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抽丝剥茧(1 / 2)

方石的手指在官案上轻轻敲击,若有所思。

“顾西洋在当铺里做的怎么样?”

雷风垂手站在堂下,目光盯着地面上的青砖,数着有多少划痕。

闻言,他组织下语言,“据当铺的掌眼所说,顾西洋很聪明,三年就将他的本事学了十成。如果顾西洋不是突然去县衙当衙役,当铺的掌眼之位就会传给顾西洋了。”

掌眼,当铺里最重要的人物。

当铺能不能赚钱,就看掌眼对典当的物品价值的判断准不准。

能当上掌眼,来县衙当衙役?

“顾西洋在当铺能拿多少银子,当衙役有多少?”方石问。

“在当铺时,月例是五两银子。在县衙,他拿的是月例五钱银子。呃,差了十倍。”雷风有点不相信。

方石手指一停,这对上一个套路啊。

有了猜测,自然要验证一下。

“顾西洋是不是突然离开当铺?是不是在县衙当衙役不久,就被仙人收徒?”

雷风心头迅速将查到的资料整理一下,这才确定道:“回大人,是的。”

这就对了,方石笑,“事做的不错,明天到帐房领十两银子,本官赏你的。”

“谢谢大人。”

十两银子,二个月的月例了,对廉洁的雷风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

大人做事,敞亮。

雷风喜滋滋的离去,方石回卧房,躺在床上整理思绪。

顾西洋凭眼力,在当铺中发现了某宝物。在当铺中,总是有人把珍珠当玻璃球给当了的。

宝物太贵重,想不让人查到的话,离开当铺也可以理解。

离开之后,然后藏在了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对普通百姓来说,官衙应该算是安全的地方。而且,当个衙役,安全基本有保证。

被修仙者带走,很可能是修仙者很怀疑宝物在顾西洋身上,但没找到,就先带到五行宗,暗自观察。

顾西洋发现不对,逃出五行宗,然后来到洛水县,试图拿回宝物,再逃。

具体细节可能有出入,但大体上是如此。

现在的关键是,宝物被他拿到没有?

这个确定不了,有关顾西洋在洛水县的行动中,根本是一点没有,没法推演。

先一步一步来,现在有可能查到的,是宝物可能放在县衙的那里。

如果是我,会藏在那?

方石诈尸一样,直挺挺的坐起,“杂物房?”

应该是,杂物房那地方根本没人去,最安全。自己要不是刚上任,想盘下家底,根本就不会去那地方。

他心脏乱跳,九成九的可能在杂物房。

而且,杂物房里,最有可能是宝物的,就是那本长生决。

记载长生决的书不腐不坏,有是件宝物的条件。

而且,长生决是修仙功法,对顾西洋来说,肯定算是宝物。

再想到宝物被自己随手放在书房的书桌上,就觉得不保险。

匆忙起床,推开房门就准备去书房。

突然,他感觉月光猛的一亮。

手本能的挡在眼前,眼睛透过指缝,眯着看向院中。

院中有一光人,诡异的立在那儿。

方石提着胆子大喝道:“你是谁,居然胆敢私闯县衙?”

光人,“五行宗秦泽。”

“修仙者?”

“方石,你可抓到顾西洋?”

“没有。”

“真是废物。”

然后,光人窜上天空,走了。

方石等光人远去,看不到踪影,他嘴里嘀咕,“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老子做事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修仙者了不起啊,什么玩意。”

嘀咕完,感觉不是那么郁闷,他转头就回卧房,睡觉去。

五行宗的人来了,说不定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中。

将收长生决藏起来的想法,肯定不行。

不藏,也没事,不看内容,那就是一本书,放在书桌上,十多本书中的一本。

夜已深,不如睡觉。

只是,他眼睛睁了一夜。

……

第二天,离最后期限还有二天的时间。

方石天不亮就起床,把雷风找来,要他再去查,最近几天有什么外人进入洛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