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人惦记上了(1 / 2)

五月十八。

雍国平昌府洛水县,县衙后堂。

大日炎炎,酷暑难当。

县令方石坐在一堆冰块中间,赤着上身,低头看手中的海捕公文。

“……限三日内抓捕五行宗叛徒顾西洋……”

扫了一眼,他就不再看。

下面无非是要是抓不到,就要夺去官职,流放西北的话。

像这样的公文,他一个月内已经收到三次。

第一次是要抓个盗贼,第二次是要抓一伙悍匪。

过了期限抓不到,就要流放。

盗贼还好抓,悍匪可是费了他好大力气,伤了好几个捕快,才完成任务。

这一次,同样的配方,同样的调料……

他很生气,将公文狠狠甩出去。

公文在空中展开,荡了荡之后飘落在地。

正好,露出刺目的“剥官去职,流放西北”八个字。

某人脑门一热,“妈了个巴子,欺人太甚。”

这一气,汗就刷刷往下流。

人虽然不胖,但他就是怕热,动动就出汗。

烦燥地抹了两下,方石发现汗更多了。

这时,有白衣少女,红着脸,手上端着盆冰水,从侧房出来。

少女偷偷摸摸靠近,双手将盆举到某人头顶,猛然一倒……

方石两眼直瞪,懵逼中……

“咯咯……”少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手提着裙角,一手提着水盆,嘻嘻哈哈的快跑出房间。

邪火一股股的往方石头上涌。

“李冰茵……”方石怒吼。

门口的少年衙役叫小木头,他好奇伸头,猛然间瞳孔一缩,头像触电一样,立刻缩了回去。发出怪笑。

“咦、咦、咦……”

方石看看自己身上,棉布短裤全贴大腿上,妥妥的走光了。

这官威,可丢没了……

……

官威什么的,方石并没太在意。当上县令有两年,好像就没立过什么官威。

洛水县在自己治下,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家有余粮,差点小康。

幸福指数全大雍第一。

这样就不错,方石没觉得,没人畏惧自己,没什么不好。

等他到卧房擦擦身上的水渍,换上一套白布衣,门口传来李冰茵的声音,“石头哥,我进来啰。”

话音刚落,人已经走了进来。

悄生生地站在那,笑而不语。

“咳,”方石觉得喉咙痒,不吐不快,“李大小姐,你可是府君之女,就不能矜持点。”

李冰茵仿佛没听到,“石头哥,你瘦了呀。”

“本来不瘦,被你气的。”方石嘀咕一句,拿这小妞没办法。

“哈哈,”李冰茵的眉眼全是笑意,“石头哥哥……”

“好、好,哥哥不怪你了。”方石投降,“小茵子,你先到花园坐会,我处理下公务就过去。”

李冰茵自有婢女带去花园不提,方石拖个木鞋拖,踢踢踏踏的找上小木头。

“小木头,去叫雷捕头,本官要见他。”

“是,大人。”

等了有一刻钟,雷捕头快步进了后衙,单膝跪地,“雷风见过大人。”

“免礼,雷捕头,”方石手中握着公文,严肃地道,“你看下这份海捕公文。”

雷风起身,拿过公文一看,手抖了抖。

方石道:“怎么样,这人你能抓到吗?”

“回大人,雷风不能。”

“嗯?”

方石有点奇怪,这大胡子雷风可是第一次说“不能”。

“说说,这顾西洋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回大人,顾西洋是五行宗叛徒,那肯定是修仙者。我等凡人,实是没本事捉拿修仙者,想都不敢想。”

“哦?这么厉害?比那些悍匪还厉害?”

“回大人的话,小人8岁那年,曾见过一位修仙者,一剑斩掉山头。大人要是不信,城东的断头山就是。山峰从腰部断为两半,切口比县衙还大,平滑如镜。”

方石心一沉,自己怎么就忽略了,这世界是仙侠世界。

要凡人去捉修仙者,这就一笑话,说出去都丢人,太幼稚了些。