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淡淡然掠过,神秘又美丽 第445~446节 上祇幕府战争(1 / 2)

赵君宗虽不知自己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却也是能推测,必然是原黄弓蛇团队的成员,而他也不担心自己真实信息会暴露。

他当年魂穿夺舍时,虽然地球记忆被“禁印”。

但逆知权杖却是已经继承,不管后面被如何算计,逆知权杖始终保护着,他的真实信息无法被窥探。

最危险的当属那次在自己家乡摆脱逆知,有60秒的时间存在暴露一切信息,但那时十谱大祇还只是谋求武命谱。

最重要的是,黄弓蛇当时并没有寂灭。

十谱大祇以为“黄弓蛇”,封存了原有记忆,也就不敢过于刺激当时,被误认为是“黄弓蛇”的赵君宗。

等“黄弓蛇”确定寂灭后,赵君宗也觉醒了前世记忆,与逆知权杖融合的更加紧密,更是推出雨天带刀不带闪的马甲,将真实的自己隐藏的更深。

而随着他境界不断提升,他的信息也就更难被窥探,到了如今,他对自己信息不被外界所知,是有绝对信心的。

当然,这是指他没有与大祇们正确冲突,一旦正面冲突,就必然会留下痕迹。

而对于大祇们而言,一丁点的“痕迹”也是能找到信息,然后顺藤摸瓜,找到更多的信息。

赵君宗以为缓一缓,自己就能抵达“黄弓蛇影像编号4”的触发地。

然而,每次都必然触发百分百预判危险,每次伟力都必须储放在炁皇,每次快要接近时,都会被预危“收”回大数据深处。

整整两个月时间,他不管用什么手段,始终无法抵达“编号4”的触发地,就在他一筹莫展时,收到一段讯息。

那个一直阻挠他的上祇,表示既然彼此都不想留下痕迹,那就来下一盘棋吧。

赵君宗倒是会下“军棋、象棋、飞行棋、斗兽棋”,但要说棋艺,只能是一言难尽,他就怀疑那位上祇想“演”他。

炁皇传输来一段信息,表示此“棋”非彼“棋”,而是代替祇战的幕府之战。

双方通过投掷骰子决定,谁来挑选战场,战场是选择在某个世界,然后,这个被选为战场的世界,将会出现一个个方格。

每个方格可放百名意勇,意勇统率占据单独一格,仍然以掷骰子的方式,决定双方前进的步数。

世界战场的地形没有任何改变,双方将各自“资源储备”进行随机投放,这些资源储备不是决胜的关键,但属于战利品。

统率数量为3,意勇数量为1万,兵力放置地点没有限制,若是运气好,直接放在敌方附近,而敌方又不知道,那就可以设伏偷袭。

“骰子”也不是双方用伟力具现的,昊天祇掌握类似命运、气运的权杖,而此权杖就是骰子形状。

九天祇是由大量超凡世界的祇上祇融合而成,也因此如今所拥有的“权杖”,已是与原初的锲截然不同。

昊天祇掌控命气运类的权杖,太初天祇掌握类似战争、裁决的权杖,由于没有自我意识,九天祇都必然是绝对的中立。

掌控战争、裁决的还有太易、太极、太素、太始,若是战争规则数量众多的上祇,就要将五位太天祇一起请来。

上祇幕府战争非王祇或以上的无法开启,这显然也是在试探自己是否是王祇或以上。

赵君宗自知是士祇,就不想对这段信息做出回应,但炁皇却又传输信息,他阅读完后,知道自己是可以临时客串皇祇。

了解完上祇幕府战争的规则,赵君宗第一个想法就是拒绝,他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直以来都是仗着百分百预判危险,才能活蹦乱跳的苟到现在。

且不提统兵作战所需要的知识、经验,单是个体战斗的经验,他其实也是较为缺乏的,基本上他这一路走,遇强则逃,遇弱则秒,哪里有什么实战经验增涨。

这固然也算是预危的一种缺陷,赵君宗却是很喜欢这样的缺陷。

而让他改变想法的,正是百分百预判危险的权杖,但他有种直觉,对方是知道他拥有这个权杖的。

“莫非是想测试一下,逆知权杖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他随即否决这个猜测,他觉得对方应该是想知道,他拥有的是否完整的逆知。

毕竟,大数据能成为超凡智能生命,并被十谱大祇寄托于天祇的希望,就是因为它融入五方谱、逆知十一道意志。

赵君宗随即恍然,一直在“羌漠”阻拦他的,必是十谱大祇之一,也唯有十谱大祇才知道,逆知已经融入大数据。

而大数据下达得各种指令,就是逆知融入的结果,也是十谱大祇的“积分制”不会崩溃的核心因素。

严格来说,百分百预判危险并不是完整的逆知,它是逆知的一部分,逆知即是“预知前世未来”,其核心权杖限是“预知、先知、推演”。

百分百预判危险,仅是预知权限的支线权限。

“拼一把”,赵君宗右拳捶左掌,恶狠狠的喊道。

巨大骰子骤然出现,就形状而言,跟寻常见到的骰子没有两样,都是六面,一点最小,六点最大,数量则只有两个,双方各执一个。

等决定“战场”的点数投掷出来后,其中一个昊骰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沙漏”。

双方各拥有骰点10,骰点即是抛掷骰子的次数,即是双方拥有无视回合,可连续抛掷10次骰子的权限。

赵君宗的预危数次阻止他抛掷昊骰,但他必须在“沙漏”流完前投掷,否则,昊天会做出裁决。

而敌方上祇则早就抛掷完,点数是“5”,好在赵君宗不停的尝试“投掷”,赶在“沙漏”流完前投了出去,正是“6”点。

他虽然游历过很多世界,但要说最熟悉的却是只有阆界。

而上祇幕府之战,对世界是有益而无害的,否则,仙上们是不可能允许,将世界列为战场的。

将世界进行“方格”化的是鸿天祇,赵君宗暗中咋舌,这要是输了,得支付多少伟力啊?

天祇们固然没有自我意识,却不代表会被愚弄,相反,天祇们是绝对不会,没有报酬的“服务”。

上祇幕府战争依然是胜者拥有一切,输者一无所有的规则,战败方不仅要将“战场”一切拱手让出,还要支付此次“战争”的所有费用。

百分百预判危险没有制止此次参战,赵君宗就有“胜利”的信心,而他并不懂得排兵布阵,靠得依然是预危。

本我意志就是指意识融入意志,虽然上祇们不会亲自下场厮杀,但整场战争依然是由上祇操纵。

赵君宗只是临时皇祇,他拥有的祇杖只有百分百预判危险,而敌方必然是正儿八经的帝祇,拥有祇杖肯定比他多。

战前布置自然也有时限,赵君宗索性集结10支千人队,以节省布兵的时间,然后就是依靠预危,在阆界战场不断尝试投放。

敌方大营在什么位置暂时不清楚,己方大营的位置则是在11息时,获得预危同意而投放。

所谓获得预危同意,就是百分百预判危险没有制止。

预危同意代表着这个位置,基本上是不会遭到敌方攻击,甚至敌方都无法探索到。

大营投放完毕才可以出兵,即是“意勇”投放,而“投放”位置并不限定于大营的范围,整个阆界都可以随意投放。

由鸿天祇规划的“方格”,面积其实是很大的,阆界总面积在鸿天祇规划下,仅仅是2750格。

这预示着双方看似距离遥远,实则一旦开战,几个回合后,大概率就会短兵相接。

在“昊天沙漏”即将翻转时,赵君宗的第十支千人队投放完毕,随后就是震荡整个阆界的“号角”声响起,这是太初号角。

战场是赵君宗选的,由他先开始投掷昊天骰,他依然投出“6”点,而“6”点即可行进6格,但不代表只允许一支部队行进。

可以六支部队同时行进一格,也可以进行其它的分配。

赵君宗的操作是,尝试某支部队前进六格,预危没有反应,他又后退六格,左进六格,右进六格的尝试。

若是四面前进的尝试,预危都没有反应,他就会挑选另一支部队,然后重复之前的“尝试”,一直“尝试”到预危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