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可小觑(1 / 2)

现在的方石,给孙掌眼一种奇怪的感觉。

气质上,有点神秘。特别是那双眼睛,如星河一样,似乎隐藏着无穷的秘密。让他有种,很想探索一番。

也就是说,很勾人。

孙掌眼有刹那间的失神,灵识在识海中一跳,他清醒过来。

这种失神在战斗中往往是致命的,孙掌眼的法力自动运转,一股筑基期修仙者的威压骤然爆发。

只是一瞬间,孙掌眼就控制住了法力,心头掀起滔天巨浪。

威压扫过秘室,方石感觉符种亮了亮,似乎有异动,但转眼间就恢复了。

身后传来闷哼声,他转头一看,侍者口角出血,脸色苍白,跌倒在地。

刚才,出什么事了?

再看孙掌眼,坐在那低着头,没像往常一样起身迎接自己。

这事,好像是孙掌眼与侍者之间的事,与我没什么关系吧?

方石心中猜测着,自己坐到椅子上,手指在桌上敲了下,“咳,孙掌眼,还做生意不?”

孙掌眼心中还在后怕,他想不出刚才为什么只看了方石一眼,就会失神。

方石明显只有炼气三层修为,连灵识都不会有,怎么就可能影响到自己?

我这筑基初期的修为,大了方石一个大境界,怎么就和我初见掌门时一样?

莫非,这方石是某个金丹,与掌门一样的修为的人装扮的?

似乎,不太可能。

可……

孙掌眼低头想事情,没注意到方石说话。

方石再次敲桌子,提高音量,“孙掌眼,做生意不?”

“啊?哦,”孙掌眼惊醒,“不好意,刚才在想事情,怠慢贵客了。”

顺口说出套话,孙掌眼平复下心情,抬头看了眼方石,又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侍者。

侍者为什么会躺在地上,他是知道的,筑基期的威压突然爆发,绝对不是侍者炼气四层的修为能承受的。

再看看没事人一样的方石,孙掌眼心中更是嘀咕,是那个老怪吗?

这个想法,又让他心惊。

方石无语,孙掌眼怎么回事啊,魂不守舍。

是碰到什么难事了?

人碰到什么难事,魂不守舍是正常的,方石倒不好去催促。

他看向侍者,还倒在地上,似乎晕了。

灵识在其身上一扫,法力波动异常,精神萎靡。

这位不知名字的侍者,一直接待方石,态度是恭敬有加,并没有因方石修为低而有所怠慢。

而且看年龄也就16、17岁这样,少年人。

这么小就出来打工挺不容易的。

方石心中一动,起身到侍者跟前,从储物袋中拿出两张回春符,先贴一张,然后再贴了一张。

看侍者面部恢复点红色,方石就回归椅子。

两张回春符,应该可以让其好受一点。我,尽力了。

刚坐下,孙掌眼却站了起来,很是客气,“多谢贵客救了小高都。”

方石抬头,你好了?

然后他摇头,“只能算是是稳住小哥的精神,算不得救命。”

“能得您出手,也是份机缘。”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哦。”方石含糊的道。

方石不知道,刚才他用灵识,被孙掌眼感应个正着。

炼气三层就有灵识,你是看我老糊涂了?

孙掌眼确信,方石肯定是伪装的,这方石的背后,有大能?

小心无大错,孙掌眼就当是大佬来招待。但是,方石似乎不想让人认出来,孙掌眼就假装不知道,就是这态度,立刻恭敬起来。

看方石对高都印象不错,孙掌眼道,“贵客稍等,我先稳定下高都的伤势。”

方石自不会反对。

孙掌眼检查下高都的识海,威压属于精神层面的压制,高都灵识骤然受压,抵抗不及已是破碎。

两张回春符,正好将破散的灵识收笼,并缓慢的恢复,保证根基不损,以后慢慢恢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