

摘仙令 潭子 205 字 2个月前

自佐蒙人被逐后,域外战场的仙陨禁地,几乎成了仙界所有人都放不下的存在。

多年来,各宗各世家的天才修士们出入外域战场与敌争命的时候,可以说,大都受过仙陨禁地前辈们的庇护。

这份情, 他们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敌人已去,前辈们却还不得解脱,谁的心里能好过?

听说林蹊请动那边宇宙的拂梧前辈和可以涅槃的凤凰,想要试着让前辈们放下过去,再入轮回,天下谁不支持?

随着四大仙宗掌门人的进驻, 各地赶来的修士越来越多。

分散在天仙、玉仙战场的仙陨禁地外围, 摆满了祭桌。

一直没回天渊仙界的病书生陆安,成了最忙的人。

陆灵蹊很快跟上。

这一次的大祭,不仅是仙界的大祭,天渊仙界当然也有加入。

“令则,你觉得这里……与我们那里,有何不同?”

突然收到拂梧的传音,谷令则有些意外。

有何不同呢?

她看着还在陆续赶来的修士,看着越摆越多的祭品,心下微微一动,“不放弃、不自弃……”

哪怕死了,不入轮回,以怨愤不甘,结成鬼域,也死守在第一线上。

谷令则一向澹然的心中,慢慢翻涌着别样的热血,“我想正是因为仙陨禁地这些前辈们的存在, 这方宇宙,才能在佐蒙族两个圣者的重压下, 保住这方宇宙的最后一丝气运。”

正因为保住了这方宇宙的最后一丝气运, 才有了天道亲闺女的出世。

死了的人在为后人寻路, 活着的人……只要还有一点坚守的,当然更不敢放弃!

远远看着须发皆白,一身白袍,气息却有些不稳的虚乘,谷令则到底也升出了一抹佩服,“当年死了的前辈们不容易,活着的人……也不容易!”

她的眼睛,慢慢看向据说也曾是虚乘前辈徒弟的银月仙子。

这位前辈当年以那么决绝的手段带着美魂王一起死,寻找他们的‘道’时,是不是也有反过来,逼着没有后路的虚乘前辈守住最后生存空间意思?

人死了,所有的不好,慢慢的都会变成好。

更何况银月仙子对虚乘前辈没有不好。

谷令则把她自己代入到虚乘那里的时候,发现,如果她是他,也是一样。

哪怕活得像龟孙子,天天被人家的两个圣者嘲讽、吊打, 也死守在界心空间,不让佐蒙人太过无忌?

谷令则轻轻叹了一口气,聪明绝顶的银月仙子肯定是了解她师父的呀,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成大事者不在于力量的大小,而在于坚持!”

拂梧:“……”

她的嘴角慢慢翘起。

这一次,徒弟虽然没有来,可谷令则来了。

谷令则来了,就等于徒弟来了。

谷令则能悟到的,徒弟卢悦当然也就悟到了。

佐蒙人的两位圣者都不是不智之人,曾经他们的人在仙界,虽然没有明着横着走,但是,有点脑子的谁都知道,他们其实就是横着走了。

叁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所以外域战场上,从来都不缺以命相搏的人族修士。

可惜,佐蒙人的两位圣者,都被长久又顺遂的荣耀,迷惑了眼睛,没看到这方宇宙,所有生灵的不息反抗。

或者是看到了,但是没在意。

以为能一直把所有冒头的,全都一巴掌拍死。

“林道友,可以开始了。”

凤稚找陆灵蹊要血,“仙陨禁地有些分散,我们准备在四个大一点的禁地,同时开始涅槃。”

“那你们……”

陆灵蹊差点说,你们要出四个人,有把握吗?

据她所知,凤凰涅槃跟他们修士应劫一样,仙界不敢应劫的修士多着了。

但凡心里怕了,没了那一往无前的心,劫……虽然还是那个劫,在应劫修士的眼中,却会凭空大上叁成。

“多谢你们了。”

陆灵蹊把不好的念头按下去,深深一礼后,非常干脆地化气为刀,在自己的手腕一划。

大量鲜血落到凤稚适时递来的玉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